张狂端坐于炼器室内,对于外界发生了什么皆是不知,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中。

  看着一堆堆材料在心念控制下变形,然后融合在一起,渐渐形成一把刀形。

  张狂就好像看着一个由自己亲手塑造的生命,正在一步步逐渐成形,迫不及待地要出世,然后跟随自己征战天地,闯下一段不朽的传奇。

  每一刻,张狂的内心都是充满着欣喜,充满着期待。

  就好像,正在期待着自己的生死与共的伙伴面世。

  这一日,一把长刀终于在炼器炉中形成了最终的形状。

  刀长五尺,刀背厚三寸,刀面阔近尺许,整体刀面呈现黑红色,一丝丝如血管般的红线纹路蔓延在上面,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修饰,看起来十分狂野粗糙,洋溢着霸气和张狂。

  就不见动静的炼器炉在此刻突然震颤起来,其上的红芒开始剧烈吞吐起来,最短处缩至不见,最长可达尺许。

  石室内本来已经炙热不堪的空气,顿时间又再次攀升了一个高度,连灰尘都止不住在热流下浮动起来。

  张狂对这一切却好似无所闻,微闭闭目,继续引导着地火淬炼刀身。

  炼器炉依旧在不断的震颤着,越来越剧烈,到了最后,甚至连地面都起了一丝轻微的抖动。

  动极思静,到了极致,炼器炉又由剧烈的震颤渐渐平复下来,回复了最初之时的平静,吞吐不定的红芒也渐渐暗淡下来,及至微不可闻。

  炼器室内寂静一片,静得连时间似乎都已经停止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张狂终于睁开了眼睛,从地上起身长了起来。

  身上不知积累了多久的灰尘,立时就似下雪般“簌簌”抖落下来,在张狂的脚下堆成了一圈。

  张狂双目凝视炼器炉,脸上神情依旧淡然,只有微不可察的眼底深处,隐藏着激动和期待。

  “开。”张狂一手拂去,厚重如磨盘的炉盖顿时便似被一股无形的大手抓着提起,直直上升了丈许距离,今静静悬浮在半空。

  张狂此时自然还没有隔空控物的这等本事,这些乃是借助了阵法之力。

  “刀来!”张狂右手往前一伸,顿时只见一道黑红匹练从炼器炉中窜出来,然后落入张狂手上,正是一柄五尺厚背大刀。

  刀一落手,便好似一股血肉相连的亲近感涌来。

  轰!

  失去了张狂的控制,本来悬浮在半空的炉盖轰然砸下,落在炼器炉上,严丝合缝,整个炼器室都在这声轰然巨响中震颤了一下。

  张狂却如若未闻,只顾着低头打量手中的长刀。

  刀长有五尺,差点就已经能够及得上张狂的身高了。刀背厚三寸,再加上整体刀身重足有九十九斤,厚重已极。刀面上的血色纹路,似乎有一种诡异而蛮荒的气息散发出来,迫不及待要寻血而嗜。

  “以后便叫你血魄刀吧。”张狂抚摸刀身,细细感受着长刀的每一寸每一毫。

  张狂此时炼制出来的这把血魄刀,虽然还没有经过品鉴,但张狂估摸着十有八九应该是一柄黄级上品的利器。黄级法器,只不过算是初入品级罢了,如果是平时,张狂自是连正眼也懒得去瞧,不过这把血魄刀自是不同。

  血魄刀乃是他利用自创的铸刀法所炼制,刀中融入了他的神念。而且虽说此时血魄刀不过才只有黄级上品的品质,但具体而言,现在血魄刀也只不过一具刀胚罢了。在今后,张狂还将继续运用自己的精气神,以铸刀法淬炼血魄刀。可以说,血魄刀此时虽然品质很低,但却拥有无限广阔的成长空间。

  或许血魄刀本身的铸刀材料并不是特别好,只是些店铺中的寻常材料。

  但却无人知道,张狂前世的那柄斩魄刀,最初的时候只不过是他用铁匠铺中的器具,打造出来的一柄凡铁罢了。而且他最初的目的,也只不过是想要验证自己的铸刀法。但不过短短百年不到,斩魄刀便从凡铁成为了地级神兵第一的存在。

  至此,张狂于炼器一途便晋入了宗师境界,于炼器的理解也有了自己独特的理解。

  酷“匠网3永久免!O费B看z小¤说

  对他来说,材料不分好坏,就好像婊子和圣女,本质上都是女人一样。就好似木头没有铁块坚硬,但是放在水上,只有木头才能漂浮起来,铁块则是一沉到底。又如,水在常温下呈现液态,但是到了零下温度,却能够像岩石那般坚硬。

  材料之分,到底也只是性质的不同。

  对于血魄刀此时呈现出来黄级上品的品质,张狂内心并没有丝毫的芥蒂,反倒是充斥着欣喜。他自认已经将材料的性质,发挥到了几乎极限。若是还怨,也只能怨他自己学艺不精。

  五尺长的刀身,张狂横刀而立,虽无任何作势,但自有一股狂傲的气势散发出来。

  静静而立,良久之后,张狂才将血魄刀收回了储物戒之中。然后他走到石盘前,伸手抓住一拧。

  咔咔咔……

  “簌簌”尘土自石壁上抖落下来,尘封不知多少时日的石门,在此刻终于缓缓上升,将炼器室和外面的世界连通了起来。

  “门开了,门开了……”

  石门才刚刚上升了几寸高度,张狂便突然听到门外传来一阵欢呼声。

  这是在说我么?张狂一愣,有些不明所以然。

  等石门完全打开,张狂自室内走了出去,才发现室外不知为何竟已是挤满了一大堆面色激动的人。

  “少宗主,你没有事当真是太好了……”一个板寸头,肌肉扎结的两米大汉大步走来,面色激动地上下打量着张狂。

  废话,我能够有什么事?张狂暗自撇了撇嘴,心中却是更加糊涂了。

  从前任的记忆中,他隐约搜索到,这个大汉乃是炼器峰的峰主,郭风涛。

  “郭峰主,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张狂疑惑地问道。

  但郭风涛却是一把拉住张狂,扯着他就循着石阶往上走去,然后一边走一边向他解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