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只见张狂右手掐了一个指诀,中指和无名指并曲,其余三指朝着脚下一指,同时口中道了一声“疾”!

  话音落,只见一团轻灵之气立时凭空出现,如白色烟雾般裹住张狂的双脚。

  认真说起来,张狂这招也算作是凝气成云,只不过他的修为还不够,云头自是召唤不出来,只能招出一团轻灵之气,不过用来轻身倒也是够了。

  被轻灵之气环裹住双脚,他只觉整个人都飘飘然,似乎一阵风吹来,就可以将他吹上高空去。

  张狂脚尖蹬地,只不过轻轻一运力,整个身形瞬间就拔地而起四五丈之高。然后他脚下踏着树尖,一跃十数丈,张开双臂,像一只大鸟一样往前急速窜去。

  张狂身形极快,转眼间便是一里路程在脚下逝去。衣袍在风中猎猎作响,放眼望去,满目绿色,好像整个林海都成了他的领地,任凭他肆意奔走,当真是好不惬意。

  到了开辟境界,张狂的身形速度较之前提升了足有数倍有余。来时花了将近一个多时辰的路程,现下不过一刻钟还不到,他就已经回到了玄元峰自己的院子。

  此时晌午刚过,天空的日头略显火热,但又不太过分。

  院落中,似乎一切都是照常。

  张小宝双手十指撑地倒立而起,同时在他的左右脚腕上,分别系着两个约莫数十斤重的大圆铁球。不知道他已经保持这个姿势多久了,此时在他的身下,已经积累了一大摊湿漉漉的汗水,但他只是如泥塑雕像一般,便是连稍微晃动一下也是从来不曾有过。

  此时院中很静,没有一丝风,似是连空气都被安静给禁锢了起来。

  因此一阵轻微至极的落地声,在这时就变得格外明显。

  张小宝终究不是泥塑雕像,立时被惊醒,然后一个翻身站在地上,看向声音来源处。

  “少爷,你终于回来了……”张小宝看见来人,脸上立时就满是掩饰不住的欣喜。

  这也是张狂没有特意掩藏行踪,不然只凭张小宝此时的这点修为,又如何能发现他的到来?

  张狂仔细的打量了张小宝一番,虽然有了前世的见多识广,但此时他心中依旧是泛起了一丝惊异。离开之时,张小宝可以说才刚行修炼,虽然张狂不知道具体过去了多久,但肯定还没到两月,可就是这么点时间,张小宝竟然从一个门槛都还没有踏入的修炼者,晋入奠基后期境界。

  要知道,炼体者的修行艰难乃是世所公认的,和修炼第二世界的修炼者相比,其艰难程度增加了千百倍,这绝非是夸张之话。

  可是现在张小宝的修炼速度,绝对是超过了三品资质。一个原本的废品资质,竟能做到这种程度,这由不得张狂不为此感到惊异。

  不过也仅仅就是惊异而已,张狂前世见过的事情多了去了,比这更离谱的事也是没少见过。

  “嗯,不错!”张狂满意的点了点头。

  如果有一个得力的手下,到时候有很多事情就可以不用自己亲自出手了。

  得到少爷的出言赞赏,虽然只是一个“不错”,张小宝依旧很是兴奋,但口中仍是谦虚道:“都是多亏了少爷教给小宝妙法,否则凭着小宝的驽钝,又哪里能得到现在的成果?”

  张狂轻笑一声,随即也没有和小宝多说什么,只是吩咐张小宝去准备一些菜食送来,便自行回房去了。

  这一个多月,张狂每日里生吃鱼肉,虽然没有造成什么心理障碍,也没有吃出什么恶心不适的感觉来,可却让他更加思念熟食的美味。他相信,就算是将一头烤熟了整头牛摆在自己面前,他也能一顿轻轻松松地吃下去。

  因此嘱咐张小宝的时候,张狂特意说明了送来的菜食,一定要分量大。

  少爷的吩咐,张小宝自然会力求十二分满意的超额度完成。

  因此张狂才回房,刚换了一套衣服,张小宝就一手一头烤全羊提了起来。每一头都是五十斤上下,两头加起来,足够五六个壮汉吃个十足饱了。

  小宝心思细腻,担心张狂光吃烤羊肉会腻味,旋即又送来了一坛青稞酒。

  修炼者的体质自然不能以常人来论,两头肥硕的烤全羊被张狂吃得干干净净,一坛酒也是没剩一滴。

  酒足饭饱后,张狂也不管现在还是晌午刚过,自顾自躺回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一夜好觉,第二天直到日晒三竿的时候,张狂才从床上爬了起来。

  见到张小宝的时候,张小宝却又是在庭院里修炼着踏天梯上面的功法。

  酷匠网唯R一{正1版,\、其Q+他都是A盗qE版;

  对于修炼,有的人主张松弛有度,这是大多数人持有的态度。不过也有人持不同的意见,认为修炼便应该坚持不懈的持续进取,绝不可松了胸中的那一口锐气。

  两种说法的持有者,各有各的道理,谁也不能说服谁。

  不过张狂的态度,倒是偏向后面那一种观点。

  每当张狂一进入修炼状态,他便成了一个彻底的修炼狂人,哪怕外面的世界即将毁灭了,他多半也是置若罔闻。

  推己及人,张狂也不打扰张小宝的修炼,只是静静立在台阶上看着张小宝的一招一式,只等他修炼完了,张狂才出声招呼道:“小宝,收拾一下,跟我去一趟灵木镇。”

  青木镇是一个修炼者集市,位于玄元峰东南方向约莫一千多里地。一千多里,对于普通人来说自然是一个遥远的距离,可对于高来高去的修炼者来说,简直连散步都犹嫌不够。

  灵木镇虽说带了一个“镇”字,但无论是囊括了数十平方里的面积,又或是店铺林立的繁华景象,称之为城,绝不为过。只不过多年以来,灵木镇这个称呼已经是深入人心,也就没人多嘴来提醒这回事了。

  来这里交易的,大都是修炼者,不过也会有少量的俗世普通人,偶尔得了什么了不得的宝贝,又或者家传宝贝,也会拿到这修真者集市来出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