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克里特和哈罗德惊讶地看着战场上戏剧性的变化,刚才还奋勇作战的拜伦叛军突然间仿佛变成了另外一支军队,他们开始从另一侧的山上疯狂退却。这些士兵仿佛一瞬间就被人抽走了说有的勇气,他们不顾一切的蜂拥着逃窜,许多人甚至丢弃了他们的盾牌和盔甲。

已经没时间去想是什么原因导致了拜伦叛军的溃逃,这个时候是扩大战果的最佳时机,李龙飞果断的命令自己的重骑兵赶上去进行攻击,本来他准备把这些重骑兵作为预备队来使用的,不过现在来看是用不上了。山地作战使用重骑兵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但是如果他们攻击的对象是一群已经丧失了勇气的溃兵,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新生力量的投入很快就取得了不错的战果,但是很快拉斯通就反应了过来,他毫不犹豫的将两支千人队留下断后阻击。这两支千人队从士兵到将领都知道自己今天已经没有了活着离开的希望,这反而激发了他们最后的勇气,既然已经没有活路,那为什么不勇敢的去死。

这些叛军顽强的程度远远超出了李龙飞的想象,山地作战的重骑兵根本无法施展自己的特长,所以,拉斯通还是及时地撤出了他的大部分人,这是没有办法的事,为了保存尽可能多的作战力量,虽然拉斯通损失了两个千人队,但是却换来了大部分有生力量。

李龙飞出于谨慎没有过分深入的追击拉斯通,他知道敌人这次没有出动自己所有的力量,他们仍然有足够的兵力进行反击,如果过分深入丛林里的话,自己人地生疏很可能会遭到敌人的伏击。李龙飞从来就不是什么贪心的人,他虽然足够大胆,但是在战术上也足够谨慎。

其实提克里特和哈罗德对这次的战果已经相当满意了,他们只不过折损了不到五千人马,却几乎摧毁了拉斯通两个编制完整的精锐军团,这样的交换比值得向任何人夸耀,按他们自己的说法这是帝国名将才能取得的战绩。

拉斯通异常狼狈的逃离了山谷,他身上带着伤,手下的士兵丢盔弃甲恍如丧家之犬。现在他手中只剩下不到两个军团的兵力,想想他出发时四个军团浩浩荡荡的宏伟场面,他现在心里不由生出几许黯然。伤心虽伤心,但能捡回一条小命已经算是相当不错的了。劫后余生的士兵们相互扶持,他们不时望向身后,既希望能看到自己失落的战友,又害怕身后会突然冒出追兵。

看着手下这些衣甲不整的士兵步履蹒跚的样子,拉斯通心里真的是百感交集,他不知道自己今后还有什么脸面来对这些忠于自己的士兵发号施令,自己该如何对拜伦将军解释这次的失败。望着远处即将落山的夕阳投下的余晖,脚下的路也变得晦暗不明起来,哎,出路究竟在何方呢?

“李,我们现在要去哪里呢?回罗安要塞么?”哈罗德开心的向李龙飞询问,他现在真的希望可以和眼前这个高深莫测的东方人尽可能多的呆在一起。这些天来,他从这个轩辕人身上见证了奇迹,也学到了不少东西。

李龙飞脸上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喜悦,他面色凝重地望着远处罗兰和安息多边境的方向,缓缓地摇了摇头。“哈罗德,你必须马上赶回罗安要塞,并且要加固那里的防御措施,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过一阵子,拜伦就会去找你的麻烦!”哈罗德满脸失望之色不可掩饰的流露出来,他相信李龙飞的判断。

“李,那么你们呢?你们去哪里?”李龙飞没有回答哈罗德的问题,只是挥了挥手中的马鞭。“李,你们该不会是现在就去安息多吧?”“是的,哈罗德,我们必须尽快赶到安息多,萨利乌斯将军的情况并不是很妙,我们早一点赶到,他们的生命就多一份保障!”

李龙飞的话让哈罗德感觉实在是太疯狂了,像他这样马不停蹄的赶到安息多,时间非常危险的事情。拜伦将军在周围依然有许多军队,虽然他们刚刚经历了一场失败,但是李龙飞和他的军团在经历了大战后也同样很虚弱。

“不用担心,哈罗德,我们有足够多的马匹,甚至这些步兵也都有自己的坐骑,我们完全可以轻松的在明天之前赶到那里,相信安息多人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我们会这么快赶到!”李鹏对提克里特的话略略颔首,表示自己完全同意提克里特的说法。“好吧,别的什么我就不多说了,多保重吧,希望我们可以尽快地再次见面。”

哈罗德恋恋不舍的跟李龙飞作别,直到看着提克里特和轩辕军团渐渐地消失在远处的层峦叠嶂中,心里暗暗为自己结识不久的这支军团默默祈祷。

李龙飞虽然自始至终都没有过分的表示自己的感情,不过在即将翻越国境线上最后一道山梁的时候,他几乎是和提克里特同时扭过了头,虽然哈罗德他们的身影模糊的几乎已经看不出什么了,但是两个人还是向来时的方向挥了挥手。

埃拉行省和密斯城,加尔基人已经不损一兵一卒的接管了这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汉密尔,汉密尔在击败了卡乌后,立刻命令自己的军团换上卡乌军团的制服,并巧妙的利用夜色和小雨骗过了和密斯城防军的盘查。和密斯所有的人都沉浸在之前虚幻的胜利之中,和密斯城防军也同样非常松懈,而他们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汉密尔攻入和密斯的第一件事就是清理城中的城防军,为了防止居民可能的反抗,汉密尔杀掉了所有已经投降的罗兰士兵,并命令城中居民交出所有可以作为武器的东西。就算这样,汉密尔也不认为自己可以安心的睡大觉,除了调派更多的兵力来和密斯之外,汉密尔将城中所有十六岁以上的男人全部都作为奴隶贩往加尔基出售。这种事情罗兰人也没少对加尔基人做,现在汉密尔不过是复仇而已。

虽然没有经历过多的战火洗礼,但和密斯还是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所有的街道上都难得看到居民的身影,偶尔经过的只有着装齐整的加尔基巡逻队。往日的繁华都已经成为了历史,街道上密密麻麻的牌匾告诉人们这里曾经有着繁荣的商业,但现在,这里只有萧瑟的秋风带来的枯黄的落叶,还有空气中无比萧杀的气氛。

现在已经没有人敢于随便出门,除非真的有什么危及生死的事,没有人会轻易的走出紧闭的家门。因为加尔基人对罗兰人有着天生的仇恨,他们视一切罗兰人为敌人,出现在他们视线里的每一个罗兰人,不论是白发苍苍的老人还是咿呀学语的孩童,都被视为是不安分的间谍分子。如果加尔基人起了怀疑,那么究竟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就没有人知道了。

“嗨,卡米,为什么这鬼地方的人都躲在家里!”一个身材刚刚赶上他手中的长枪一半高度的年轻士兵向身边的老兵询问道。他是今天刚刚来到这里的,来之前他已经无数次听别人提到过和密斯的繁华,不过现在眼前和传说的巨大差距让他不得不产生怀疑。

“乌达尔,如果我是你,就乖乖的坐自己的事。我们是这里的征服者,是这里的主人,你见过那个奴仆敢于在自己的主人面前晃来晃去?就这么简单,好了,去做事吧!我们得警醒着点,据说最近这里经常发生袭击巡逻队的事情,现在已经快天黑了,我们必须小心点!”

老兵的话让新兵乌达尔闭上了他的嘴巴,他开始有些紧张起来,卡米的话让他担心自己会不会倒霉的碰到袭击者,他从小到大还没有杀过一个人,所以心里难免有点初上战场的紧张。卡米看到乌达尔紧张的样子,心里不由感到一阵好笑,自己当年刚参军的时候恐怕也是这个样子吧。

“卡米,有情况,我似乎觉得有人在我们周围!”乌达尔紧张的说,“什么,乌达尔,你太紧张了。这里非常的安全,刚才的话只不过是我看玩笑而以!”乌达尔神经稍微放松下来,不过他仍然警惕的向四周望了望,然后才跟在队伍的后面继续前进。

就在巡逻队走过后,屋角的阴影里露出了几条矫健的身影,他们望着走远的巡逻队,再次悄悄地摸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