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终于小了下来,靠着卡乌的鼓舞,士兵们的士气还不坏。

卡乌和他的士兵们在经过几十里地的行军之后,终于接近了加尔基人的军营。卡乌并没有给自己的士兵多少休息的时间,士兵们仅仅只是来得及缓了口气,卡乌就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虽然卡乌知道这样做不利于士兵们体力的恢复,不过他这样做自然有他自己的一番道理。他认为他们这次冒雨突袭,靠的就是行动的突然性和大雨的掩护,现在雨已经开始小了下来,相应的他们被加尔基人发现的概率也就增大了,那样他们前面所受的一番苦可就白受了。还有一点非常的重要,在经过长时间的大强度行军后,如果让士兵们休息的话,士兵们的疲惫感会增加,休息的时间也会变长,而让他们立即投入战斗,则会让他们发挥不出应有的战斗力,所以,卡乌仅仅给他的士兵们一个喘气的工夫,这点经验可是他历经了无数的战斗才总结出来的。

战斗的开场如同卡乌预料得一样,加尔基人对在雨中突然出现的罗兰士兵惊呆了,卡乌的军团根本没有得到什么像样的抵抗,所有的加尔基人几乎是一见到他们就开始掉头逃跑,卡乌和他的士兵则在他们的后面紧追不舍。卡乌并没有感到意外,在他看来这些加尔基人像商人更多过像士兵,这些胆小鬼此时的表现再正常不过了。

让卡乌郁闷的是,加尔基人几乎个个都是逃跑的行家,虽然战斗进行得异乎寻常的顺利,但是真正取得的战果却寥寥无几。卡乌对此并没有感到丝毫的怀疑,他认为这完全是由于自己的部队经过了长时间行军的缘故,所以对追赶加尔基人才会力不从心,当然他们远比加尔基人沉重的铠甲也制约了他们的速度。罗兰士兵们并没有因此而放弃他们的追逐,多年的战斗经验让他们知道敌人已经被击溃,只要继续追赶就可以取得更大的战果,而那意味着更多的战利品和奖励。

到现在为止,只有少数几个倒霉的加尔基人成了罗兰士兵的刀下鬼,这让渴望胜利和军功的罗兰士兵非常恼火。本来卡乌打算收拢一下自己的队形,但是看到已经跑得像兔子一样的加尔基人他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放弃了收兵的命令。

轻易的胜利完全麻痹了罗兰人的神经,他们那颗骄傲的心已经被前所未有的虚荣感所填满而膨胀。没有人怀疑如此轻易的胜利背后是否存在什么阴谋,因为他们对于胜利实在太司空见惯了,失败,恐怕整个军团里没有人经历过。虽然罗兰军队偶尔也有过几次小败,但是卡乌的军团从建立至今却从没有尝到任何耻辱的滋味,在他们眼里,只要他们肯进攻,那么敌人就只能乖乖的逃跑,否则,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汉密尔早已撤离了他的营地,现在,他正站在卡利山谷的小山上观察着他为罗兰军队准备好的墓场。不远处,罗兰人已经和他布置在那里的诱敌部队展开了激战。罗兰士兵现在正精神百倍的杀敌,本来汉密尔安排阻击的军队只需要抵挡一会就要佯装败退,现在他们是拼死抵挡了一会,就真的夺路而逃了。

汉密尔的计划是完美的,他不敢保证罗兰人是否会愚蠢的一头扎进他所布置的口袋,如果是他的话,碰到山谷这样的地形时,他会尽量的选择避开,因为这种地形实在是太容易遭到伏击了。他不确信罗兰人的指挥官是否也同样的聪明,所以他在山谷的前面安排了这次阻击。这样做一来可以让敌人没有时间进行思考,二来可以减少敌人的怀疑,如果只是一味逃跑的话,聪明点的敌人总是会谨慎起来,那样的话,他的所有布置就没有用处了。

加尔基军队的表现让汉密尔顿计划几乎天衣无缝,卡乌看着激战的双方士兵,丝毫没有想到自己已经陷入到一场巨大的阴谋之中。

山谷前的空地上,加尔基人和罗兰人展开了双方之间前所未有的激烈战斗,虽然罗兰人的战斗素质绝对的好过加尔基人,但加尔基人胜在以逸待劳,罗兰士兵经过了长时间的强行军后,又经历了如此漫长的追赶,在激烈的肉搏中,体力多少有点不支。双方的战斗完全可以说是势均力敌,至少从表面上看确实如此。

卡乌也亲自投入了血腥的搏杀中,他是一个进攻性十足的将领,每阵必上已经成了他的习惯,他也因此赢得了手下将士的拥戴和景仰。卡尔“死神”的称号确实不是浪得虚名,他已经抛弃了他那匹已经累得吐白沫的战马,像一名普通的步兵一样,挥舞着他那大号的战斧冲入敌阵,每次他的利斧扫过,都会带起一圈的腥风血雨,随后就会有断臂残肢飞到天上。在将领们的带动下,罗兰士兵的士气大涨,而加尔基人所感到的压力也就越来越大。终于,在罗兰人的勇气面前,加尔基人无耻的再次临阵溃逃了。虽然,逃跑诱敌是汉密尔早就制定好的计划,不过眼前的逃跑可不仅仅是因为早有的计划,至少,战场上正在忙着逃命的士兵们不是这样认为的。

“士兵们,杀,不要放过那些该死的懦夫!我们还差一步就可以消灭那些小丑了,消灭他们!”卡乌的呼喊得到了士兵们的响应,无数的喊杀声响彻天地,甚至连战在高岗上的汉密尔都从中感到了其中的杀气。罗兰士兵从不会放过逃跑的敌人,他们坚韧不拔的追击溃逃的敌人,希望能取得更多的战功。

“可惜啊,这些人确实是优秀的士兵,只可惜他们是我们的对手!”汉密尔短暂的叹息过后,罗兰人就已经紧随着加尔基溃兵的脚步进入了山谷。“好了,吹响号角,告诉我们的人,围猎开始了!”汉密尔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话听在传令兵耳朵里确是另一番滋味,年轻的传令兵敢用他的生命保证,这声音绝对是他这辈子所听过的最冷酷、最残忍的声音。

号角的声音很快得到了各处的响应,山谷的各处都涌出了加尔基人,那感觉绝对就像从地里冒出来野草一样,密密麻麻遍布各处。“该死,我们上当了!”看到漫山遍野的伏兵,卡乌已经知道自己中了埋伏,不过,卡乌此时的懊悔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了,他已经看到了自己和自己的军团即将到来的结局。

无数的箭羽矢石已经代替了天上密集的雨线,无情的泼向已经开始慌乱的罗兰人。无数的血花随着雨滴一起滴落在泥泞的地面,然后绽开绚丽的花朵。

开始,罗兰士兵还在军官的指挥下,试图用他们手中宽大厚实的青铜盾为自己提供一些遮蔽,但很快加尔基人的弩炮和投石机就轻易将他们的努力化为泡影。拥有强大穿透力的弩炮射出的铜矛轻易的撕裂了又厚重的青铜盾所搭建的掩蔽所,余势不减的铜矛接着将后面的士兵一起洞穿,最后才不甘心的带着一串曾经鲜活的生命倒落在地。如果说弩炮仅仅是带来了杀戮,那么投石机所投出的巨石带给罗兰士兵的就是恐惧了。这些巨大的石块在对付密集的人群时,有着异乎寻常的杀伤效果,而惨痛的死相更是让这些看惯了生死的战士都感到了恐惧,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们更愿意被利剑杀死,就算被铜矛穿死也要好过被石块砸成肉饼。

骑在马上的卡乌成了加尔基人集中攻击的对象,事实上,早在战斗一开始,卡乌的腿上就已经中了一箭,那里是盔甲难以顾及的地方,所以,加尔基人的箭轻易就穿透了他的腿骨。卡乌根本没有任何机会休息,他甚至连疼痛都顾不上,因为他的人正在被屠杀。

“士兵们,向前冲!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只有奋力冲锋才有可能获得生路,冲啊!勇士们……”卡乌的呼声还没结束,一支弩炮射出的铜矛就将他带离了马背,大约在空中飞出了十几丈远之后,卡乌的身躯才缓慢的画着弧线从空中坠到地面。几乎每一个罗兰士兵都看到了他们的统帅惨死的画面,卡尔更是清楚的看到了其中的每一个细节。“卡乌将军!”卡尔奋不顾身的向卡乌掉落的地方奔去,但是,他仅仅是来得及跑到距离卡乌几步远的地方,随后到来的箭枝将他雄伟的身躯射成了刺猬。

战斗已经没有任何发生转机的机会,屠杀就这样一直继续下去,在两名主将阵亡后不久,整个的卡乌军团的所有士兵就追随他们所爱戴的将领去了天堂。没有任何一个人有生还的可能,甚至在所有的人倒下之后,汉密尔还继续命令他的士兵们,向那些尸体身上继续投掷石块,长矛以及所有可以用来攻击的武器。

“再加把劲,我们不需要俘虏!”汉密尔的命令依旧如往常一样冰冷,不带任何一丝人类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