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贝尔第二天一早就找提克里特报到去了,提克里特把早已准备好的军服、武器、铠甲发给勒贝尔,然后就打发勒贝尔去他手下的克拉克百夫长那里去了。

李龙飞本来打算今天睡个懒觉,好好的修养一番。可惜,今天注定不是个睡懒觉的好日子,一大早,提斯特就已经来找他了。李龙飞睡眼惺忪的打着哈欠来到了军营里的议事大厅,这里本来是城防军的议事厅,现在已经被李龙飞临时征收了。

“出了什么事,提斯特公爵,难道是色奴人又回来了么?”从李龙飞的语气中不难听出美梦被打搅的强烈不满。“李,我收到消息,罗萨将军今天中午将抵达赫勒斯,现在估计他已经到了塞维利。”

李龙飞的睡意并没有因为提斯特的话而烟消云散,“不是中午才到么,不至于这么早就来告诉我吧?”提斯特无奈的摇摇头,心想这样不把罗萨将军看在眼里的,恐怕在整个罗兰也找不出几个。“李,难道你就不做一下准备什么的么?西塞罗已经在筹备盛大的欢迎仪式,我想你也应该准备一下,毕竟罗萨将军对你还是非常欣赏的。”

在提斯特苦口婆心的劝说了半天后,李龙飞终于放弃了回房继续和周公约会的计划。“提克里特呢?让他去做吧,他比我更熟悉罗萨将军,让他做一定做得比我好!”李龙飞这句话虽然有点不负责任的嫌疑,但是却实实在在的说在了点子上。

提克里特听到李龙飞的命令后,欢天喜地的去准备了,对于他来说,这是李龙飞对他能力的认可,这种机会可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再说了,为伟大的罗萨将军服务,对于他来说更是一件天大的美差,别人想抢也未必抢得到这样的机会。

罗萨将军抵达赫勒斯的时候是那么突然,出了李龙飞和提克里特等人,其他人都没有收到罗萨将军要来的消息。这么做事为了保密,毕竟现在是战争时期,罗萨将军的安全绝对不能出现任何问题。

当罗萨将军的军团出现在城外的时候,街上的人们激动而又惶恐的迎接他们敬若神明的帝国巨头的降临。西塞罗急忙命令手下的人去准备鲜花和彩带,虽然可能有点简陋,但是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

西塞罗准备的所有仪式并没有来得及派上用场,因为罗萨将军带人直接向着轩辕军团的军营走去了,从他的随从匆忙的动作上,可以看出他们根本没有在街上停留的意思。还好,这时候知道消息的人还不算太多,街道上还不算拥堵。

街道两旁的人越聚越多,他们欢呼着把手中准备的鲜花和桂树枝抛向街道中央策马疾行的罗萨将军和他的随从卫士身上。罗萨将军只是偶尔点头向激动的人群示意,胯下的马则丝毫没有放慢速度。他很清楚过一会会发生什么,热情的人群可能会把他淹没其中。

好不容易,罗萨他们终于从激动的人群和花雨桂林中脱身,现在,轩辕军团的军营已经近在咫尺。罗萨这个时候反而停了下来,他赞赏的望着军营门口威风凛凛的卫兵,这些士兵身着精良的钢甲,手中拿着他从未见过的奇怪武器,从他们那锐利的眼神中,罗萨感受到他们无比的自豪和信心。“不错,这些人比我在罗兰时要强多了。”罗萨回身望了一眼身后的众人,“走吧,让我们去见见赫勒斯的英雄吧。”

守门的卫兵没有人不认识罗萨的,毕竟他们很多人都是罗兰城的居民。很快就有一名军官走过来给罗萨他们带路,“对不起,罗萨将军。李将军规定在我们的军营里任何人不许骑马行走,我想……我想……”罗萨同情的看了一样窘迫的军官,“放心,我们都会遵守的。你尽管带路就是了。”说完,罗萨带头翻身下马。罗萨的随从尽管心里不服气,但是见到将军都带头下马了,自己自然不好意思继续待在马背上。

进门后,首先让罗萨感到震撼的是营区中央堆积如山的盔甲武器,这些都是这次赫勒斯之战中缴获的战利品,让罗萨震惊的是它们巨大的数量。虽然他久经沙场,但是说实话如此巨大的缴获他还真没有经历过。现在这些盔甲和武器根据他们的式样分门别类的摆放在一起,这里面有质地精良的罗兰制式步兵甲、盾牌和短剑,也有式样古怪做工粗糙的皮甲和锋利的弯刀。在营地的一侧还摆放了几百部投石车和弩炮,远远望过去,倒也显得威武齐整。

罗萨没来得及细细的欣赏这堆式样特别的武器,就被旁边传来的士兵的操练声所吸引。罗萨惊奇的看着这堆明显是罗兰人的士兵,他们身穿精良的钢甲,手持他刚刚见过的奇怪武器,此时正全神贯注的操练着一种他从来没见过的奇怪的格斗术。这是轩辕人独有的搏杀技术,这些技术可以帮助轩辕人战胜比他们高大的多的对手。

所有的这一切,都是提克里特精心安排的结果,由于曾经长时间的跟随罗萨将军,所以对罗萨的性格喜好了若指掌。本来缴获的武器装备已经被整理进了库房,提克里特又费了很大的一番功夫让人把它们搬出来摆到这里,操练的士兵也是他特意准备的,罗萨将军也是普通军人出身,对于新奇的作战武器和方式总是很容易吸引一个真正的军人。

“哦,太了不起了,如果不是亲眼见到,我真的不敢相信我们在塞维利听到的一切竟然是真的。”罗萨身后的随从们也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话题不外乎是巨大战利品以及那群拿着奇怪武器的士兵。

就在罗萨忙着感慨他所见到的一切的时候,提克里特适时地出现了。“罗萨将军,非常高兴再次见到你,没想到您这么快就来了。”罗萨将军满肚子的疑问,正想找个人问问。提克里特的出现无疑让罗萨得到另外一个惊喜,“提克里特,你还好么?哦,看起来你身上一点伤都没有。真是太好了。”提克里特全没有平日的浮夸样子,此时他非常得体的向罗萨将军互相致意问候。“将军,现在请允许我为您介绍一下这里,我想您很有必要了解一下这里的情况。”“提克里特,是的,你说的非常对,那么我们还等什么,现在就开始吧?”

随后,提克里特就从那堆数量巨大的战利品开始介绍起来,他详细介绍了他们同色奴人和拜伦叛军艰难作战的经过,讲了沙漠隘口的伏击战,赫勒斯城外的夜间偷袭,最后他介绍了李龙飞如何用火攻一举击溃了色奴人的几十万大军。罗萨将军虽然是罗兰有名的常胜将军,但是听了提克里特基本真实的介绍(提克里特几乎完全照搬当时作战的经过,只不过把自己的作用夸大了一点点而已,真的只是一点点,当然这也是提克里特说的。),脸上还是不时地浮现出惊讶的神色,他实在想不到,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人可以把战争这项杀人的技术如此艺术般的挥洒自如。他再也没心情听提克里特的唠叨,眼前士兵卖力的操演也无法引起他的兴趣。

“好了,提克特,不要再说了。我要去马上见到李,我有太多的问题想要从他那里得到答案,快,我们马上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