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这里,陆长青打了一个哆嗦。

龙这种天地灵兽,别说是灵气稀薄的城市之中,就算是在深山或者汪洋里都看不到。

现在居然主动现身来跟陆长青交谈,这是踩上了一坨大狗屎啊,运气好炸了!

陆长青此时既兴奋又紧张,他对真龙连一点敬畏都没有,心里只想着啥时候能正面跟真龙打上一次。

不过也只能是想想,以现在陆长青的修为,人家一句话就能给他震死,更别说镇压了。

陆长青心中笃定了一个信念,下次见到这条龙,一定要正面跟他刚一次!

所以等这些事情结束,一定要好好修炼,争取早日大成!

想完了那些事儿,陆长青抬眼看向麒麟:“你老子把你保了,你现在得听我的知道吗?”

“凡人……听你就是……”麒麟很没好气儿,看来被自己爹救了这事儿让他很不开心。

“你这家庭关系还是有待提高啊……”陆长青叹了口气道。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就算是龙这种灵兽,家庭关系也不一定就和谐……

“我也没啥要求,你现在就给我钻井里去,明天渡完劫再出来。”陆长青说道。

“明天我要关了这个鬼门关,你最好是能从里面帮我一把。”

麒麟闻言,一双兽眼瞪得老大,仿佛在看一个怪物一样!

“关鬼门?凡人……你是痴傻?”麒麟颤声道。

“你才痴傻,你全家都……”陆长青说到一半,突然想起了麒麟的家庭情况,连忙收住,没再继续说下去。

“咳咳……无论痴不痴傻,这鬼门关我都关定了,你就说你帮不帮吧!”

麒麟的眼神低下头,叹了口气:“权当积德,助你就是,只是渡劫在戌时前后,不可误了。”

陆长青得到麒麟的答复之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心也终于定下来了!

有了天雷和麒麟,他明天的胜算更大了一分!

至于时间,戌时就戌时,反正鬼门关成天大敞,早晚都没有影响。

陆长青给麒麟下了一个通心咒,让自己和麒麟的意识连通。

看着麒麟钻进井里之后,又在井边画上了几道阵法,才安心的回到了赊刀门的四合院里。

这一夜,陆长青激动的没有睡着。

像是关鬼门关这种千古大事儿,竟然要让他一个毛头小子做了,简直像是做梦一样。

他在床上翻来覆去,直到天亮也没能合上眼。

“长青,长青!出门了,王顺天过来接你了!”

天蒙蒙亮,陆长青刚刚有点睡意,杨断就过来敲门了。

“我的叔叔哎,你真是怕我睡着是吧……”

陆长青打开屋门,苦兮兮的哼哼了一句。

杨断看着陆长青脸上的一双熊猫眼,面色突然紧张了起来。

“长青,你没事儿吧,面色这么差,是不是被狐狸吸了阳气啊?”

陆长青苦笑了一声,杨断现在是惊弓之鸟,看谁虚都感觉是被狐狸吸了阳气。

“杨叔,我没事儿,就是昨晚没睡好,比起这个,你刚才说王顺天过来接我了?”

杨断闻言一拍脑门:“我一紧张都忘了,王顺天那老小子现在在门口等着接你走呢。”

陆长青冷笑一声,王顺天这是怕他跑了,所以今天上门来接他。

“走吧,杨叔。”陆长青简单收拾了一下,对着杨断道。

杨断点了点头:“长青,你可千万答应杨叔,这次不是小事儿,不能逞能。”

“要是觉出不对来赶紧收手,咱们不差他家那个姑娘,宁可回头杨叔给你找个更好的。”

陆长青伸手拍了拍杨断的肩膀,轻深安慰:“没事儿杨叔,我都准备好了!”

杨断虽然还想说点什么,但看着陆长青坚决的样子,还是闭上了嘴。

陆长青跟着杨断走出了四合院,发现四合院门口停着两辆车。

一辆奥迪打头,一看就是开路的,背后的奔驰大G才是正主!

两人刚一出门口,奔驰大G的车窗便摇了下来,王顺天那张老奸巨猾的脸露了出来。

“还行,没有跑,看来你那点胆色不是装的。”王顺天戏谑道。

陆长青轻笑一声,他现在懒得和王顺天去计较什么,一心只想着应对鬼门关的事情。

“上车吧,我带你们过去,到了之后,还有个惊喜呢!”王顺天有些得意道。

惊喜?

这老小子又在憋什么坏屁了?

陆长青带着疑惑坐上了车,这才发现,王顺天的身上竟然穿着法袍!

玄门中人不做法事是绝对不会穿法袍的,王顺天今天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几人一路无话,很快便来到了齐宅门前。

但等到奔驰车开进齐宅之后,陆长青惊讶的发现,齐宅的后院中竟然站满了人!

“这……什么情况?”陆长青下了车,一脸疑惑的问道。

“呵,毛小子就是毛小子,涉世太浅,不过别急,齐家主马上出来,他会向你说明的。”

王顺天得意道。

陆长青撇了撇嘴,刚想反驳,却只见齐同天从正宅中走出,身后跟着齐梦之。

虽然虚弱,但还是一如既往的严肃,久居上位的齐同天就算是不说什么,站在人前都有一股无形的压迫感。

齐同天抬眼扫了一圈在场的众人,眼神坚定,轻咳了两声。

“今天叫各位来,目的非常简单,就是为了关上我奉天的鬼门关!”

“奉天阴气太盛,已经影响了百姓们的正常生活,今天,我齐同天在此以小女婚事为交换,请各位大能,关上鬼门关!”

齐同天一番陈词慷慨激昂,引得在场众人一阵叫好!

只有陆长青是一身一身的冒冷汗。

刚才扫过齐同天头上的三阳火气,其中的黑气比昨天更加浓厚,竟然还有力气这么高声说话!

这一看就是回光返照的情况,这人已经命不久矣了!

但抛开这个不谈,今天为什么会来这么多人呢?

陆长青捏着下巴,半天才想明白,用力的拍了一下脑门!

“竟然让这老东西给我骗了!”

齐同天,他从一开始就想‘比武招亲’,而陆长青他们不过都是棋子罢了!

不只是陆长青,连齐梦之都被他算计了!

无论是陆长青和王顺天的对话,还是齐梦之的出现,挑衅,都在他的算计之内。

城府之深,让陆长青心头都是一凉。

齐同天看出来自己的女儿是一块宝贝,能让陆长青和王栋如此向往,那肯定有更强大的人也能看上自己的女儿。

现在,就是实行他目的最后的一步,用自己的女儿钓上来一个能人,为他齐家终生驱使!

陆长青抬眼看向人前的齐同天,心中一阵恶寒,他这个未来老丈人,真是不简单啊!

而此时的齐同天,根本没有注意到一旁的陆长青,只是认真的盯着自己的手表。

片刻之后,齐同天嘴角勾出一抹笑意,冲着众人扬了扬手。

“吉时已到,请各位出手,祝各位马到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