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一夜无话都是相拥而眠的。第二天一缕相对来说温和的阳光从窗帘缝透了过来,洒到了姜子良的脸上,说实在的这一晚上他睡的很安心,不知道为什么,搂着喜儿睡觉那点暴躁,那些多疑烦躁,减轻了不少。刚想翻个身,感受到了一个毛绒绒东西,不过摸起来很舒服........“啊勒!什么鬼?”一下子差点将姜子良给惊到。

  这姜子良一惊一乍的倒是吵醒了喜儿。“干神马,子良哥哥,人家还没睡醒呢。”喜儿揉了揉眼睛埋怨道,脑袋一栽,不管不顾的又开始,睡觉第二弹~不过这还算好,更惊讶的事,毛绒绒的动力立马变成了一个光溜溜的美女,那美女媚眼如丝,吐气如兰,眼睛咔吧咔吧的好像感觉有些不妥,立马将被子拽了过去,盖住了露出的风光。

  而这人还能是谁?就是那个胸大无脑的如雪。一天小脑袋里装的都是鸡腿、鸡腿,还是鸡腿。如是说还能装点什么,那么就是那家店的鸡腿最好吃。

  刚才如雪赤膊的样子,说实在的姜子良已经看清了,狐妖和人不同的一点就是,人可以通过天生长的美丽,吸引人,但是要想让人沉醉进去却是很难,不过狐妖可不一样,天生媚骨就说狐妖了,不仅仅是吸引人了,简直都是诱惑了。

  一管血,直接从姜子良的鼻孔喷出,都能发现,已经不再是流鼻血那个低级层次了,鼻血几乎是带着加速度开始运动的了。立马运功念起静心诀.....显然不管用,开玩笑嘛,你试试被窝里一个逆天级别的美女没穿衣服,还对你吐气如兰,你能抗拒的了这诱惑吗?

  这时候脑袋里出现两个小人。

  其中一个小人说“你快*她呀。”

  另一个小人说“对啊,对啊,你快*她呀。”

  ...............简直了怎么是这两个败家小人啊......*她,开玩笑,昨晚连喜儿都咬牙没有碰。还能现在兽性大发?不过说实在一大早上的,这样还真有点吃不消。

  “那个如雪你先把衣服穿上。”姜子良算是勉强缓过一丝理智,说实在的真难啊,谁说做女人难?做男人有时候不仅难,还累呢。有木有?

  更0新最(快《U上酷&匠、A网

  喜儿也是迷迷糊糊听到了,一听是如雪也立马惊讶的爬了起来。

  “如雪在那呢?”说实在昨天晚上她是悄悄从屋子里跑出来的,因为他们姐妹关系好所以常常睡在一起,此时一听如雪也来了,就感觉特对不起她,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

  “哼,喜儿姐姐最自私了,想吃独食。”如雪小头一歪明显是有些不满,眼眶里泪珠还在里提溜提溜的打转,看那个样子,这个我见犹怜啊。

  喜儿一看这还了得,一把就把姜子良推下了床。不但如此喜儿还狠狠的说了句。

  “女孩家的闺房还这么随便,你也真是够了,还不带着你的衣服滚出去。”说完就开始哄如雪了。而如雪呢,一直撅着嘴不开心的样子,是个人都能看得出来。今天没十个八个中央大街的老张熟食点的鸡腿,这件事是平不了了。

  姜子良其实也挺无语的,这是我的闺房好吗?......啊呸,什么闺房,那叫自撸室......姜子良就这样穿着一个大裤衩子,明晃晃的出来了,正巧不巧的看到干活的明月紫轩,两人都刚好都看到了彼此,明月紫轩羞红的脸吓的扔下拖布,就跑了出去。还好没有大喊一句色狼,要是被屋里哪两个丫头听到,不得把他撕巴撕吧吃了啊。

  不过你到院子里,明月紫轩倒是冲着明月王朝喊了句“哥哥,屋子里有色狼,打死他。”

  明月王朝也是皱了皱眉头,屋子里除了姜子良还能有谁是色狼?难道别的色狼赶紧来,明摆着姜子良是一个喜欢吃独食的人啊。不管是谁了,明月王朝决定先去看看。

  不过此时姜子良的衣服倒是已经穿戴整齐了,不得不说内力没白练速度什么的明显提升。人某狗样的站那一脸无辜的表情。

  明月王朝此时什么也没找到,看到姜子良也没有问,估计就算有也得被他打跑了。

  而明月紫轩看到却是气呼呼的,狠狠地瞪了姜子良一眼,不过想想姜子良那堪称斯巴达的身姿,还真是......哎呀自己这是想什么呢?自己真是被这个家伙给带坏了。看着哥哥走了出去。

  压低了声音说道“下回你要再敢不穿衣服耍流氓,你也看到了,朱尤伟了。哼哼。”明月紫轩说完,还做了个剪刀的动作,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

  想想朱尤伟的遭遇,还真是让人感觉风吹蛋蛋凉啊......不过好像透露了什么重要信息。

  “那是不是穿衣服就可以耍流氓啊?”姜子良嘿嘿的贱笑道、明月紫轩赏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就去干活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