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王朝绝望的闭上了双眼,他此时都能想到血花四溅,血肉横飞的场面,而那些血肉是他曾经拥有过的东西。

  “也好死了吧,死了也就一了百了。结束这痛苦的人生。”

  没到此时离他胸口一厘米处是另一个人的鞋子,这个鞋子很熟悉。熟悉到不敢忘记。

  “老大,你终于来了。”

  黑衣人无论怎么使力,却发现对方的脚力丝毫不差于他,而且隐隐的让他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让他不得不对此时他面前这个男人格外重视。

  姜子良冷笑着看着那个黑衣人,他笑的时候要么对自己的女人笑,和女人笑是因为爱她,宠她。而对敌人笑,则是因为他伤害了他最亲近的朋友,是一种残忍的笑。他其实不想这样,这样容易助长他的心魔的滋生。

  还记得家里的老头子曾经说过“心魔一旦滋生,控制不好都容易反噬自己,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心魔,天生快乐的人,心魔很微小,甚至已经被磨灭了,而那些成天自暴自弃的,生活在痛苦的边缘人,心魔都可能代替本体活着。这就是反噬。”

  猛然发力,一脚就踹向了黑衣人,没有丝毫的武技,纯粹的蛮力,这一脚几乎是含恨而击的,带着心里的愤怒,带着悲伤踢出了这么一脚。

  黑衣人虽然发动全身的内力保护自己,但是还是喉咙一腥,一小口鲜血吐了出来。

  嘿嘿冷然一笑“不错小子有点实力。前些日子听说你干掉了张烈?虽然那个垃圾我不屑于理会,不过他的那个修为还算是不错的。........但是你和我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Kl酷“)匠h网3Z永久,~免费V}看(}小%说

  “呵呵....是吗?差距多少,还是得打过才知道”姜子良并没有过多的理会黑衣人嘲讽般的话语,平静了下内心,风轻云淡的说道。

  “哈哈....你说的对,打过才知道。”黑衣人哈哈大笑,不过立马眼光变得冰冷的很多,废话没多说,得有五六十个腿影朝着姜子良袭来。

  姜子良依旧淡漠的看着那五六十个腿影,神行符瞬间点燃,移动的速度让人瞋目咂舌,不但如此,姜子良也学着推了一掌五元镇魂术,只见一条淡黄色的龙出现,虽然颜色淡的很,威力却是很大,仅仅是一掌,就将黑衣人打的吐了一口鲜血。

  看到如此凶猛的姜子良,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恐惧,这是来自内心深处的压力,他才知道刚才为什么会感觉危险。他的实力简直是深不可测。

  脑袋一转本来还想抓明月紫轩。悲催的他发现,明月紫轩此时竟然已经跑到明月王朝身边帮着明月王朝擦血。

  原来,姜子良迟迟没过来,就是在静悄悄的处理汽车厂的明哨和暗哨,要是被围攻就悲催了。这一处理,才发现收获还真大,其中有不少,玄阳期的高手死于他的刀下亡魂。

  那一刻,他都忍不住说一句经典台词“我的大刀已经饥渴难耐了!”

  处理明月紫轩看守的男人,还好是个普通保镖,要是一个黄阳后期,或者玄阳期的修炼者不出现响动是不可能的。

  局势已定,坐在椅子上的东方继忠愤怒的吼道“废物,你们统统都是废物!”

  而朱尤伟呢,吓的腿都软了,本以为出卖了自己的菊花,能够苟活于人世间呢,哪想到遇到姜子良这个转折点啊?此时他的裤子都湿了,他都能想到死亡离他不远了.....黑衣人瞬间从怀中掏出一个药丸大小的烟雾弹,摔在了地上了,带着东方继忠快速的逃了。而朱尤伟却是连理都没理,毕竟嘛,走狗一般都是这个下场。能够背叛自己的上司一次,下回也会继续这样,这种人不能用了只能抛弃。

  姜子良也很想去追击黑衣人,但是看到了,吐血昏过去的明月王朝,又放弃了这一想法。明月紫轩在他的肩膀靠着一个劲的哭,此时的她完全就是一个小女孩模样,甚至都感觉她此时的样子要比她当乞丐的时候还要可怜。

  “别怕。我会救你哥哥的。”姜子良轻轻的拍着明月紫轩的后背。

  明月紫轩慢慢停止了抽泣。“谢谢你,子良哥哥。”这是她头一回叫姜子良,哥哥。姜子良听完开心坏了。毕竟嘛,主人神马的太邪恶了,容易让人浮想翩翩。

  哭红的脸蛋如同熟透的苹果,虽然家里有那么多家花很美,但是明月紫轩长得也的确是十分逆天的。姜子良猛咽了一下口水,抛开了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首先他是明月王朝的妹妹,这一点就不行。再者家里那几个极有可能立马化身母老虎,想想可以,实际起来有点困难,再说人家明月紫轩还一定乐意呢。

  姜子良感觉自己一会没准会化身成月夜狼人,及时的拍了下明月紫轩的后背。

  “行啦,别哭了,再不带你哥哥去医院,估计就没救了。”

  一听到这种情况,明月紫轩也是冷颤了下,似乎也意识了到了这个问题。也许是过于慌张吧,脚一滑,身体马上快要摔倒,姜子良一把抓住了她,就那样一拉.......尴尬的场面出现了。

  两人的嘴唇在这一刻紧密的挨到了一起,明月紫轩都惊的呆住了,而姜子良呢,也呆住了。就这样两人保持这个动作接近于十分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鱼兽清风说:

  霍霍,小伙伴们,你们感觉先推喜儿等人好,还是先推紫轩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