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快要亮的时候,看着身边的云丽从女孩变成女人,姜子良心里满满都是幸福,虽然他的原计划是先吃掉喜儿的。毕竟最早认识的是喜儿,不过他也没有丝毫的后悔,都是他的女人,早晚都是要拿下的。

  马上就要天亮了,他可不想被喜儿看见,那样他都会感觉尴尬的。快速的抄起地上散落的衣裤,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跑回了自己的屋子。

  看到姜子良像个偷完香油就跑的小猫似的,云丽不禁在背后娇笑了他,而笑了一下她就不笑了,毕竟下体还是有些痛的,昨天运动量的确不小。姜子良也确实是凶猛异常,虽然一边治疗,一边共赴雨山。但是早上起来还是有些不舒服。

  忍着疼痛把带有落红的床单,叠起来放到自己的包包里。尴尬的穿着衣服.......不一会众人都醒了,姜子良回屋也没有补充觉,因为他发现他的功力在经历的昨夜的艰苦奋斗已经有所提升了,这一发现着实让他惊喜不少,因此心情也是好不少,立马运功巩固,隐隐有点摸到筑基的边缘,此时他的实力灭杀玄阳期的选手,应该一点问题没有,地阳期,初期和中期,差不太多有一战之力。

  喜儿也看到了姜子良了,哼了一声则是不理他了,姜子良顿时有点发懵,怎么回事呢?貌似他好像也没惹这个小妮子啊,怎么早上起来就是一声冷哼呢?

  姜子良还有些不明所以呢,云丽就一瘸一拐的从屋子里出来了,冷冷的瞪了姜子良一眼,有些嗔怪昨天晚上的行为。就差把屋子折腾塌了。也是不理他朝着梳洗的地方走去了。

  姜子良有点挠挠头苦笑了一下,伸了一个懒腰。小狐狸如雪跳起来一下子就抱住了姜子良,鼻子在上面一个劲的闻啊闻,小脸在胸膛蹭来蹭去的让本身昨夜消失的欲火又燃烧了起来。

  大概也是感受到了姜子良尴尬的地方,如同树袋熊的如雪从姜子良身上下来了,怪笑嘻嘻的看着姜子良,时不时还朝着云丽方向看,边看边笑。本就精致的脸庞此时更是塞如桃花。

  云丽也是感受到了如雪的嘲笑,脸红的都快要滴出水来了。

  姜子良可不想当长时间的嘲笑对象,立马就去洗簌去了。没一会儿众人都洗簌完了,都落座在餐桌上了,云丽依旧是低着头红着脸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东西,没一会儿,就快速吃完了,连如雪都有些惊叹她的速度。云丽说了声“告辞。”立马就一瘸一拐的,朝着路口打了一个出租车,回她家了。

  如雪在这餐桌上可是一直的似笑非笑着,要不云丽也不可能这么块就吃完了饭走了。而喜儿呢,一直静默不说话,就连云丽走了也没有,都没有说什么。

  看到如此的喜儿,姜子良不由得有点心痛,一直以来他都认为喜儿才是他的一号女票。

  仔细看发现她的眼圈明显是有些红,姜子良也是发现了这一点。

  “喜儿....”仅仅是这两个字,说了出口。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毕竟姜子良感觉亏欠喜儿的实在太多太多。要说姜子良最想与谁一起平凡过日子,那便是喜儿了,但是命运便便捉弄人让他遇到了这么多,他这一生都不可以放弃的红颜知己。不论如何,都要对她们好。

  喜儿依旧静默的不说话,但是听到姜子良叫她,却又不自主的停下了筷子。

  姜子良看到如此的喜儿,一把就揽入怀中,向着不知尝了多少遍却又念念不忘的红唇吻去,喜儿被姜子良这一举动弄得一下就软到了在姜子良的怀中,眼泪也不争气的簌簌掉落下来,同时,由亲吻改成要姜子良的嘴唇。

  人都说这样可以让心爱的男人知道,疼痛,只有嘴唇痛了才会更好的记住咬的那个女人。

  姜子良没有阻止喜儿的举动,也没有运功阻止鲜血的流出,任由鲜血从姜子良的口中流到喜儿的口中,如雪看着这一幕也是有些心痛,她通过契约感应到了姜子良已经与女子融合了,虽然心里有些小小的不满意,但是本身有点大条的她却也不在意这件事,只要她的子良哥哥一直都在他的身边便是幸福的。

  c酷匠%网唯~一正eZ版,%其他都@是盗版

  喜儿也是感觉嘴里有些腥味,愧疚的用手摸了摸姜子良受伤的位置。

  “痛吗?”喜儿眼泪婆娑的说着,她本就不是一个狠心的人,虽然有点占有欲,但是为了这个男人,都可以变小,甚至变没。

  姜子良用手摸了摸喜儿精致的脸庞,笑了一下说道“不痛。”

  两个人又抱了一会算是解开了,那一点情愫上的磕磕绊绊。而如雪呢,也是感觉少了她也挺孤单的,也就朝着姜子良胸怀处挤了一个地方。

  抱了一会喜儿挣脱了姜子良的怀抱了,整理了下头发和刘海,又恢复了原来清纯可爱的样子,开始收拾早上吃剩下的东西。

  而如雪呢。好不容易趴在姜子良的怀抱中才不舍得那么早,就离开呢,此时剩下了她一个人,倒也有些小小的窃喜。纤细的手指在姜子良的胸膛上不断的画着圈圈。

  “既然都收了云丽了,不如把喜儿姐姐,和似水妹妹收了吧.......还有.....”如雪其实也想说自己,但是到了这个时候却有些羞涩,那面色潮红的样子简直不言而喻啊。

  喜儿脸色也有些羞红,适时的赏了一个爆栗过去。让如雪闭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