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青青运动了一小天,转眼都已经天黑了,与青青玉磬分别,就回道观去了。

  没有申公豹的时间还真让姜子牙有些吃惊,毕竟两人可以说形影不离,有申公豹修炼的地方,就有姜子牙。都已经成了观内不变的法则了。而如今天色已晚,却不见申公豹的身影却有些担心。

  在路上走来走去,徘徊不定,姜子牙,正打算去找找他这个师弟,而刚一回头就看到那个满脸赘肉的胖子了。笑盈盈的走了过来。不用说,定然是申公豹无疑了。

  “你丫,还知道回来啊。洗个澡洗了一下午?话说你嘴里怎么有股子皂角味?”姜子牙想了想先和申公豹唠唠家常,然后问问他下午干什么去了。

  “皂角味,师兄都闻到了。不错我为了节约用水,用洗澡水刷的牙…….”说完,申公豹还特意捋捋了发型。“师兄我才发现原来,我洗完头还可以这么帅……”

  “皂角洗头刷牙洗澡,用的一盆水……..”姜子牙不禁意的用脑袋恶补了下,顿时就吐了,真是尼玛太恶心了。就连刚刚悠悠转醒的狐狸小九都吐了。这个猥琐的胖子怎么可以这么恶心。

  对于申公豹的这种行为,姜子牙真心感动的稀里哗啦的,并没有用了一招弱比的排云掌,直接崩山地裂脚踹了过去,他发誓再也不想看到这个恶心又猥琐的胖子。

  感受到了一阵略有强大的脚风,申公豹下意识的就跳开了。

  “师兄,你谋杀哦?这一脚下去师弟得多痛。”说完这个无耻猥琐的胖子又开始了他的卖萌生涯,真心是让人反胃了。

  对于申公豹的跳开似乎也并不在意,询问道“你一下午死哪去了?不陪劳资修炼了?”听完了申公豹恶心的描述,就算是性格好的人,也气了半死,就算是姜子牙也是开始爆了粗口。

  听到他师兄这么问,他也是有些尴尬,不知怎么说好,他也不想将青青的事情说出来,怕他师兄对青青不利,毕竟那是个妖类。

  支支吾吾半天也没有个所以然。“这个….我…..洗澡…..”

  看到申公豹支支吾吾的,姜子牙也是有些气氛,他可以说对申公豹这个好兄弟真的很上心,因为他希望他们师兄弟一起修炼成仙。

  “你是不是偷偷下山买酒肉吃了?”姜子牙眼神凌冽的问道。

  “这……..”申公豹如果回答是,也许会遭到一顿暴打,毕竟,姜子牙对待他修炼,和克制他的贪欲这方面可从来都是心狠手辣,申公豹也知道为了他好,但是他就是一个喜欢花花世界的人,所以道心时常不稳。但是,要是回答不是,万一把青青的事情暴露出来怎么办?这可是他有生以来最爱的女子,虽然他是个妖类。

  “师兄,是的我去吃酒肉了。”申公豹此时眼神很淡然,为了青青,这顿冤打也是值的。

  姜子牙用意念召唤了出来一对钢鞭。毫不留手的对着申公豹打了过去,又是一鞭。打在了背上。”

  “师兄弟之间,我可以说,一直把你当亲兄弟看待。我一直希望你可以认真修炼…….可是你,哎。我也是该打。说着,姜子牙毫不留情给自己手臂,大腿狠狠地打了两鞭,顿时把小狐狸小九看的,很心疼。用小嘴咬了咬姜子牙的道袍。

  V◎酷匠%网h;永2p久免{费V*看w小说@

  可以看的出来,小九的眼框里含着泪花,显然对于姜子牙这种自残的行为,很伤心。对于他的恩人,她心里满满都是感激,从人的角度来看,姜子牙乃是不可多得的好人。

  看到小九可怜巴巴的样子,姜子牙只是微微的笑了笑,轻轻的摸了摸狐狸小九的头。

  “自古就有子不教,父之过,我虽然不是豹的父,但我却拿他当亲兄弟看的。所以…….”

  说完,姜子牙,又重重给了自己一掌,这一掌,可以说功力特别深厚,把自己打的吐血了,筋脉有些损伤了。估计修行,要退一大步。

  “师兄……你这是干什么?我错了,我改还不行吗?”看到姜子牙为自己受了这么重的伤,他心里也是难受急了,他没有想到,原来这么多年师兄,对自己付出这么多,对自己竟然可以好到这么大的地步,要知道,在修炼界,有时候为了可以更近一步,就算挡在身前的亲兄弟也可以毫不留情大打出手。

  看到申公豹真诚的悔改,姜子牙虽然嘴里含着血,却也笑的很灿烂很开心。因为他知道他师弟的脾性,能让他悔改,就是比登天还难,这么多年虽然很听他姜子牙的话,但是自我的主见也是颇为深厚的。

  有了好师兄,又有要对于爱人保护的申公豹,对于修炼的渴望与期盼已经达到一个制高点,可以说,现在的他,不再吊儿郎当的了,他要认真的修炼,不论怎么办,他都要变强,这样才能对的起他的师兄,他爱的青青。

  第二天清晨,申公豹早早就起来了,他在和青青相遇的地方,用心灵感应,呼唤了下青青,立马就草丛了走出了一只雉鸡。紧接着变成了一个极其美丽的女子,那人无疑就是青青了。

  “公豹,你来了…….”青青满脸都是幸福的看着,他的男人,一下子就扑到了申公豹的怀中了。女人就是这样,男人最温暖的地方无疑就是怀抱,往往只是一个简单的怀抱,就能让她的安全感提升不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