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离得远一点。”姜子良对着小乞丐淡淡的说道。

  “好。”小乞丐虽然很担心她的哥哥,但是却也得听姜子良,因为这是唯一个就她哥哥办法。

  霎时间,姜子良手掌出现一股浓烈的火光,这光非常明亮,似乎能一下照进人的心里。由于光亮非常刺眼,小乞丐下意识的闭了下眼睛。

  “啊….”是chuan铺那个男人发出的惨叫。

  惨烈的声音,小乞丐也听到了。看见哥哥那样痛苦“先停下吧。不要让哥哥那样痛苦。”小乞丐心疼的流出了眼泪。忍着光亮的火光拉了下姜子良的衣袖。

  “也好。”姜子良擦了下额头上的细密的汗。没想到他中的冰毒如此多,仅仅是一个脑袋的就这些,但是他现在还顽强的活着,可见他的毅力之大。非同常人所不可比。

  “你是….”男子虚弱着说道,此时他虽没有恢复完全,但是意识还是很清醒的。

  “哥哥,这位是…..以后你得叫他主人。因为他将是救你之人。”小乞丐一脸坚决,不允许反悔的模样。

  “主人?”男子心里默念了一下,心里是有很大的酸楚的,毕竟这就要一辈子服务这个人,永远都不能反悔,人生都要被这个人束缚。

  “我先治疗着,你自己好好考虑。治好了,你不答应,就算我和你交个朋友。但是你要是想好了跟随我,你就是我的好兄弟。你有什么困难我肯定会帮你。”姜子良边说,边帮这个男子驱逐冰毒。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姜子良可以说这段时间浪费了很多的真气体力。可以说此时的他很虚弱,连他自己也不知为什么要毫无保留的相信这对兄妹,人都有一种潜在的感觉,那种感觉告诉他,他们一定能帮助自己创造霸业。

  “好了。”姜子良收下了手中的业火,由于体力的大面积消耗,姜子良坐在了凳子上调养生息,恢复真气体力。

  更U新最(快上(酷y匠#网C

  此时男子冰毒也算是被彻底从身体里拔出了,体力也微微恢复了一些。小乞丐紧忙上前扶住了他哥哥,从床上下来。

  看见闭着眼睛休息的,男子眼中流闪出很多复杂神情,看着旁边的妹妹,跟着自己吃了这么多苦,自己最终做了一个决定。

  “澎。”男子重重的跪了下去。什么都没有说。心里很复杂不知道说些什么,以前那么高高在上的他,如今却沦落如此。

  “我知道你心里很不愿意,我也说过,你不愿意跟随我,我们依然是朋友。”虽然姜子良闭着眼睛,但是发生了什么事,他倒是知道的。

  看到哥哥依然沉默不语的样子,小乞丐心里也是很着急。“明月王朝?你还算是大丈夫?没有一点能屈伸?我真的后悔让恩人救你。从今以后我们不再是兄妹,我明月紫轩永生永世是恩人的奴婢,永不食言。”小乞丐坚决的说道,那个曾经让他敬佩的大哥,现在感觉他只是一个为了所谓尊严的可怜虫。

  “你说什么?妹妹,你疯了?”明月王朝惊恐的看着她的妹妹,但随即就又沉默了下来。他妹妹说的没错“尊严,早在家族的覆灭就已经消失了,现在的他还有什么资格谈尊严。”

  “恩人….我。”明月王朝刚要说话。

  姜子良就睁开了眼睛“你们兄妹完全不用下什么誓言,什么的,还要当什么奴婢就算了。”

  “恩人,不用说了,我们兄妹,从今开始,永世是您的人了。”明月王朝此时的他算是想通了坚决的说道。说完,还做了个标准的奴仆礼。

  姜子良看着两个兄妹,真是无奈了,他的确是需要人才来帮他,但是不是要奴隶,要的是兄弟,能够一辈子的好兄弟。

  “起来吧,介绍下,我叫姜子良,你们以后不许做出奴仆礼,统一的叫我子良就好。”姜子良还是决定把称呼修改下,这样子他还真不适应。

  “是,主人。”明月兄妹齐声喊道。

  “……….”好吧,这两个人,没谁了。

  “那个你叫明月王朝吧,玄阳后期修炼者,怎么受这么重的伤?”姜子良还是决定好好问问。

  “子良兄,你竟然一眼就能看出我的修为?”这让明月王朝惊讶的无以复加,还有如此奇人,明月王朝一点都看不出来姜子良的修为,但是刚才却又能治好他的内伤,真是够奇怪。

  “这个很难吗?我还能看出这个小丫头封住了自己三大穴道,压制住了自己的黄阳后期的修为。”姜子良抠了抠鼻子说道。

  “啊!你这么厉害,那是什么时候看出来的?”明月紫轩问道。

  “就在我刚才治你哥哥的时候,为了抵挡我的业火温度,修为冲破了穴道,对你产生的一种保护,虽然并没有多少真气出现,但是还是让我闻到了。姜子良淡淡的解释道。

  “哦。”其实对于她来说,姜子良越强大,她就心里越高兴,似乎对永生永世做姜子良的奴婢的事一点也不反感。

  “子良,实不相瞒,我们兄妹两个人原来是明月家族的少主人。当年我们家可以说是古朴家族,甚至古朴世家都是数一数二的强大。”明月王朝一边说,眼神中的激动却是难以掩盖的,可见对家族浓厚的感情已经到了一种高度。

  明月紫轩眼神中也有些,激动但是现在更多浓浓的忧伤。

  “父亲的离奇死亡,一时间家族就乱了,几大长老也都死了两个,其余的对我们兄妹开始打击起来,我怀疑我父亲的死另有原因,我就在晚上偷偷地查这件事,没想到…..”明月王朝咬着牙,一掌拍碎了那个本来就有些破败不堪的桌子。

  看了眼,这破碎的桌子,姜子良说道“不要动怒,你的身体刚恢复。”

  “没想到,我竟然发现了我们明月家的三长老和一个和一个黑衣人密谋些什么,我当时知道这事,刚想离开,没想到一只黑色的猫叫了一声。一下子长老和那个黑衣人警觉到了,随后我们就打了起来,长老比我实力高出很多,他一掌就把我震出了内伤,把我地阳初期实力,打到了现在这样。而且,那个黑衣人还给我种了全身冰冷的毒…..”明月王朝边说身体气的直发抖。“然后我的意识就不清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