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儿姐姐,您别误会,我被良哥教训完之后,我就知道自己错了很多,我是来求喜儿姐姐原谅的。”张翠华说的很诚恳,她的确让姜子良收拾的不敢反抗了,这次来就是想和喜儿姜子良处好关系的。

  喜儿也不是笨人,自然懂得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的道理;淡淡的说了一句“你懂就好,行了,也没什么原谅不原谅的,我倒还好说,我脾气好,但是我老公姜子良看到我受一点委屈,打死个人都是正常的。”

  这话是喜儿故意说的,目的就是想要让和她作对的人,老实点。虽然她不想这样做,但是那天要没有姜子良的话,说不定毁容都是有可能的。

  张翠华听了也是吓的冷汗连连,她也从张大虎那听说了姜子良的事迹,一脚就能把人踢飞,那得多大的力气啊,身体好的一脚还得半死不活,身体稍稍的差点的,都得翻白眼生死不明。

  “不敢,喜儿姐,以后有用的到我张翠华的地方,您尽管提,我永远都尊敬你为大姐。”

  “大姐什么的倒是不至于,以后姐妹相称还是可以的。”打一个嘴巴子,给个甜枣的事情她还是会做的,要是做得太狠,会把一个人逼的做出特别反常的举动,还不如这样来的稳妥。

  果然,张翠华从一开始有点小小的不服,到现在是真心真意的想跟着喜儿、姜子良,毕竟这样的大嫂才是值得尊敬的。

  眼睛女看着张翠华也会来向喜儿示好,就明白了姜子良到底势力有多大了,顿时露出了一副花痴相……….

  更@t新最H快上M酷.匠网8L

  姜子良和如雪的速度也是比较快的,没用一会的功夫就到了宁海大学。

  “子良哥哥,宁海大学好漂亮啊。”如雪也是被这种规模的大学震惊了不少”如雪指着那些高大的建筑物说道。

  姜子良微笑的点了点头,对于宁海大学的校园环境也是非常的满意的。

  “子良哥哥你看,那不是喜儿姐姐吗?”如雪眼尖的看到了喜儿。

  姜子良顺着如雪指的方向也看到了喜儿,却也看到了让他ting讨厌的人,那个人自然是张翠华。

  姜子良走了过去淡淡的说道“你来干什么?”

  对于姜子良这种淡漠到极致的说话语气,张翠华算是早就领会到了,虽然心里很有压力,但是还是说了出来。

  “我哥哥想投靠您。”

  “我凭什么相信你们?”姜子良依旧不咸不淡的说道

  张翠华也是有些语塞,她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咬了咬牙索性说道“我们张氏兄妹愿意永远站在您的战线上,良哥您打了原点虎的公子,凭着原点虎护犊子的性格,他是绝对和您为敌的。但是即使这样我们兄妹也会和您一伙。

  姜子良淡淡的说道“我从来没把那些帮派看在眼里,但是如果有跳梁小丑打扰我心情我不介意把这个帮派连gen拔除。”

  张翠华此时眼中只有那种深深地敬仰,那种敬仰很纯粹,不带有一丝杂质。

  姜子良左手牵着喜儿,右手牵着如雪“我们先走了,你哥如果想投靠我,就要做好永远臣服我的准备,如果我发现了背叛,我的怒火绝对比死要痛苦。”冷冽的眼神看了眼张翠华,仅仅是一个眼神就让她勾起了种内心最深处恐惧,那种恐惧很纯粹,很凶猛。

  “哇,姜大神,你好厉害啊,比传闻还要猛许多呢,我好喜欢你啊。”小兰一脸花痴的模样看着姜子良。

  对于这种有些花痴的女生,姜子良也是很无奈的,他又不是种马,见一个就要爱一个不是。

  “那个小兰同学,你也看到了我有对象,那个什么你喜欢我之类的,能不说就不说吧。”姜子良也是有些苦笑,就因为小兰说了句喜欢,如雪与喜儿的双眼里都能看到愤恨的火焰了。

  小兰也是狡黠的看到了一脸囧困模样的姜子良,只是不说出来而已。

  “反正你都两个老婆了,也不差我一个了,收了我吧。”小兰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看着姜子良。

  姜子良尴尬的看着如雪和喜儿的眼神,眨巴眨巴眼睛说,你看,我是无辜的。但是如雪和喜儿根本不鸟姜子良那善良无辜小处男的眼神。

  “小兰你就不要打趣他了,你要是再过多的打趣他,没准他那天也把你给吃了,这个家伙可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喜儿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句。

  小兰呢调皮的冲着姜子良吐了吐舌头,对着喜儿说道“喜儿姐姐,真小气,有这么好的东西也不分给你的好姐妹,却给了外人。”说完后还做了个幽幽的表情。

  喜儿呢也是个闹了个大红脸,紧张的说道“你要是有能力拿去好了,就怕你拿不走。”

  “是吗?”小兰狡黠的笑道,一个非常迅速的步伐,闪到了姜子良的脸庞跟前,“吧嗒。”亲了一口。

  迅速的跑开了,远处还听到了她银铃般的笑声,很甜美,也很动听。

  姜子良mo了mo自己那个有点湿ru脸颊,也是颇为无奈,自己这一天怎么竟让女的调xi啊,难道我适合当小白脸?也不对啊,我这脸其实ting黑的。

  如雪略微沉思的看了下远处的小兰,有些眉头紧锁。

  姜子良自然也是感应到了如雪的不妥“怎么了?”

  “你有没有发现,小兰的速度特别快,并且她移动步伐的时候,你、我似乎都看不清。”如雪淡淡的说着。

  听如雪这么一说却也是有些感到奇怪,不免有些担忧的看着喜儿。

  “她不论怎么样,都不会伤害我,一个人或许伪装再好,但是她的眼睛也会有时出卖她,她是爱闹了点,但绝对背叛我。”喜儿说的非常坚定。

  看着坚定的喜儿,姜子良也知道她无论如何都不能抛弃她的好朋友,也就不再想劝了,但是想了想还是说道“我给你的护身符,无论是谁,都不要拿出来。无时无刻都必须要放在你身上,你有危险我能第一时间赶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