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子良此时也不想什么,一把搂过身旁的如雪,想要静静的抱着她一会,如雪看到姜子良这个样子,也没有反抗,小鸟依人般的靠在姜子良的胸前,静静的就这么靠着,晚上的夜景不得不说还是很美的,能听到悉悉索索的蟋蟀声,还能听到水坑旁几句蛙叫的声音。皎洁的月光总是那么的迷人,借着月光看如雪的脸,就如同童话梦境里的仙子一样,美丽纯洁高雅,这一刻,就是男人的幸福。

  “没想到,你小子这么有艳福,不过你有艳福,就是我有艳福。”无色肆无忌惮的用目光侵略着姜子良旁边的如雪。

  姜子良下意识的用手挡了挡身旁的如雪,准备祭起一张符与眼前这个实力强大的人同归于尽,姜子良自知他不一定保的自己安全,如雪的安全更是岌岌可危,为了她,姜子良也不知为什么。也许这就宿命,这就是所谓的姻缘。

  这回无色学奸了,发现了姜子良是要催发什么大招,留了心眼防了防他。

  如雪那么聪明怎么能看不出这个傻瓜的的想法,紧紧地扯着衣角不让姜子良做那种拼命地举动,而她则是用哪种冷冰冰的目光看着眼前这个常年生活在影子中的男人。

  她的目光很冷,勾起了无色最深层的恐惧,那个眼神,似乎就是在把他钉入到绝望的深渊里一样。不需要任何气势,不需要什么力量,仅仅是一个眼神就能达到,这种效果。

  无色平复了下心情,掏出那把黑色的冒着黑气的匕首,瞬间刺向了这个让他畏惧的女人,无色的速度很快,快的让人难以相信,仅仅离眉心一厘米…….

  “滴答….滴答…...”是血静静的流淌。千钧一发之际,姜子良抓住了那把黑色的匕首。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无色惊讶的看着他认为如同蝼蚁一样的角色。

  略微平复了下心态“你是我见过的最不可思议的敌人,也是我必须要除掉的敌人!”

  “不论你是谁,不论你要干什么,没有任何人!,可以!想碰我的女人,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姜子良几乎怒吼般的说出的这句话。

  无色也被姜子良的愤怒震得有些惊讶,但是他也知道,此时退让姜子良也不会放过他。

  抽出那把明晃晃的黑刀,一下子没ru了姜子良的xiong膛,姜子良顿时吐了口老血,但是他还是坚持自己不要倒下,倒下了后面的女人,怎么?

  如雪看着这一幕,心都要碎了,他没有想到一个男人竟然也可以做到这样…..

  c酷Y●匠网永4久》免费d3看小y说

  “子良,你累了,可以休息会了”如雪眼神柔和的看着xiong口血流不止的姜子良,轻轻把他扶到了地上。

  “如雪…..不要让仇恨蒙蔽到你的双眼。”姜子良他担心如雪会因此堕入魔道。家里的老头子曾经告诉过他,不要过分的让仇恨蒙蔽心灵,因为那样魔都是这个时候趁虚而入。

  此时的如雪那里还肯听姜子良的话,双眼通红,尖牙利爪都露了出来,活脱脱的一个地狱女修罗,周身的气势提升了不止一点半点,那种地狱来的死亡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看到这一幕的无色也是被吓了个半死,在他的认知力,鬼怪存于世间,但却容易制服,修炼者也都是强者为尊。可是这种妖魔要怎么对抗啊?他是一点不懂。

  运起全身最佳快速的拳脚,打向了如雪。

  此时的如雪微微冷笑,一把抓住此时攻击过来的脚,一下子就把无色给扔飞了,无色被石头重重的砸了一下,昏迷不醒。

  看着无色的尸体,如雪眼里只有报复的快意,又有数不尽的愤怒,残暴。指甲突然变长连续对着这幅尸体扎去,此时丝毫也看不出是他曾经在影子里自由穿梭。

  看着如雪这一幕,姜子良又何尝会开心,恐怕心魔已经在如雪的心中有了萌发。“如雪,够了,不要再弄他了,他死透了。”

  听到姜子良的声音,猩红的眼神,慢慢的消散了,运功帮姜子良止血,还好姜子良自己本身是个医生,对于怎么拖长自己的生命还是很有把握的。

  虽然血止住了,但是三魂现在俱损,姜子良没有坚持多久还是昏迷了。

  ………

  喜儿开着那台捷达车,正好发现了摇摇欲坠的姜子良,下了车飞快的跑了过去。

  “子良哥哥,你怎么了?”喜儿满面泪花的看着满身是血的姜子良。

  “喜儿,不要哭了,赶紧帮把子良哥哥,送回家里吧。我帮他运功疗伤。”如雪此时也很虚弱,再加上刚刚心魔作乱,体力消耗了不少,没说几句话就变作了一只小狐狸。

  喜儿很惊讶,刚刚那么漂亮的女子怎么突然会变成狐狸,但是她也管不了那么许多了,一把就抱起了躺在地上的姜子良。多年以后她和姜子良说的时候自己也会觉得好奇怪,自己怎么就突然变得那么大力气了。

  姜子良被放在副驾驶座位上,喜儿则开启了车,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开着车。

  如雪呢,虽然也很担心姜子良,但是他也知道,这样状态的喜儿是容易出车祸的。

  “不要哭哭唧唧的!子良哥哥不喜欢你这样,安心开你的车,我自有办法救治子良哥哥的。”

  “你真的有办法?”喜儿听到姜子良能康复心里自然开心的无以复加。

  “当然,但是你得保证,你现在专心一致的开车,不要在哭哭唧唧的,回到家,我就治疗子良哥。”如雪淡淡的说道。

  喜儿本来就是个单纯的女孩,听到这样的话,立马就停住了哭声,专心开车。

  过了有一会。喜儿的心情总算是有点缓和,虽然心里还是很痛,但是明明知道有方法能治得了子良哥哥,也不再像刚才那样激动了。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出现在我们家?”喜儿抹了下眼泪。

  “我是如雪,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回来,你们家,我刚离家不久,就被一件法器抓住了,之后遇见了子良哥哥,是他救了我。”如雪淡淡的说着。

  喜儿沉思了半天“你是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