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中坐车是很无奈的,因为要遭受时间的煎熬,不过煎熬也只是对于那些没有手机的人来说的。就比如旁边坐着的老妇人,上网竟然聊起了扣扣,可真是时尚,没准对面就是个英俊帅气的老头

  姜子良就很无奈了,小狐狸自从上了车子,就开始了各种淘气,什么坐垫啊,姜子良的衣物啊,就咬了好几遍,但是却没有真的使劲咬,再就是各种各样的蹦蹦跳跳。老妇人虽然上车的时候很奇怪为什么大师会带一只小狐狸,但是却也没有多问,多年养成的贵妇习惯对于她来说,狐狸这个东西还是很脏的,所以她便抢了原本是姜子良的副驾驶座位;小狐狸呢,看见姜子良有些不悦的神情也会乖乖的趴在姜子良的大腿上使劲的蹭姜子良,弄得他一阵痒痒。

  时间总是过得飞快的,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王胖子看了看女儿像盼望自己夫君回家的小媳妇的模样,心里就有种微微的心酸。暗暗嘲讽了下自己“这就叫做女大不中留吧,喜儿快12点了,洗洗你也快点睡吧。”

  喜儿,看了眼满面褶皱的父亲,心里也略有些心疼。“爹,您先回去睡吧,子良哥哥马上就能回来了,我在等等他”

  王胖子摇了摇头就往卧室走去了。

  半夜两点多,当姜子良回到卧室的时候发现喜儿躺在了他的床上,嘟着小嘴抱着个被窝,一脸可爱的模样的躺在了上面,看着眼前那犹如尤物的女子,眼中没有过多的欲望,更多的是那种想要怜惜她的感觉。轻轻地脱下了喜儿高跟鞋,露出了那精美的玉足,那对脚真的让姜子良有些爱不释手,而旁边的小狐狸呢,大概这一晚上也是有些玩耍够了,爬到了喜儿边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我去,你这个倒霉狐狸!你睡哪了我睡哪!”姜子良也只是小声的抱怨了一下,也不想因此叨扰到喜儿睡眠。

  没办法姜子良只能在桌子上将就一宿了,哎,我们子良小同学还想一会睡觉的时候不经意的占几手小便宜呢,可惜……

  就这样姜子良在旁边的小桌子上支着手,沉沉的进入了梦想。

  “额,这身道袍怎么回事,还挺精致。”姜子良看着他身上的素身金缕道袍说道。

  “子牙,你醒了?”来人的是一个身着白衣青丝,头戴凤冠霞帔的女子,媚眼如炬,一双妖艳的毪子勾人心魂,不过姜子良并没有因此看痴,更多的是惊喜。

  “总是能梦到你,我心中的女神,那道我一直琢磨不透的白色倩影。”

  “呵呵,子牙,你什么时候这么会说话了。”白衣女子紧紧地挨了过来。

  这下子把姜子良弄得有点心乱乱的,紧忙站了起来。

  “姑娘,我不知道你说的子牙,是谁,但是我想说的是,我叫姜子良,不是什么子牙。”姜子良还是感觉说清楚比较好,虽然他很喜欢这个女子,甚至原先在山上多次意淫的对象就是这个虚无缥缈的女子,他姜子良虽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是冒充别人来满足自己的快乐,最后一切都明白那就是伤痛。

  “你果然一点没变,当你知道我是狐妖,你就理我远远地,甚至一躲就是几十年!姜子牙!你的心到底怎么长的!”女子似乎有些身体发颤,显然心里十分激动。

  “姜子牙,姜仙师……那个啥,姑娘我想你是误会些什么了,我真的是姜子良,如假包换,童叟无欺,品牌过硬的姜子良是也。”

  “你的气味我永远都记得,姜子良是吧!,那就重新认识一下,我叫九尾,也就是当年商朝的妲己。”九尾似乎有些淡淡的忧伤。

  更新of最快上W酷`%匠6R网yb

  “啊,妖妃妲己?”姜子良有点不敢相信,他敬重的祖师爷竟然与妲己有过一腿,一下子让他对姜子牙的印象改变了好多。

  “没想到你和姜仙师还有过这样一段俗世情缘。”姜子良有些苦笑的说道。

  “世人都说我以美貌诱惑商纣,却不知,我与商纣王有名无实,妲己是我也不是我,我当年虽然借用了他的身子,但却不能主导她自身的所作所为,里面也多恶行,我也没有插手,当年在她的身子一是配合我修炼,而来借此躲避四方极大能力修士追捕。”

  “他们为什么追捕你?”

  “为了我的灵珠,我的灵珠属阴。女修士得到功力大增,男修士虽然没什么用,但是入药可以达到阴阳调和的目的。”

  说着九尾就从口中吐出一个泛着淡蓝色光的珠子,外形并不是想象中那种圆形,而是椭圆的。

  “子良,那我就把他送给你吧。”说完九尾就把珠子吹到了姜子良的手上。

  那种感觉在手上冰冰凉凉的,但却很舒爽,姜子良看了好久也没发现什么特别的,顺手又扔回了九尾的手里。

  “不用拿个假的测试我,我本身也没想过拿你的东西,而且姜仙师是我比较尊敬的人,他所喜欢的人,我也一定会尊重。”姜子良淡淡的说道。

  “咯咯…..你果然与常人不同,怪不得是子牙选的传承者,嗯,看来他选的没有错。”九尾捂着嘴笑了一下。

  “我靠,感觉到了一种被嫖了的感觉。”姜子良很无奈。

  “不过,当年没有和子牙完成的宿世情缘,那就得由你来填补了。”说完又是一道快速的魅影闪了过来,飞快的亲到了姜子良的嘴上,小舌头也乖巧的探了进去……

  “唔….唔….”小狐狸心满意足的和姜子良来了场湿吻。

  当姜子良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非礼一只狐狸,而且喜儿正用那种死也不敢相信的眼光看着他。

  “啊……”喜儿终究还是喊了出来。

  “咋地了这是?”王胖子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

  姜子良这个苦闷啊,一大早无缘无故的被夺走了吻也就罢了,但是是个美女也行啊,来只狐狸给夺了,没办法端着牙缸可劲的刷吧。

  王胖子暧昧的看了姜子良一眼“喜儿不愿意,只是暂时的,心急什么?”

  好嘛,这家伙看来是误会了。这回姜子良的裤兜子装黄泥,不是屎也是屎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