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是真的,当时来了一个叫做吴秘书的人,给张辰……”林茹茹飞快的讲了一下那晚上发生的事,就想证明邀请函是她送出去的。

不过众人都是一脸的不信任,特别是林家老太,指着那桌上的名牌道:“那为什么,这里写的是东城林家,而不是张辰这个名字?既然票是你们送的,那为什么会这样?按理来说,诚家的人根本不会知道我们来了。”

林家老太的逻辑确实没毛病,可她怎么能想得到,诚天宇根本没想那么多,诚天宇在那日后打听后张辰,别人都说张辰是林家废物赘婿的儿子,所以他设置了一个东城林家,诚天宇怎么可能知道张辰已然和林家老太决裂?他还以为他们都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呢!

林茹茹回答不上来了,黎婉都有些百口莫辩,是啊,人家的圆桌上写的确实是东城林家。

林家老太挥手叫来了一名诚天武道馆的人,问道:“小兄弟,我问一下,这是不是林家的用餐地点。”

那工作人员哪知道那么多,一看名牌写的是林家,当下就点了点头。

“看到了没有?茹茹,我知道你这个人不服输,可现在你不服也得服,趁着诚先生没来,你们还是赶紧找个角落坐下吧。”林家老太露出一副为林茹茹等人好的神色。

林茹茹赶紧自己的心脏都在被人拉扯,都快碎成一瓣瓣的了。

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善意的举动,竟然变成了这样。

“奶奶,我不是您的亲孙女了吗?”林茹茹露出了一副快哭的表情,双目含泪,嘴巴紧紧地抿着,像是受了气的小包子。

“你就别废话了,就你们这种忘恩负义的东西,还配当林家人?赶紧滚蛋!”二伯训斥道。

林家老太没有说话,明显是默认了。

林茹茹的眼泪像是珍珠一样,一个劲的往下掉,最后连成一串。

“走吧。”林决然掏出湿巾为林茹茹擦了擦眼泪:“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林茹茹伤心欲绝,黎婉等人上前安慰之后,也是不想在这里待了,几人快步离开,可林家老太等人依然没有停住自己的嘴巴。

“真是恶心,露出那样的表情给谁看啊!”

“就是就是,这一家子还想舔我们林家,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

林家众人面色高傲,不过林家老太却皱着眉头,又想起了之前林茹茹说的话。

不管怎么说,那十张邀请函,确实是快递送来的啊。

“能否告诉老朽,小友到底达到了何种境界?”在楼上的包厢中,诚天宇激动的搓了搓手,看向张辰。

张辰也不废话,直接运转唐玄龙气,一股磅礴的气息顿时浮现在他的体表。

这就是后天五境的标志!

在那次任务,张辰大难不死,再加上白琳那无比神奇的体质,导致他的实力又再一次的精进了起来,变得无比的强势!

诚天宇目光呆滞的看着这一切,都快晕厥过去了。

这实力实在太强劲了,就连诚天宇都能感受到那磅礴无比的气息!

诚天宇仅仅是后天五境初期,也是他今年才勉强到达的,可张辰这气息比他浓郁了数倍!

太强大了!

“小友,你……”过了半晌,诚天宇才声音干涩的叫了一声,张辰收敛的气息后,道:“有点机遇。”

见张辰不愿意多说,诚天宇也就不多问了。

“这等气势确实惊人,小友请坐。”诚天宇心慌的不行,连忙让张辰坐在主位上。

“诚老爷子太客气了。”张辰倒是没坐主位,他可不想那么嚣张,虽然自己实力还不错,可诚天宇的势力要比自己大多了。

此刻他坐在此位之后,疑惑的问道:“诚老爷子,您这次叫我来,也不是单纯的为了看我的实力吧?”

他本能的觉得诚天宇叫他过来肯定是有事,不然肯定不会这么麻烦。

诚天宇见张辰主动问起,也不藏着掖着了,只是面色尴尬的道:“简单来说,确实是想请小友帮个忙。”

“请讲。”

“一会崔老头子要来,崔项南你认识吗?”

张辰摇了摇头。

“也是一个武道世家,早些年没少跟我老头子攀比,只不过老头子我的实力稳稳的压他一线,所以在这天水市的地下世界中,老头子我还算是个领头人。”

“只不过,我们都老了,再像年轻人一样打来打去,没有长辈的样子了,便一直让徒弟切磋比试,只可惜,在收徒弟这方面,我不如那老头子,现在我的徒弟几乎都被他的徒弟稳稳压制。”

“老头子我不是好胜,就是想找点面子回来,所以想请张辰小友帮帮忙。”诚老头子越说越是不好意思,说到了最后,声音已经小了很多。

张辰差点听乐了,他是听明白了,诚天宇是想让自己冒充他的徒弟,给他涨涨脸!

这对张辰来说只是举手之劳,不过嘛……

张辰眉头微皱:“这恐怕不合适吧?”

“只要小友能答应,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开口。”

“爽快,那我要你桌子上这副字。”张辰指着墙上的字画说道。

他早用神眼看过了。

「347年,王羲之的字,现有价值480万,未来价值6……」

这一幅画稍微有些残破,影响了价值,不然这价值肯定要上千万,张辰一进门就注意到了。

听到张辰要那一幅字,诚天宇几乎没有犹豫,直接点了点头:“可以。”

“我还要你们诚家的武技。”张辰再道。

武技一直是张辰的弱项,人家打架都是各种招式层出不穷,自己打架可好,就会那么两招。

之前井下木子的那些技巧,张辰也不屑于用,所以此刻才开了口。

这一次,诚天宇倒是犹豫了半晌,最终还是一点头:“我们家的武技早已流传在外,你要就要吧,只不过一些核心的东西,不能外传。”

“那……”张辰站起身来,对诚天宇伸出了手:“合作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