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喝汤,顺便把这个吃了,平常要多注意休息,我看你体虚气血不足。”张辰认真的对着面前的林决然说道。

今天他过来给林决然送饭,结果林决然忙到现在才有空吃一口,那种工作量也是看的张辰头皮发麻。

看着慢条斯理吃着东西,还抱着一份文件再看的林决然,张辰心里还真有点愧疚。

如果不是老爸卷走那一个亿……唉。

正在张辰想和大姐林决然说一下明星代言人的事情时,林百花被刘秘书带进了办公室中。

刘秘书也不想让林百花进来,但林百花毕竟是林家人,还和林决然沾亲带故的,从她的角度还真不好为林决然做决定。

“你们美颜补水丹赚那么多钱,也不知道把办公室做的好一点,看看这老气的装修,透露着一股小家子气。”林百花很是自来熟的坐在了张辰和林决然的对面。

“你来做什么?”林决然淡淡的看了林百花一眼。

林百花也不废话,直接将诚家的邀请函给放在了桌上。

林决然一扫那邀请函,顿时面色微变。

一直没回家的林决然还不知道家里已经有了邀请函的事呢,黎婉虽然打了电话,但聊的也是家常。

“这是诚家的邀请函,明天我们就要参加诚家的宴会去了,你看看你,要是上一次不做的那么过分,这次邀请函说不定还有你一张呢。”林百花也不多废话,她来就是为了炫耀的,说话的时候一脸高傲。

张辰一看那邀请函就眼熟,立马就认出来了,这他妈就是昨天吴秘书送过来的那二十张的其中一章。

怎么有一张还到了林百花的手上了,真的是。

最重要的是,林百花竟然还用这张邀请函过来炫耀,张辰觉得有点想笑……

“像你这种小破公司应该得不到邀请吧?”林百花得意的看着林决然。

“是没有接到邀请,不过我也不是很想去。”林决然淡漠的开口,声音清冷,不过张辰知道,林决然是在撒谎。

一撒谎林决然就会脸上发烫,升起淡淡的红霞。

“说谎,这样吧,奶奶对你网开一面,只需要你交出诗雅集团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并且给我磕头道歉,这张邀请函就是你的了,你应该知道,能够参加诚家的宴会,能带来多大的机遇吧?”林百花一脸的高高在上,心中爽快极了。

她提的这些条件,她自己都清楚,林决然肯定是不会同意的,但她就是想这么说,好好的侮辱侮辱林决然。

这阵子在林决然手上吃的亏太多了。

“回去告诉老婆子,我们不需要接受你们的条件也能去。”未等林决然开口,张辰便是对着林百花说道。

“有你说话的份吗?”

“当然有。”张辰微微一笑露出一口白牙:“我们肯定会碰面的,希望到时候你还能那么高傲。”

“装什么逼呢?”林百花一看到张辰的样子就烦,如果不是张辰几次从中作梗,自己早就把林决然整治的服服帖帖的了,现在张辰竟然又站出来。

这一次林百花可不相信张辰真能搞到票:“你要是被诚家邀请,成为座上宾,我当场跪地大喊三声我是贱婊子。”

看见林百花这么作死,张辰差点笑哭。

林百花啊林百花,你可真是在作死的路上越走越远。

当下,张辰道:“如果我和我妈还有几个姐去不了,我就给你磕三个响头。”

看见张辰真的敢接,那么淡定,林百花心里还真觉得有些不妙,不过再仔细一想,张辰就算再厉害,也只能一个人进去吧?带着几个姐姐和后妈进去也是不可能的吧?

林百花有些心虚了,她想到了赵宏龙,不过再一想,赵宏龙现在好像还在外地呢,短期内根本不会回来,张辰应该不会得到邀请。

林百花和赵宏龙不熟,更不知道赵宏龙和诚家的关系怎么样。

最终,林百花一咬牙:“我要林决然也给我磕头。”

“可以。”

“行,等着磕头吧你们。”林百花拿起邀请函,趾高气昂的走了。

“张辰,你真得到票了?”刘秘书在厌恶的看了一眼林百花的背影后,立马对张辰问道。

她看张辰那么有信心,心里竟然也莫名其妙的有了些信心。

张辰也不多废话,直接拿出了两张邀请函放在桌上:“到时候刘姐你也跟着去,我大姐不善交际,少了你可不行。”

看到张辰随意的扔出两张邀请函,刘秘书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尖叫,恨不得抱着张辰亲一口。

而林决然也是放下了手中的文件,惊骇的看着张辰。

这都能搞定?

“大姐,刘姐,你们不知道的事还多着呢。”张辰笑眯眯的拿出了一份文件。

那是一份代言人文件,赵冰端可以用低廉的价格帮诗雅妆品做代言人,不过赵冰端以后的化妆品需要由诗雅妆品负责。

刘秘书看清合同之后,险些一口气背过去。

而林决然噌的一下子站起了身:“这也是你搞到的?”

“是啊大姐,代言人的事搞定了,大姐也就不用那么辛苦了,需不需要一个爱的抱抱?”张辰一脸坏笑,看着震惊无比的林决然,他心里有着无比强烈的满足感。

“我……”林决然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她看着张辰,实在无法将以前的张辰与现在的张辰给联系起来。

这个张辰,未免太厉害了吧!

“以前我……”

“姐,别说那些了,合同你过一遍,我就先回去了。”张辰摆了摆手。

等张辰离开后,林决然和刘秘书对视了一眼。

“张辰太厉害了,我都想不到他到底有多少关系有多少能量……”刘秘书忍不住感叹道。

林决然坐回到了老板椅上,呆呆的看着前方。

以前一直以为张辰是个废物,丢了家里的脸不说,人也窝囊。

可现在这个窝囊废,又能炼丹,又能拿到诚家的邀请函,还能签下赵冰端。

还有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自己当初还那么对他。

林决然吸了吸鼻子,终于开口道:“刘姐,你喜欢他的事,我不反对了。”

“……”刘秘书漂亮的脸蛋上顿时红的像个猴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