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啊,有这种好货我怎么现在才知道?”谭鑫在惊讶之余,又有些嗔怪,埋怨的对刘秘书说了一句。

刘秘书有些汗颜的样子……

马蕙拍了拍脸,道:“成色看着不错,但说不定是虚有其表呢,我这和田玉来路都清楚,没有风险。”

只不过现在谭鑫根本懒得搭理马蕙了。

现在有这么一个漂亮翡翠摆在这里,还管马蕙干嘛!

而张辰其实都不太想在这里拍卖了,他觉得这群人没怎么见过世面的样子,就这块翡翠放到盲猜拍卖会里,估计也激不起多么大的浪花。

不过张辰也看出来了,与其说是刘秘书找谭鑫帮忙,倒不如说是刘秘书本身也是想帮助谭鑫的。

马蕙知道要不到位置了,一边说着什么成色好不一定就真的好,真的好也不一定能拍出钱来,一边默默的走了。

谭鑫和刘秘书说了一下具体细节之后,喜冲冲的去了一旁,开始办理各种手续去了。

等待的时间不算漫长,张辰和刘秘书从南聊到北,刘秘书将一枚钥匙放在了张辰的手边,说道:“这个给你。”

张辰一愣,这钥匙他认得,就是今天换锁时,锁匠给刘秘书的钥匙,一共两个。

“刘姐,给我这个干啥?不怕半夜我扒你家窗户?”

“有钥匙了,还扒窗户干嘛?堂堂正正走进来,给姐暖暖被窝。”刘秘书笑吟吟的道。

只要不是一些特定的场景,刘秘书面对张辰的调戏,都能对答如流,甚至于能反调戏一下张辰。

张辰吸了吸鼻子,都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接了……

堂堂正正走进去?刘姐就不怕我兽性大发?看来我表现的太人畜无害了!

不行!当初不是发过誓吗?再有便宜的时候一定要占!太纯情了,总是要吃亏的!

于是,张辰拍了拍脸,强忍住内心的骚动,坏笑着说道:“暖被窝?是刘姐给我暖被窝吧?”

“谁暖不都一样?反正最后大家都暖和。”刘姐眨了下眼睛,妩媚动人的说道。

“那刘姐你现在冷不冷?我给你暖暖啊?”说话间,张辰一把抓住了刘秘书的手。

刘秘书小手冰凉,而且特别的软,此刻她被张辰握住手,身子微微僵硬了一下,随即又舒缓下来:“想干嘛啊你!”

“你说呢!嘿嘿嘿。”

“这是拍卖行,你别乱来。”刘秘书小声回道。

看见刘秘书有点害怕了,张辰顿时露出了一个充满胜利感的微笑。

看似他只是前进了一小步,但实际上……他在这条流氓的道路上,前行了一大步!

“你手背上有胶带,刚刚没撕扯好,缠在上面了。”说着话,张辰将刘秘书手背上的细小胶带扯了下来。

刘秘书也知道自己是被耍了,又是觉得好笑,又是觉得羞恼,表情好玩到了极点。

不过在张辰松开刘秘书的手时,才发觉……不对啊!

刚刚刘姐说这是拍卖会你别乱来……那么换个地点,是不是就可以乱来了?

一这么想,张辰心头又有点火热了。

大概过了两个小时的时间,谭鑫额头上泌着香汗,此刻正用一个薄薄的手帕擦着,一过来,她就道:“两位~拍卖会要开始了,你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作为卖家,可以选择不露面,等拍卖行的消息,也可以选择参观。

张辰毫不犹豫的选择过去。

说不定,还能捡个漏呢!到时绿翡翠一卖是一笔钱不说,真捡个漏,那又是一笔钱入账。

中小心的拍卖会,就在隔壁的建设大厦三楼。

那是一个会客厅,占地不算大,最多也只能容下六十多号人。

此刻不说人满为患,但来人也占据了大片座位。

天水市有钱人多,但是既有钱,又比较闲的人就更多了,哪有聚会就往哪凑。

而张辰就看到了一个眼熟的闲人……姜曼!

在姜曼的身旁,还跟着一个长相俊逸的男人,时不时向去拉姜曼,但都被姜曼给拒绝了。

张辰正打算别过眼去,他觉得姜曼是来和男朋友来拍卖会玩的,自己要是打个招呼,那不成了电灯泡了吗?

于是他很识趣的当做没看到,但心里却有点酸溜溜的。

昨天晚上他还和姜曼有点暧昧呢,姜曼还说以后他需要涨面子随叫随到呢!现在跟个男人走在一起,唉……女人都是骗子。

不过,张辰不找姜曼,姜曼倒是走了过来,惊喜的道:“张首席。”

“你们认识啊?”跟在姜曼身边的男人连忙走了过来,看向张辰的目光充满了敌视。

“叫我张辰就行。”张辰笑了笑,看了一眼姜曼身边的男人:“这位是?”

“看不出来吗?我是她男朋友,郑旺!”郑旺像是要宣誓主权一样,手还往姜曼的腰肢上搂。

“你别听他乱说,这是我表弟……”姜曼躲开郑旺的手,瞪了郑旺一眼。

郑旺被戳破了,苦哈哈的道:“姐,你跟他解释个什么?诶,我看你好像挺眼熟~”

“我有那么大众脸吗?”张辰耷拉个脸,问道。

“不是,是真的眼熟。”郑旺似乎是在苦思冥想,过了一会,他哈哈大笑起来:“你是林家那个赘婿的儿子吧?哈哈,有一次我去你们家玩的时候,见过你。”

张辰:“……”

张辰自己都没想到,他赘婿儿子这个身份竟然这么名声远扬。

“真搞笑啊,你这种上门女婿的儿子,还能出来玩啊?拍卖会这种场所也能来?虽然这地方不大,但拍卖一件东西也得十几万吧?”

张辰看明白了,郑旺实际上就是想警告张辰别和他姐走的太近,在这挤兑自己呢。

“姐,你和一个赘婿儿子认识,还特意过来打招呼,太给天宝阁丢脸了!”

“够了!你再乱说话,你就回去!”姜曼冷冰冰的道。

郑旺听到姜曼这枚说,才稍微老实一点,低声道:“姐,你为一个外人凶我,太过分了。”

虽然张辰挺像给郑旺来上两脚的,不过他心里其实有点羡慕郑旺。

郑旺敢这么嚣张,一定是被家人保护的很好吧?他家里人一定很宠爱他吧?还没有遭受过社会的毒打吧?

要是我家人和我姐那么宠爱我就好了。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