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天王府,宗族大会。

问罪苏家,枫雨刀现。

对于苏家众人而言,这绝对是不同寻常的一次宗族大会。

而,苏逸辞的出现,也着实犹如他带来的枫雨刀一般,闪亮了在座所有人的眼球。

看着那气流爆冲,空间震颤的斗武台上空,苏天王府诸多高层的眼中皆是隐隐涌出几分难以言表的冷意。

“此子究竟是所出?”

“据说是逍遥醉,苏玖的儿子。”

“哦?当年因为入魔而导致肉身石化的逍遥醉就是他父亲?”

“哼,难怪散发出来剑气如此的诡邪,原来是魔之子,这种人姓苏,简直就是我们苏天王府的耻辱。”

“放心,就凭他的这点能耐,今天怕是走不出我们苏天王府。”

……

苏逸辞将枫雨刀带回,无疑是伤了苏天王府的面子。

加之,苏不凡被杀。

以致于王府这边已然将其视为了不可原谅的眼中钉。

“苏逸辞好强啊!”站在映雪如玉身边的玉飞羽面露几分惊奇,“以太玄天境中期的修为,竟能够和太玄天境后期的苏不夜拼的平分秋色。”

众所周知,境界等级越高,每一个阶层的差距程度就越大。

且修为提升的难度就越困难。

不同于超凡境和太玄地境,到了太玄天境往上,等级的跨越难度比之以往更甚。

更何况,拥有黑暗属性灵纹的苏不夜半只脚都已经迈入了太玄天境的大后期,加之灵纹属性的特殊性,其实力足以媲美寻常的太玄天境大后期高手。

而苏逸辞才刚刚步入太玄天境的中期,就展现出了丝毫不弱半分的气势,着实叫人心惊不已。

……

“轰!”

“砰!”

斗武台上下,剑气纵横,黑芒如电。

苏不夜背生暗翼,以居高临下的姿态俯瞰着下方的苏逸辞。

“据说,你杀了幻剑绝?”

此言一出,府院中的众人心头再次一震。

仙剑门的辅剑长老公孙图的眼中不由的闪过一缕寒芒。

苏逸辞掌中魔剑涌动着妖异的血气,其双眸浮现的幽暗的凛光。

“如何?”

“哼,我想说的是,如果你仅仅以为凭借这点战绩就有资格站在我面前的话,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

“嗡!”

话落的霎那,上空惊起阵阵强烈的力量波动,只见苏不夜浑身上下黑暗流影如一团火焰绽放。

对方单手于空气中一凝,一道道黑色闪电般的光纹交织环绕于指间,一柄锋利的黑暗战戟豁然惊现于苏不夜的手中。

战戟有三叉。

沉重,凌厉。

强盛的黑暗灵纹覆盖在戟身上下,苏不夜霸气掀天,其身后的暗翼闪动,于全场诸多布满惊叹的目光下,苏不夜宛如一道鹰隼影翼斜贯长空,手中的战戟携带着贯穿乱世的风雷之势袭向下方的苏逸辞。

“敢来苏天王府撒野,你太瞧的起自己了。”

磅礴的威压倾势而下,黑暗影翼压落,风云变色。

然,面对着苏不夜那极力破穿一切的黑暗战戟,苏逸辞的眼中非但没有半分畏怯,反而燃动着高昂的战意。

“哼,可惜在我眼里,你也就同那幻剑绝差不了多少……”

话落,一股山洪宣泄的暗红色冰漩于苏逸辞的身外爆冲出去,台面凹陷数寸,蜘蛛网般的裂缝铺开,苏逸辞的身后豁然展开一对华丽的冰翼。

“豁,又是飞行武技?”

“什么情况?飞行武技什么时候这么不值钱了吗?”

……

场外众人心惊不已。

冰翼的鳞片缝隙中,似有妖异的血气溢出。

苏逸辞直接是迎着苏不夜那超强的攻势斜冲而上,杀戮之风和冰玄之气两种不同属性的力量萦绕在身外,形成一道道暗红色的虚幻龙影。

如果说,苏不夜是一尊撕裂大地的黑暗鹰隼。

那么,苏逸辞就是一头冲破虚空的古老翼龙。

一戟!

一剑!

于苏天王府众多不可思议的目光下,两人如同凶狠的巨凶一上一下的斜贯冲击在一起。

“嗵!”

巨响惊天。

气浪爆冲。

如两颗不期而遇的陨石碎片相撞,所爆发出来的剧烈震荡顿时于府院的上空掀开。

浩荡雄浑的黑色气潮和红色余波席卷八方,下方的地面不安的颤抖,距离斗武台较近的一部分人直接被掀退出去。

更有不慎者,气血翻腾,踉跄倒地。

“我天,好惊人的气息。”

“这两个人真的只有太玄天境的中后期吗?”

“那人竟然还挡住了夜秀的攻势!”

……

惊疑!

意外!

众人的目光皆是紧紧的聚集于斗武台高空之上,苏天王府,苏家等余众的神情各有不同。

“这‘夜秀’有点能耐呢!”七区王者叶擎摸着下巴道。

“他也不差!”寒秋露道。

“就目前看来,二十招之内估计结束不了。”

……

斗武台上空。

苏不夜在上。

苏逸辞在下。

黑暗战戟和血色魔剑呈交叉状相互切靠一起,两人的身外都升腾着强盛的灵纹气焰。

“就只有这点程度?”苏逸辞冷冷的说道。

“哼,你也不过如此。”苏不夜冷笑。

“是吗?”

然,就在对方话音刚落,苏逸辞的左眼瞳孔中浮现出一抹五芒星的图案,随着空间律动,一股刺骨的冰玄流霜爆发出体外。

在急骤的劲风呼啸下,冰玄好似流霜咆哮。

苏不夜手中的黑暗战戟顿时覆盖着一层厚厚的寒冰。

“不夜师兄小心,他是双属性灵纹……”苏天王府弟子中的苏邱连忙提醒道。

双属性?

人群中惊起一阵躁动。

方才被苏逸辞一招挫败的苏清儿更是不由的面色泛寒。

于上空爆发的冰之咆哮瞬间是令温度急降,一层厚厚的寒冰沿着黑暗战戟蔓延至对方的双臂。

“嗯?”苏不夜眼角一凝,体内的灵纹之力成倍的爆发,欲将入侵而来的冰玄力量全部驱逐。

“砰……”下一瞬间,覆盖在双臂和战戟上的寒冰全数崩碎成万千的冰晶碎屑,可也仅仅只是这短暂的一霎那,苏逸辞掌中魔剑横向一挥,锋利的剑刃划向对方的喉咙。

苏不夜瞳孔微缩,其一个侧身闪躲,往后掠去。

“嘶……”萦绕在魔剑尖端的一缕气芒还是割破了对方的面部皮肤,苏不夜惊怒不已,舞动战戟,劈向苏逸辞的身躯。

“我要你的命!”

“哼!”一声轻笑,苏逸辞冰翼泛开一圈冰纹,其直接是纵身跃上更高的上空,避开了黑暗战戟的横来之锋。

而,闪至更高位置的苏逸辞义王者的姿态漠视下方的苏不夜。

魔剑凌锋,一剑回旋。

“噌!”的一记颤音,一道弧状的剑气朝着苏不夜呼啸斩下。

攻防转换。

主客对调。

苏不夜心惊之际,连忙将黑暗战戟横在了身前。

“砰……”十几米宽的弧状剑芒好似一道光梭冲击在了黑暗战戟上,万钧巨力压下,苏不夜身躯一颤,径直朝着下方的台面落去。

苏不夜于半空中调整平衡。

其犹如一头灵活的猛虎落地,双脚平稳的抓地。

然,不等对方反应过来,又是一道血色的剑波斜冲而下,这道剑波携带着无尽的斩杀之力,在移动过程中迅速的放大。

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道无限泛开的水面波纹。

但,这道波纹,是致命的。

“剑五……”

必杀一剑来袭。

风云变色。

下方的苏不夜双目圆睁,接着,“哐轰……”一声巨响,乱石掀天,剑气四溢,于全场无数双倍感震骇的目光下,府院中间的那座气势恢宏的斗武台,硬生生的被恐怖的剑势从中劈成两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