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子灵小姐还真是好酒量!!不错!”

沈思威满意的点头,打了个响指,化解尴尬,向着在场的所有人举杯。

“大家说,子灵小姐这个诚意够不够??自罚三杯,够了吧?”

“不够!!再喝两杯!!”

“对啊对啊!”有人直接起哄:“我王山在商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见过能喝的女人不少,但是,像子灵小姐这么美貌又能喝的还是第一次呢,赏心悦目,赏心悦目啊,哈哈……”

“哈哈哈……”

顿时,整个舞会现场,男男女女,更是全部都哄堂大笑,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而托盘上那一瓶高浓度的伏特加,此刻已经几乎见了底了。

魏子灵酒量不错。

可始终是个女人。

刚才那三杯酒下肚,大概还能撑得住,不耽误正事儿,但是如果继续被灌酒的话,那可就不一定了!

“行了行了……”

就在这时,沈思威摆了摆手:“你们这群人啊!一个个的,怎么说也都是江湖前辈,这么欺负一个小姑娘,不合适吧?哈哈……”

沈思威这个家伙很聪明,白脸是他唱,红脸也是他来唱。

他一句话,自然很快没有人跟着瞎起哄了。

旁边的余光耀站出来:“来,我提议,大家共同举杯!庆祝我们今天晚上的舞会圆满顺利!!也祝在场的各位,等一下都能交换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想要的友谊!!来,大家干杯!!”

“干杯!!”

“干杯干杯!!”

所有人共同举杯,气氛热烈。

上流社会的舞会,酒会等等,都不是简单的聊天打屁,谁也没有闲的那么无聊。

在港岛,更是形成了一个约定俗成的习惯。

酒会进行到中途的时候,各种名商富贾,世家子弟,宗师高人等,都会拿出自己的拿手宝贝,用来和别人的宝贝进行估值,交换,变卖,或是赠予。

虽说是一个舞会,但其实也是一个宣示主权的机会,一场免税的大生意。

涵盖范围,包括灵丹妙药,术法符咒,改变命运风水的法器,法宝,护身符等等,应有尽有!

不过这是下半场的节目了。

一杯酒下肚。

沈思威的眼神,这才注意到江齐的存在。

事实上他早就注意到了。

只是一直没开口。

但是见魏子灵也没有介绍一下的意思,便主动开口问了。

“子灵小姐,你身边这位朋友……有点面生啊?不打算介绍一下新朋友大家认识一下吗??”

“这……”

魏子灵一开始的确是不打算介绍的。

因为,今天晚上,舞会现场,人实在是太多了!龙蛇混杂,牛鬼蛇神齐聚!

包括东城阚家,阚飞龙,阚飞虎,阚飞豹三位兄弟以及保镖等等都在现场。

如今江齐之名在港岛更是如鲠在喉,声名远播。

多少人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此刻一旦说出来,不知道多少人眼神火辣啊!!

“怎么?子灵小姐带着舞伴来,却不方便介绍自己的舞伴嘛??”余光耀冷笑一声,直接添了一把柴!

所有人顿时提起了兴趣。

端着酒杯打量了江齐一声。

而后纷纷摇头。

更是有人道:“港岛不断,统共也就一千多万人口,能站在魏家大小姐身边,做舞伴的年轻人,没几个吧?”

“这个年轻人,的确面生……”

没办法了。

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魏子灵长出口气,道:“各位前辈们好,我来介绍一下,他的确是子灵今晚上的男伴,他叫江齐。”

“江齐?”

“什么!?”

“滋……”

“他就是江齐??”

“江齐……新晋财阀的幕后主使,内地竖子,来港岛踏平鲁家,搞的云波诡异,港岛一片震动的小年轻……”

“原来是他……”

此话一出,如魏子灵所料想的那样,几乎所有人,包括沈思威的眼神都变了变。

紧接着,一番嘈杂议论之后,所有人,唯恐避之不及!!

都要跟江齐站远一点!

万万不敢靠近……

人群之中。

阚飞龙,阚飞虎,阚飞豹兄弟三人,更是顿时握紧了拳头!!

“这个女疯子魏子灵,是想要干什么??我阚家都已经放出消息必杀江齐了!她居然还这么招摇撞市的把人带到游轮舞会上来??”

“太过分了!!这个魏子灵分明是没有将我东城阚家放在眼里嘛!!”阚飞虎更是气呼呼大吼了一声!

“二弟……”

倒是阚飞龙拦住了他:“你不要激动……说好了我为侄子报仇,这件事情你就不要管了,沈少爷的游轮舞会上,不要闹事扫兴……”

“好,大哥。”阚飞虎深深点头,眼神中怒的喷火!!

杀子仇人就在眼前,岂能不怒?

……

所有人,避而远之!!

江齐和魏子灵二人,原本人人拥趸,都想要靠近点,一睹芳容,嗅一嗅魏子灵身上的香气。

可,一说那人是江齐,谁敢靠近?

气氛顿时陷入了无尽的尴尬之中。

余光耀站在沈思威后面,冷冷笑了笑,喜闻乐见。

心中暗道:“原来是江齐……呵呵,怪不得呢!!这个魏子灵,还真是跟这个家伙不清不楚的搞到一起去了……只不过,可惜了,江齐怕是活不长了……你这小娘子,还没结婚就要守寡了……啧啧……”

“果然是红颜多薄命啊,先是和鲁家定了娃娃亲,现在又和内地一个竖子不清不楚,再过段时间,江齐一死,三姓家奴,你魏子灵岂不成了万人之骑了?”

事实上,这些话,不仅仅是余光耀在暗想。

所有人都在这么想。

只不过,没有一个人敢正大光明的说出来罢了。

“好了好了……”

这时候,沈思威冷笑着摆了摆手。

一副事不关己,把控全场的模样。

“既然是子灵小姐的朋友,既然来我沈思威的游轮舞会捧场了,大家就都是朋友……喝酒喝酒……”

沈思威一句话,紧张压抑的气氛逐渐松动下来……

“来来来,喝酒喝酒……”

“老王,今天带了什么宝贝出来啊?赶紧拿出来给大家掌掌眼啊……”

“老胡,你家祖传的丹方,今年还不打算拿出来啊??又是拿几枚丹药出来,你这年年限量,年年涨价,不厚道,不厚道啊……”

很快,所有上流社会圈子打成一片,至于魏子灵和江齐,则是被所有人默契的晾在了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