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家?呵呵!”

刘志涛笑着摇了摇脑袋,嘴角挂着不屑的笑容。

“刘颖你是真蠢还是假蠢!你到现在还觉得我所做的一切是为了刘家?”

“刘颖你给我听好了,我对你刘家没有任何兴趣!”

“我要的不过就是你们家破人亡!”

“要给我妈报仇!”

说着。

刘志涛握紧匕首。

直接就将刘剑的右手给砍了一下。

“磁!”

一股鲜血

从刘剑右臂的缺口处喷了出来。

血流溅射的四处都是。

“啊!”

刘剑发出了一道痛苦的喊叫声,捂着自己的胳膊,疼的死去活来。

不过。

刘剑并没有抱怨刘志涛,而是一个劲的催促刘颖去死。

在刘剑看来。

自己现在受的这么多罪。

那都是刘颖的罪过。

是刘颖不愿意替自己去死。

“你这个臭婆娘赶快死啊。”

刘剑咒骂道:“你非要眼睁睁的看着我死了,你才善罢甘休吗?”

“口口声声说爱我,不就让你做一点牺牲吗!推三阻四!你可是我母亲啊!”

刘剑扯着嗓子。

要是光听声音,不听这内容的话。

不知道的人恐怕还以为刘剑和刘颖有什么血海深仇!

“呵呵。”

刘颖自嘲的笑了笑。

看着刘剑的双眸一时变得有些陌生。

在这一刻。

刘颖发现自己根本就不认识眼前的刘剑。

陌生。

仿佛。

刘剑就是一个和自己毫无关系的陌生人。

根本就不是那个养育了这么多年的亲儿子。

“你去死啊!去死啊!”

见刘颖还站在原地。

刘剑不由又催促了两声。

在刘剑心中。

只要他能活下去。

无论是谁

都能牺牲。

刘剑的这一句句话。

那就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样。

刘颖低着头,嘴角露出了苦涩的笑容,心如刀绞。

为什么……

你可是自己的儿子啊。

你可是我的亲骨肉啊。

却一个劲的逼着自己这个当妈的去死!

我为你付出了这么多。

你知不知道!

这些话。

刘颖已经说不出口。

刘颖身形踉踉跄跄,站都站不稳。

“诺。”

刘志涛将地上的白绫捡了起来。

嘴角露出了一丝戏虐的笑容。

“自己动手吧。”

刘志涛知道。

刘颖的心理防线已经崩溃了。

别人说的话。

也许不管用。

但是刘剑的话。

那就像是一把利剑。

直插刘颖心口。

“我自己来。”

刘颖抿了抿嘴,从刘志涛手中接过了白绫。

“自己找个好地方。”

刘志涛坐在了沙发上,神色坚毅。

刘颖没有理会,而是直接将白绫悬挂在了刘剑头顶的吊灯上。

刘颖看向了一旁的徐子匡,“帮我搬张椅子过来。”

“夫人。”

徐子匡摇了摇头,“你可别信这小子的鬼话!有我在,谁呀杀不了你!”

“呵呵。”

刘颖苦笑了两声。

“搬过来吧。”

刘颖的心已经死了。

她现在就像是一座行尸走肉。

没有了自己的灵魂。

刘颖把自己的一切都献给了刘剑。

可结果呢?

落的这样一个下场。

“夫人。”

“别说了。”

刘颖打断了徐子匡的话,踩在椅子上,看了一眼刘剑,随后将视线放在了刘志涛的身上。

“你别得意的太早!”

“你的下场肯定会比我还要惨!”

“哈哈哈哈!”

说着。

刘颖就将脑袋搁在了白绫上。

刘颖一脚将脚下的椅子踢开。

“呜呜呜……”

整个人悬在半空中不停的挣扎。

十分钟过后。

刘颖翻了个白眼。

身子一动不动。

全程。

刘颖没有发出一声惨叫。

刘颖就算是死。

死的也要光彩。

“啊。”

吴秀英看着悬挂在白绫上刘颖,吓的是面色惨白。

吴秀英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死在自己面前。

不过。

最让吴秀英感到害怕的是。

她担心。

现在的刘颖。

就是以后的自己。

毕竟……

当初自己是那般欺负刘志涛。

什么样难听的话都说的出来。

这刘志涛要是报复起来的话。

自己岂不是完蛋了。

想到这。

吴秀英扯了扯吴婷婷的衣角。

“女儿啊,我之前……之前可都是为了你们好啊。”

吴秀英咽了咽口水,心虚的说道:“真的,你要相信我啊。”

“妈,你放心吧。老公他不是这样的人。”

吴婷婷拍了拍吴秀英的手背,轻声安慰。

“哎。”

吴秀英忧心忡忡的叹了口气。

视线又再次放在了刘志涛的身上。

刘剑看着悬在自己头顶的刘颖,心中没有丝毫的愧疚。

反而显得有些兴奋,有些……迫不及待。

“刘志涛……不,哥哥……她现在已经死了,你是不是可以放我离开这里了?”

刘剑激动的说道:“你之前可是答应过我的。”

“他的命要留着。”

没等刘志涛开口。

站在刘志涛身旁的刑宁提醒道。

“你这句话为什么不早说!”

徐子匡一愣,怒不可解的问道。

要是刑宁早说这句话的时候。

刘颖也不会死。

“我做事,要你管?”

刑宁轻呵了一声。

“噗!”

就这一声。

让徐子匡直接吐出血来。

整个人半跪在了地上。

看着眼前的一幕。

刘志涛心里不禁感到有些震惊。

刑宁的实力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离开。

“这是老爷子的要求。”

刑宁瞥了一眼刘志涛淡淡的说道:“不要让我为难。”

“明白。”

刘志涛微微颔首,随后看向了刘剑。

“我这个人说话算话,既然说放了你,那我就绝对不会食言!”

“真的吗?”

闻言。

刘剑面露喜色。

“不过……”

刘志涛话锋一转,“你恐怕不能出现在刘家,而应该回到监狱!那里才是你该待着的地方。”

“什么?”

刘剑一愣,苦笑着摇了摇脑袋。

“哥,能不能给条活路?那地方真……真不是人待的!”

刘剑刚从那鬼地方逃出来没多久。

想要让他再进去。

真的是太残酷了。

“哥,我求求你了。”

刘剑因为腿废掉了,就连跪都做不到,只能趴在地上苦苦哀求。

“别让我回去,你让我做什么都行!真的,求求你了。”

“反正……反正我也是个废人。”

“我就算回去,对你也不会造成任何影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