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萧又嘱咐了凌千雪几句,便微微一笑转身离开。凌千雪这顾娘在她认识的女生中颜值绝对可以排前三,甚至可以说是跟冯依依不相上下,各领风骚。

  林萧收拾了一下东西,明天可就是周六了,刚好轮到他休息。这也是之前一直跟院长说好的,周末他要陪着林婉儿。以两人的关系,韩龙山自然欣然应允。

  不过这两天倒是有些忙,都看不到孙馨馨了。这小妞刚转正过了,估计也正忙着跟护士房那些护士们打好关系,看不到人也算是正常。

  收拾完所有东西,林萧便来到地下停车库,上了他那台心爱的小面包。

  “我心爱的小面包,你虽然跑不快,但只要骚起来,都看不到你车尾灯~”林萧一边哼唧着,一边驱车离开。

  虽然前有修炼者的危机顶在前面,但林萧心里却不仅没有压抑,反而还轻松了许多。人活于世,臭麻烦事总也处理不完,不如心态好一点。

  多看看自己身边的人和事,才能尽可能多的感受世间的美好。

  林萧漂了一眼时间,已经是晚上七点了,华灯初上,但离这小妮子放学还算晚,不如跑到市场买点菜,今天晚上亲自下厨给她做顿好吃的。

  林萧将车拐弯,准备前往市场,却突然看到迎面飞来了一根铁棒,轰的一声砸碎了挡风玻璃。

  “我日尼玛~”林萧嘴角有些抽搐,连忙将车身侧面稳定住,稳稳的停到了路边。

  林萧刚要下车,旁边的小巷子里就不由分说的冲出来一堆人,各种家伙事都有,一顿爆炸车,还有两个专门放车胎的,彻底将这台五菱神车给干报废了。就连林萧自己,身上也被玻璃碎片划了不少道口子。

  林萧脸色彻底黑了,要是说之前那一铁棒还有可能是他被碰巧牵连到了。那这么明晃晃的砸车,看样子是有人纯心想要找他的麻烦啊!

  “难道是那个修炼者?”林萧心中刚升起这个想法就又被自己抹去了。

  先不说冯依依还没有将他怀揣宝贝的风声透露出去,就算真的是那人得到了消息赶来,也不可能用这么低端的方式啊!

  对付堂堂隐龙队长,搞一些小混混来,除了恶心人也没有别的用处啊!可是除了那位,他又得罪了谁呢?

  “不会是张红军吧!”

  林萧刚一想到这个人,就忍不住暗骂了一声。真是贱人多矫情,林萧都没提这事,凌千盛更是没到处功夫来处理他,他反倒是先跑过来找自己麻烦了!

  林萧赶紧打开车门下车,直接一脚将离他最近的混混踹飞,冷眼盯着那群混混。

  “你们是谁?我跟你们好像无冤无仇吧!”林萧冷声开口道。

  被林萧踹起来那个混混赶紧占了起来,立马跑到了人群中的西服男后面。

  林萧将目光转过去,这个一身西服,却剃着个大光头的男人明显是他们的领头的了。

  这光头虽然穿着个西服,好像文质彬彬的,但却极为壮实,尤其是双手手指关节的地方有着不少老茧,应该是个常年打架的老手。

  光头男冷哼一声,“老子叫宋大龙,你跟我是无冤无仇,不过有人付了钱让我们好好修理修理你,那我们自然就有仇了!”

  林萧眉头微挑,看来事情跟他猜测的已经八九不离十了。对付这种事情,林萧还是再有经验不过了。

  这群混混的本质就是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拳头硬的。

  林萧伸出三根手指道,“我现在给你们三秒钟的时间考虑,要么抓紧给我拿二十万块钱出来,把我的车钱给赔了。要不然就是我把你们全部揍一顿,再给我拿二十万块钱出来!”

  林萧做事那可是有原则的很,不该拿的钱一分不拿。但是想要从他这占到便宜,天王老子也要好好掂量掂量。

  宋大龙听了这话,差点没捂着肚子弯腰笑过去,“小子,你说什么东西?让我给你赔钱,你认没认清现在的形势究竟是怎么样的?看来还真让姓张那家伙说对了,小子你狂的没边了啊!”

  “2!”林萧收回了一根手指头。

  宋大龙脸色转黑,直接大手一挥道,“兄弟们给我上,先把这小子手给掰折了,还敢在我面前数数,我让他下半辈子都数不了数!”

  宋大龙话音刚落,一群混混就直接拎着手里的兵器冲了上来。

  “给过机会,是你们自己不要的。”林萧一歪头,身形一闪便冲了出去,直接抱紧面前一个混混甩了出去砸倒一片,顺手拿过一根铁棍。

  紧接着,铁棍再度出手,专打小腿,肋骨这两个地方。林萧虽然很生气,但也没有跟这群混混动杀心。毕竟在都市中,打架斗殴还能解决,杀人那可就是大问题了。

  不过这两个地方也有一点好处,铁棒加上他的力道足以瞬间让人失去战斗能力,起码在医院躺上个十天半个月,作为惩罚在合适不过了。

  一秒一个,林萧出手十分精确,现在一共二十二个人,从林萧出手到结尾,也只是用了二十二秒,全员到底,只剩下宋大龙一个人在那站着。

  宋大龙彻底愣住了,甚至倒现在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也太扯淡了吧,二十多个人还都带着家伙,却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就全被撂倒了。

  而且每一个伤势都基本相仿,断骨头却没有任何生命危险。这种身手,就算是那些打黑拳的大佬也做不到吧!这简直不是牛逼,已经是变态了好不好!

  再反观林萧,身上虽然有着不少血迹,但那些血迹都是被一开始的玻璃片所划伤的,跟他们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啊!

  林萧把铁棍随手扔到地上,抻了抻脖子,这种战斗对他而言实在是连活动筋骨都算不上。

  林萧逐步走到宋大龙面前,轻声笑笑,“宋大龙?送大龙,你爹妈挺喜欢打游戏的吧!”

  “啊?”宋大龙愣了一下。

  “我还要赶着别的事情,既然你不听话,那我就让你听话了再说。抓紧给我二十万,然后告诉我是谁指示你这么做的。要不然,我就让你全身上下的骨头,全部断掉。”

  林萧这话说的平淡,但无形的杀气瞬间喷涌而出,将宋大龙包围的严严实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