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位家主,我家小姐亲自下的命令,希望你们能坐上她所派人连夜缝制出来的轿子,此去路上漫长遥远,怕二位承受不住。”

韩枫站在一边,听见这番话之后,只是微微的调了一下眉头,似乎感到非常不满,但是终究没有开口。

银轩虽没受到邀请,但是毕竟把自家徒儿送出来听见奴仆的这番话,却是微微冷哼一声。

“摆的好大一副架子,就是不知道你们还剩多少精力能够让你们上面那位主子如此折腾。”

说话的奴才顿时脸色一白,看了一眼始终没有下来的南宫问,自知理亏,便不再言语,慢慢的退到后面了。

最后韩氏父子还是坐上了自己家的轿子,让人白白的送来,又白白的还回去。

直到到达了北派剑神宫的门口,轿子才晃晃悠悠的停下。

韩枫在车上闭眼修炼,实则精神力覆盖了周围一公里的范围,生怕路上有什么埋伏。

出门之前他的右眼皮一直在跳,总觉得今天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然而这一路上风平浪静,让他忍不住怀疑自己是否有在多想。

直到他看见了北派剑神宫的全貌之后,忍不住愣住了。

韩震北小时候从没有少对他夸赞自己这位多年的老友江清风,一直说对方的品味如何如何的高尚,和自己非常处的来。

只是今日所看见的这北派剑神宫却是一片花团锦簇,看起来好不奢侈。

虽说看起来华丽无比,却没有文人之间的那种气氛和优雅,让人看起来觉得非常的掉档次。

韩枫下意识的回头去看韩震北,对方的脸色早已经是青一阵白一阵。

半饷似乎是察觉到了自家儿子的视线,他才冷冷的憋出了一句,“这丫头片子真是胡闹之极!”

跟着在一旁伺候的北派剑神宫的下人,听见之后,身子微微一顿似乎是有些赞同,但是在惧怕些什么没有多说,便默默的退下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这一路上下人们对他的招呼似乎更加周到了。

江颖虽说自己亲自送出了请帖,但是总要装腔拿调,坐在主殿中等着二位贵客,慢慢的走进来,才肯挪动一下自己的屁股。

“韩叔叔,韩哥哥,你们总算来了,可知道我有多想你们见你们一面真不容易。”

江颖像是一个天真活泼的小女孩一样跑过来,可是二位却纷纷避开。

似乎是经历了不少变故,江颖最近的打扮越来越成熟,看起来似乎带着几分妖娆,只是在韩家父子的眼里只会让人觉得作呕。

“说了许多遍了,我没有你这种妹妹,不要乱认哥哥!你的长辈听见之后,他是不会开心的!”

韩枫意有所指,有心试探,果不其然就看见江颖原本娇俏的面容微微的开裂,像是一直伪装好的面具,此刻被人无情的揭开。

韩震北听见自然自己家儿子这么问了,也就跟着开口,“你父亲呢?我们许久未见想要下一盘棋切磋一下技艺。”

江颖脸上似乎快挂不住了,她简直要怀疑这两位父子是否是故意的。

幸好这时下人及时出来解了围,她才不至于如此难堪。

“二位,想必你们赶了一路的车,此刻已经饿了吧,请随我去正殿用膳。”

出面说话的是和南宫问如今摆在同一地位的另外一位长老,龙傲天。

韩震北一看见他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韩枫是知道其中缘故的,自家父亲年轻的时候和江青峰是好的不能再好的挚友,偏偏这龙傲天心怀不满,几次三番的想要插足二人的友谊。

这也就罢了,听说他还试图曾经勾引自己的母亲,不过最后以自家母亲爽快利落的两巴掌结束。

韩枫想起这个心中也膈应,上前一步挡在了自家父亲和龙傲天之间。

“说到这儿,我似乎很久也没有见到南宫问叔叔了,刚才他在轿子上一直不肯下来,能否让我看一下他呢?”

韩枫说这话的时候,很敏锐的察觉到龙傲天的眼角抽了一抽,眼神中闪过几丝慌乱。

这下子他基本确定这北派剑神宫出现了内乱,南宫问和江清峰恐怕已经被囚禁了起来。

刚才那位坐在轿子中迟迟不肯下来的南宫问,恐怕也只是一个挂名的冒牌货罢了。

江颖心中猜测这两父子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脸上强行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正要开口说话,突然之间一个苍老沙哑的声音插了进来。

“原来你的儿子已经长了这么大了吗?”

听见这个声音之后,在场所有的人都身躯一震,缓缓的转过头去,看向了正殿的大门口。

一个身影支撑着拐杖站在门口,她的面容看起来十分清秀,却又带着至深的疲惫。

韩震北忍不住惊呼出声,“清风,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韩枫却很快从惊讶中回过神来,转头去看龙傲天和江颖。

果不其然,二人的脸色瞬间就苍白至极。

“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江颖似乎是刚刚回过神来,猛然之间发出了一声尖叫。

尖锐的鸣叫让在场的人都感觉到略微不适,但是这其中的内容却让韩震北脸色彻底黑了下来。

“江颖,我之所以待你这么好,全都是因为你父亲的原因,如今你一而再再而三的作死,那么我也就不必放下脸面与你打交道了!”

韩枫听见这话就知道自己父亲按捺不住想动手了,忍不住摩拳擦掌。

只是没有想到变故在这一瞬间发生。

龙傲天似乎是觉得事情败露,对他现在的处境造成了极大的不利影响,在所有人都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之前,率先用一招瞬间移动,从众人面前消失。

韩枫在一瞬间感受到了极为强大的灵力震动,明白了,忍不住惊呼出声,“江叔叔快避开!”

可是已经晚了,龙傲天瞬间就出现在了江清风的面前,一把匕首已经深深的插在了他的小腹之中。

“哐当!”拐杖落地的声音深深的刺激了韩家父子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