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紫云之内出来的金芒劈中两次,我真是气的了不得,身体各处的疼痛无以复加,呲牙裂嘴地落在地上,脚下都有点儿站立不稳。可是这个时候,那紫云之内又传来一声炸响。

  得,这肯定是又要劈我一下,我还是别逞能,想法躲躲再说吧。实在是太疼了。

  大家知道的,前面为了给赌鬼军师搞登基大典,我的聚仙鼎并没有挂在脖子上,而是摆在了高台的中央,我至今不会像宋韩冰似的可以把聚仙鼎变大又变小,所以聚仙鼎摆在偌大的高台上,看起来是很滑稽的。

  /酷。匠K。网正●@版“首gH发

  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现在手中除了蟠桃木剑之外,再没有别的什么法器来对抗紫云对我的狂虐,见到第三记金芒又要劈下,我不敢再迎着往上去了,当下天玄剑步陡然发动,直冲聚仙鼎而去。

  关键时刻,我还是想拿遮天符来应付,经过我的一番修炼,三千三百张遮天符幻像已经可以搞出来了,这番以假乱真,不知道能骗过紫云不?

  我估计我肯定是狠狠地得罪过这紫云幕后的人,不然丫不会这么玩命地折腾我——我还未到聚仙鼎边,那金芒再度劈在了我的身上,我脚下不稳,生生地摔了个嘴啃泥,连手里的蟠桃木剑也因为惯性失落了,脑子都被劈的有点儿懵,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就特么没有一处不疼的!尤其是小腹处,那股刺痛简直让我想死的心都有。

  那里是我的丹田所在,因为这格外的痛感,我不得不分神内视丹田,然后就被自己丹田内的景象给惊呆了——丹田之内,不知何时已经积聚了满满的金色物质,粘稠的糊状,就跟当初红蛋破丹成婴的时候一般景象。

  不够完整的红蛋换了地方,又委屈地躲到丹田的一脚去了,而阿紫却早已消失不见,我猜想,它肯定是融入到这金色的粘物之中去了,莫非也要破丹成婴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还得谢谢头顶的紫云。

  只是我想不明白的是,阿紫是紫色的,如果破丹成婴的话,也应该是紫色的粘物才对,却为何是金色的哩?

  因为内视有些发现,所以当我听到紫云之中再度炸响一声的时候,也就犯了难:我到底是躲还是不躲呢?如果丫真的是在助我破丹成婴,我要躲开,那可就逗了逼了。可丫要是杀我,我要不躲生挨劈,谁知道后果又会是啥样的?

  而事实上,我的这个犹豫完全是没有什么卵用的,因为那金芒已经劈过我三次了,我次次想躲,哪次躲开了?就是在这样的犹疑之中,我第四次被金芒劈中,那个时候,我的目光还在内视丹田,也就是在这一刻,我终于看清,丹田之内多出来的这些金色的粘物,正是劈我的金芒入体所致。

  这一下子劈中,丹田之内的粘物立即就更加充盈起来,丹田又一次感受到了要被撑爆的感觉。身体剧痛不已,那种痛感已经让我的脑子有些反映不过来了。脚步也滞涩的很,本能地朝着聚仙鼎的方向挪了两步,随即就再次嘴啃泥,想要起来都不能了。

  这个时候,紫云之中再度炸响,第五记金芒又要来了。我心里觉得好悲催啊,就算丫是助阿紫破丹成婴,那你也好歹看看我的丹田能不能承受了好吧,这一下比一下猛地劈来,不怕把我彻底劈死吗?

  忍着脑海中仅有一丝清明,我先是与之前的阿紫沟通了一下,所以又沟通了一下红蛋,想让它出击,好歹为我减轻些压力。

  红蛋听话了,我心念这么一动,一股狂暴元力陡然就自红蛋的身上散发了出来,这一散发,顿时就搅动了丹田内那些金色的粘物,流转了起来。我突然想到,之前红蛋破丹成婴的时候,金丹化作的红色粘物始终都是流转着的,而这一次,这些金色的粘物一直都是静止的,除了微微的波动,并没有任何流转的迹象。

  在狂暴元力的参与下,金钻粘物按照顺时针方流转了起来,这个时候,第五道金芒应声而至,又是直入丹田,我身体剧痛的同时,隐约听到了一声很微弱的“咔”声,再看丹田,包裹着那些金色粘物的一层表皮上竟然出现了一道道细小的裂纹。

  妖兽啦,丹田要被撑爆了吗?这要是撑爆掉了,红蛋和阿紫去哪儿?丹田还是丹田吗?我会不会死呢?

  心里一紧张,脑海中立即就又清明了几分。我觉得不能这样坐以待毙,咋也得想个办法才是。突然想到雷祖说过,如果我在道域之内的话,天罚是不罚道的,所以当下心念一转,急忙将自己沉入了道域之中。

  进入道域才发现,这里竟然也早已发生了变化,原本五颜六色的大千世界,此时也变成了一片金色的海洋,视觉体验倒是显得富丽堂皇的,可是我心里却有一种特别不祥的感觉,那紫云内的金芒不仅能入丹田,现在连道域都能侵入,这说明,天罚不罚道这件事并不好使。

  果不其然,虽然我沉神入了道域,紫云中的第六记金芒再度准确地劈了下来,不同的是,前几次我是被劈的趴在了那个高台上,而这一次是被劈趴在了大千世界中,痛是一样的痛,懵是一样的懵,抬眼望去,啥道域不道域的,就这么一瞬间,我竟然被生生地从道域之中给劈出来了。

  强烈的疼痛耗进了我的最后一丝力气,当下能做的也就只能是听天由命地等死了。我努力地翻了个身,看着天空中的紫云,提着仅有的力气骂了一句:“我XXX,你丫整我也不打招呼,算什么玩意儿。”

  我的声音其实是很低的,但那紫云仿佛听懂了一般,第七声炸响响起来的时候,我愕然见到,我的蟠桃木剑竟然无主自动,剑尖向下,径直往我的丹田部位刺了过来。

  是了,凌霄说过,但凡我有不敬天道之举,蟠桃木剑自会惩罚于我,只是没有想到,这货竟然也懂得雪上加霜吗?早不出手晚不出手,现在我丝毫动不了了,它也要来补一刀?

  蟠桃木剑未至,丹田处又是一声“咔”,大概是丹田彻底被爆了吧。而这个时候,第七道金芒和蟠桃木剑同时落在了我的身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