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到升子屯这件事儿引起了不少的震动,是因为我背着一个体型超大的狐狸,大家都来看热闹。我跟他们说这是狐仙,本事了不得,然后大家都信了,说我神叨叨的……

  一应废话不详述,那会儿升子屯人已经有很多有钱人了,老铁就是一方富户,捣腾了几年服装,开上自己的小卧车了,他开车一路把我们送到了省城。

  我没给谁打电话,大哥大倒是还在聚仙鼎里,但是,你以为进了阴司半年了,还能有电么?

  回到家的时候,母亲已经在家里等了,我在升子屯发金子的事儿已经传到了她的耳朵里,所以她提前请了假下班回来,没有嘘寒问暖,却是审了我半天,以为我离开大半年干啥坏事去了,怎么整那么多金子。崔银琦和花竹筏她们都在,忍着在一边偷偷看着我被母亲审问,一个个抿着嘴偷笑。

  母亲审完了,家里又来了几位客人,春姑、花夜等等,张晓雨竟然也来了,不跟我说话,一副傲娇模样,但脸却通红。我觉得这货估计是情动了吧,打了个招呼完事儿。

  C酷匠^&网}'正版RN首0v发8

  小肆果然长成大姑娘了,身板条儿透着一股青春少女的灵动,我留了一些道术典籍给她,平时主要教她的也是春姑花夜她们,检验了一下,小丫头学的倒是挺认真,就是脾气不好,指责我是甩手掌柜啥的。

  我内视小肆的魂天魄地,鸿蒙之气依旧,我尝试过跟鸿蒙之气联系,然并卵。所以就在想,凌霄不知道在哪里。上次留了个没节操的谜语给她猜,之后我就入了阴司,这也是大半年没有见着过了。

  众人寒喧了好一阵,丢爷满足地吃到了拉条子,大家散去的时候已经是大半夜了,晚上怎么睡觉的时候头疼了很久。还是母亲英明——黑娃儿自己住宾馆去,晚上谁都不许出去。

  好吧,这倒是省了我兼顾不到的烦恼了,苦逼地自己去宾馆,躺下没多会儿便有人敲门。来的是崔银琦和花竹筏,说是丢爷让来的。嘿嘿,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母亲也是挡不住的。个中美妙,不多说了,小别胜新婚,久旱逢甘霖,总之累死爷了。

  次日去了花子门一趟,跟春姑花夜俩讨论老叫花子有可能在哪里投胎的事儿,算算时间已经四个月了,我琢磨着好找着他,以后收个徒弟虐虐啥的,也挺得。春姑花夜基本一宿没睡,哭来着,这个时候都商量好了,要给抬胎后的老叫花子都当干娘……这样真的好么。

  至于到底上哪儿去找,我们还没有啥头绪,我原本是想着见着秦广王的时候问问来着,结果这一来二去的,基本没有啥机会。

  在家里就呆了一天时间,我惦心着廉颇会不会出现“李梁到此一游”的山洞里这件事儿,所以想赶着回去看看。而且,还有一事——我们回来的时候好巧不巧的,是七月初八。也就是说,离这一年的七月十五鬼节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我觉得这中间怕也是有些联系的。

  七月十五鬼门开,是我们再入阴司的好时机,去祁山看一眼之后,我们还要赶着去中原某省,以便再度入阴司。

  然后,祁山依旧,山洞依旧,青龙元木殿没了,我费尽心思布下的阵法一点儿卵用没有,留在地上的“廉颇前辈吃狗屁”的纸条还在,旁边却多了一根竹签,上面写的是:“谢李梁前辈狗屁,廉颇已吃。”

  然后我就傻了眼了,关于青龙元木殿的事儿就此成了死循环,就跟鸡生蛋蛋生鸡假的,搞不清楚到底这青龙元木殿到底是我给廉颇的呢,还是廉颇给我的,至于它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就更搞不清楚了。

  令人头疼的事儿想不通,就不想。我把纸条和竹签收起来,在观灵寺再拜了三清祖师,而后给李亚东打电话,一行人坐专机前往中原某省——李亚东又升官了。

  还是千槐绝阳阵,还是鬼门关,却不跟第一次闯的时候那么费事了,我进入千槐绝阳阵后就与众人分开了,然后一路往前走,期间一点儿阻拦都没有遇着。及至鬼门关前,已是三日之后,与众人汇合,除了萧玉儿之外,其她人的情况跟我一样。萧玉儿首入阴司,整整闯了七十二关,比当初的胡煜童多闯了一倍。

  呜咪已经变身回来,她一入千槐绝阳阵之后,身体状况便很快恢复了,只过了一天时间,就行动自如了,只是有一点——她始终觉得自己心口疼痛,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隐隐地刺着一样。我的天眼能看到她的心脏,却看不出有什么异常,这成了一个隐疾。丢爷倒是没事儿,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情况。

  大家在梦忘川前齐集,略微修整一番,便打算入鬼门关。这个时候,两位故人突然出现——星华法士和凌霄。

  她俩似乎是约好的一样,先是星华法士,她在我得到柳叶观世音菩萨像前打坐,我入殿参拜时他就已经在那里了。

  我见之,急忙恭身施了一礼,星华法士淡然开口:“等你许久了,阴阳童子辛苦了。”

  听这老货的意思,他似乎一切都尽在掌握一般,我问:“星华法士知晓我在阴司的一切遭遇吗?”

  他却是不答,口呼了一声道号之后开始装波依:“阿弥天尊,阴阳童子旷世而立,敢为人所不敢为;独步古今,敢当人所不敢当。千古奇局,破之有望;万载迷踪,疏之有道。我佛慈悲,当度千般厄,不必入地狱;天道有变,可消万古愁,必斩三世缘。无量寿佛。”

  我心说你丫神叨叨的说这一堆都是嘛玩意儿啊,就不能整明白点儿?当下谦恭地问:“黑娃儿愚钝,还请星华法士明示。”

  星华法士继续装波依:“阴阳童子有樊篱一支,贫僧借之一用。”话一说完,也不经过我同意,大手一招,樊篱已经被这秃货从聚仙鼎里拿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