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理解,一个刚刚变的十分强大的胡煜童,在面对敌人时那种强大的自我膨胀意识,其实我也是这样,每当自己进步一分,就会立即想着找个对手练练手,胡煜童平日里被我们打压的太狠了,现在这样的反弹也是正常的,当他冲进阵去的时候,我仿佛从他的背影里看到了一行字:“都闪开,我要装波依!”

  因为我对危险的预感一向十分准确,因此当看着胡煜童冲进阵去的时候,我心里顿时就是一紧,也顾不上许多了,先回身对其它人交代了一句,无论发生什么,都千万不要入阵,继而也一咬牙,手持虎爪勾子紧随着胡煜童而去。

  双脚一踏入阵中,刚才还在我眼前牛波依闪闪的胡煜童便消失在了我的眼前,而我,瞬间便陷入了浓黑的阴气之中,这阴气的浓重程度,远远比那天在落鹰潭底见到的还要大厉害,与上次一样,经过了短暂的不适,阴阳一体的血脉很快便调节好了我的身体。

  我没有什么不适了,但心里却是再度一紧,为胡煜童的安危捏了一把冷汗——当时进入漓沅洞时,那股极为精纯的阴气使他难以深入,我不知道进入此地的他,会不会遇到同样的难题。他是极阳童子,天生与阴气相冲,这一点大家都是知道的。

  虽然担心他,但我当下却没有什么办法去救他,与之前在阵外的情形不同,此时的我身处阵中,天眼也只能看到前方几十公分的东西,入眼之处,除了浓黑的阴气之外,便只剩下了森森白骨,阵眼中的将台在哪里,八门又在何处,则完全失了方位。

  这种时候,最忌讳的便是忙乱,我知道,那无极天尊之前极尽激将之能事,就是想将我引入阵中来,如今我已经进来了,接下来要面临的,恐怕就是他的一系列手段了。

  我手中抓着虎爪勾子,谨慎地前行着,另一手探入到聚仙鼎中,快速地画着大量的炼魂符,有道是万变不离其踪,无极天尊的八门金锁阵再牛波依,也依旧是靠着这些残魂残魄作为阵基,只是这番数量实在是太多,再加上聚集了阴气,才格外难缠些而已,我心里的计较是,对付这些残魂,用七星符神马的就是高射炮打蚊子,反而炼魂符这样简单实用的符篆可能更好使些。

  更新t@最L☆快上酷q匠网F:

  只是,如此众多的残魂残魄,对符篆的量要求也就是巨大的,我在聚仙鼎中摸索着一连画了十数张,盘算着还远远不够的时候,耳际便传来了一阵阵人喊马嘶之声,那一刻,我仿佛置身于一场冷兵器时代的战场一般,震天的杀声,与战龙棋阵内的景象一般无二。

  只是,依旧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索性闭起眼睛默默地感应了片刻,努力让自己的脑海中变的清明起来,感受着冲我奔腾而来的人马,下一刻,我陡然睁开双眼,虎爪勾子当先舞着绝情剑决劈杀出去,同时,探入聚仙鼎中的手陡然打出了刚才画好的数张炼魂符,随后二指一掐,炼魂决同时出口,顿时,喊杀之声立即变成了凄叫声,在浓重在的阴气之中,我看不清炼魂符是如何杀敌的,但通过这声音我判断的出,我的这番打法是对的。

  当下信心大增,脑海中急转着,按着之前判断好的方位一路冲去。

  《三国演义》之中有这样一个剧情,当初曹仁领兵攻打新野时,摆的就是八门金锁阵。当时刘备的军师徐庶处子秀,着赵云领只领五百精骑,从八门金锁阵的景门杀入,生门杀出,曹仁费了好大的劲儿布成的万人大阵,就被这五百人给搅和乱了,随后便有刘关张带大部队杀来,曹仁兵败,还受了伤。

  这个剧情一直在我的脑海中,适才初见八门金锁阵的时候我便想了起来,因此这一入阵,我便决定以此方法试试,先找景门,再从景门杀向生门,看看能不能把这阵给一样搅活乱它。

  、入阵之前,我便将八门的方位都记了个清楚,至于那一直游走的阵眼,因为暂时想不明白其中的关窍,便只好先不去管它,我一手挥着虎爪勾子,天玄剑步和绝情剑决轮换着开路,另一手则不断地画着、打着炼魂符,阵内凄声连连,我一时倒也没有受到什么阻拦。

  然而我这样奔行,足足有十数分钟的时间,似乎有无数的残魂残魄被我炼了,但它们却又像是永无尽头一般,我始终不曾走到景门,杀向生门就更遥远了。我脑海中一直想着对策,自打进入阵中以来,适才跟我说话的无极天尊便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始终都是在拿这些看不见的魂魄在跟我缠斗,而它自己却始终不曾露面。

  这是打算耗死我?我心中这样想着,手里还不敢停下,一边继续以之前的方法应付着,一边暗自琢磨:无极天尊这鬼货不在阵中显身,肯定是憋着什么坏呢,它既然牛波依吹的震天响,说是要让我亡命在此,就不可能不亲自动手。而如今这样耗着我,其目的无非就是两个:一是累死我,二是烦死我。

  说实在的,对付那些残魂残魄确实不费事儿,炼魂符画起来也很简单,所以,累肯定是累不死我的。但我这样一直被缠斗着,心烦是必须的,或许无极天尊就是在等我变得焦躁才会下手吧。人一旦焦躁了,就会对一些东西看不清楚,就有可能干一些冲动的事情,它定然是这么算计的。

  心做此想,便应此局,跟那些残魂残魄相斗太无聊,那我就设计把无极天尊引出来!当下想了想,一把将聚仙鼎中的炼魂符一次性全部扔了出去,在那些喊杀声中,我状若疯狂地大喊:“无极天尊,我问候你八辈儿祖宗,你丫是缩头老乌龟吗?到现在还不敢显身,是怕了道爷?你丫给我出来!”

  我没有再度以炼魂符对敌,而是一边骂着一边持着虎爪勾子直接向着掠至近前的残魂残魄战去,剑势狂猛,大开大合,完全一副撕X打架的痞子样儿。你不是想看着我焦躁失了主意吗?那我就演给你看!

  我一边这样扮着神经病,脑海中却是始终警醒着,在聚仙鼎的鼎口,鸿蒙仙枝的枝杈微微露着一点儿小头,一旦无极天尊突然出现,如果我应付不了,也好拿鸿蒙仙枝出来干丫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