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丢爷的威胁言犹在耳,但百感交集的我已经没有了一丝动情的心态,我的丢丢,她化形了,来的这么及时,来的这么意外,也特么来的这么彪悍。

  丢爷虽然已经化身为人,但是她的节操却得到了完美的传承,当她还是一只猫、一只老虎的时候,她说那些粗不啦叽的话尚可以忍受,然而当此时,她变成了一个大美女,一个看上去冷艳而高贵的美女,再说出那种话时便显得特别作死。

  我没有按她说的再侍候她,她也并没有真的阉了我。我们就那么紧紧地搂在一起,长久地吻着,兴奋地聊着,虽然也打打闹闹,但彼此心中的那种幸福感却是无以言表。

  丢丢化形已经有一会儿了,她和赌鬼军师一起进入了醉翁亭中,但她却是先一步醒了过来,一走出醉翁亭,她便已经知道了老叫花子的离去,以及听到了乱云渡中我们与九阴狸大战的声响,因此当先赶了过来,正好与我迎头相撞。

  她在这样的时候出现,不能不说是一场极为奇特的缘份,因为,故事的发展本来不应该是这样的。

  九阴狸散出了那迷情的迷雾,其实它的目的不仅仅是逃跑,而是还有一层——它要撷取我的精血为它所用,因为我毁了它的希望。

  原来那望夫桥的由来,正是九阴狸的缘故。

  九阴狸原本是在阳世修行了数千年的香狐,本来有得道成仙的机缘,然而一场情事却将它毁了。

  当年,刚刚化了形的九阴狸在阳世游历,在当时的冀州,也就是今日河北省一带,偶遇一男子,瞬间便被其英姿所吸引,追寻十数年,终于如愿以偿,就在它不再想着得道之事,想过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生活时,却正好赶上了道门与阴司的一场旷日持久的大战。

  九阴狸的意中人,姓赵,名子龙。继萧何之后的第六世阴阳童子。

  g}酷匠9*网2V唯《一正z版C,其}G他Q…都是盗*'版b{

  赵子龙为了铲除邪祟,单枪匹马闯阴司,几近几出,将阴司的邪祟杀的四处奔逃。谁知就在此时,一个极为不利消息突然在阴司和阳世同时传来:隐藏日久的第五世阴阳童子萧何突然现世了!

  萧何的出现,打破了阴阳童子前任亡现任生的铁律,无论是道门还是阴司,都同时被这一消息惊的目瞪口呆。

  最怕的当然是阴司的邪祟,一个阴阳童子就把它们折腾了个好歹,这同时出来两个,那它们就离彻底覆灭不远了。

  谁知,它们害怕出现的局面却并没有出现,而且恰恰相反,道门的格局因为萧何与赵子龙的并列于世而发生了改变,道门中人进入了一山难容二虎的内斗,虽然萧何与赵子龙二人并无嫌隙,甚至还想着联手入阴司,但无数的道门中人却自动地分成了对立的两派,一时间,内斗凭仍,一些阴司邪祟没能杀掉的道门宗师,纷纷倒在了自己曾经的战友的手中。

  道门因此元气大伤,萧何见状,将据传挑起两位阴阳童子之争的始作俑者、他自己的老婆宋韩冰冰封于万年玄冰之中,而他自己则再度隐藏,永远地消失在了世间。

  萧何走后,赵子龙一人担了铲除邪祟之事,然而在最后一次进入阴司之后,他在将邪祟彻底打败的同时,他自己也再也没有回来。

  九阴狸思夫心切,想入阴司寻夫。然而,因为它是阳世的活物,虽然化形,但并未得到道门的真正传承,所以它无法像赵子龙那样,可以在阳世与阴司之间从容来去。

  为了自己的爱人,九阴狸不顾一切,不惜化了自身数千年的道行,换了一个身死入阴司的机缘,在倒笔山,阴司最高的地方,九阴狸长久地等待着赵子龙的出现,并发下宏愿:恩君不至,咽河倒流。

  九阴狸的这份情深让道都为之动容,而这一个宏愿也应了验,阴司中由此出现了一座望夫桥,立于干涸的咽河之上。原本靠着咽河生存的阴司邪祟,不得不背景离乡,此处由此成了倒笔山上的一处绝地。

  断水绝户,这等恶事发生在了阴司。而阳世的道门先祖闻言之后,却是更加体恤阳世子民,便着人在九阴狸初遇赵子龙之地兴修安济桥一座,安民济世,代代永传。

  这一段历史,是九阴狸亲自告诉我的——

  本来,如果丢爷不曾及时在醉翁亭中醒转过来的话,九阴狸便会化形出现,以解我迷毒之便,取了我的精血,为它再造望夫桥、再续那个恶毒的宏愿助力,谁知它却慢了一步,让丢爷抢了先。

  我和丢爷在那里打夯的时候,九阴狸就在某一个角落,暗自忧伤地看着,不是它不敢出来搅扰,而是看到我和丢爷的一幕,让它想起了自己当年遇到赵子龙时的情景,它没忍心。

  待我和丢爷此间事毕,九阴狸才显出了身影来,它也化了人形,果然如同杨奇志所言,人形的九阴狸生的天生丽质,媚态百生,一动一静都有股摄人心魄的意味,而且体散异香,确实是尤物。

  只是,它面色冷凝,话语凄楚,将之前那些事情细细地跟我们讲了一遍,显得异常落寞。

  九阴狸说:“秦广王当年游历时曾遇到过我,它言称卜得天机,会有阴阳童子在此间出现,我抱着一丝奢望,才与秦广王一起劈山炼化,将这断崖移在了此处。它没有卜错,阴阳童子确实出现了,但你,终究不是他。”

  我听了九阴狸的故事,心里也很是唏嘘,看着奔腾的咽河水,我对九阴狸说:“既然你曾经修道,便知上天有好生之德,无论人鬼,都不该因你一人宏愿绝了生路。想必,道门那几位宗祖在阳世修建了安济桥,也是对你的提点呢?”

  九阴狸凄笑一声说:“我又何尝不懂此间情理?只是,我仅是一女子,生生死死皆为他,什么好生之德、什么得道飞升,没有了他的地方,纵是仙界,与我在此间凄然又有什么分别?”

  情之一字,确乎是人鬼神佛都难以说清断明的事情。我想了一阵,也找不到用什么语言可以劝慰于她,突然又想到,赵日天夫妇的儿子就是赵子龙,这两个老货出现过,被收到樊篱之狱中去了,老公不在,这一对公公婆婆或许能让九阴狸心中好过些呢?

  当下便将赵日天夫妇被星华法士带走的事讲了一遍,九阴狸闻言,凄苦的脸上突然浮出了一抹希望的神色,上前拽住我追问:“你所言当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