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居扯也不是什么好货,跟我讲起阴蛇来眉飞色舞的,尤其是把蛇性本淫这四个字诠释的淋漓尽致的。

  讲完了九转灵蛇,安居扯接着说阴司中排名第二的阴蛇——蝶蛇。

  “蝶蛇,是因它们出生成长之地终年有一种蝴蝶相伴而得名,它们化形不会经历天劫,故而寿命也极短,一条蝶蛇顶多数十年寿,但化形之后被称为美艳淫技双绝,且身边总有蝴蝶围绕,十分奇特。蝶蛇数量极少,加之寿命太短,因此虽然排名第二,但比九转灵蛇还要稀罕些。”

  这个直接PASS,肯定不是与小蛇一属的。我觉得这样不行,要是一一听安居扯把这些阴蛇都说个遍,不知道得等到啥时候,当即止了它一脸猪头样的讲述,并将我如何收小蛇为阴宠、小蛇未曾化形之前的样子、生活规律以及她前后两次渡劫的情形向安居扯一一做了描述,并问:“你对口入座下,我的小蛇属于哪个种类?在阴司的什么地方有?”

  安居扯听完了我的讲述,陷入了长久的思索中,脸上的表情也是阴晴不定的。我看着着急,扯过它的手问:“你丫快说,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安居扯似是回过了神来,点头道:“丫说、丫这就说……按道爷的描述,小的也是十分疑惑。若是单论长相及习性,道爷的这位小蛇夫人似乎正是九转灵蛇,因为阴蛇众多,能够淫而不乱,从一而终者极少,九转灵蛇就是其中这一,这位小蛇夫人对道爷如此情深,极像。只是,那渡劫化形之说却是对不上,不过……”

  “不过什么?你丫别吞吞吐吐的!”我催促道。

  “是是是,丫不吞吞吐吐。不过,小的在还是鬼的时候听说过一个很古老的传说,只是太过玄疑了,没有多少可信性。”

  7酷匠V)网M2正版。u首l(发◎)

  “什么传说?”

  “听前辈们所言,当年阴司与道门大战之时,阴司中突然出现一只阴蛟,极为厉害,曾以一己之力搅扰的整个阴司不宁。由于它的出现,牵制了前辈们的精力,当时阴司出动了十数位魉王大人才将此阴蛟困于倒笔山中,又耗时百年才将之耗死。不过,经它这么一搅和,那次阴司与道门的大战,也最终以阴司落败而结束。”

  “后来呢?那只阴蛟如何了?”听到阴蛟这个词时,我心里登时就激动了。因为第一次见到小蛇渡劫化形之时,我和丢爷就觉得它像是二十八星宿之一的角木蛟。

  “有传言说这只阴蛟虽然身死,但其魂魄却被魉王焱哲大人所得,不过这个传言谁都不曾证实。”

  不用说了,与焱哲有关系,那小蛇的身份定然就是那只阴蛟无疑了!她一定是魂魄受到了焱哲的控制,才不得不离我而去的!

  第一次听到有关小蛇的有用信息,我心情一阵激动,略微平复一阵,我又问安居扯:“你说的那个倒笔山在哪里?”

  安居扯答:“倒笔山不属于十殿之地,那是一处独立的绝境,传说有阴司之前,就已经有了倒笔山了。其内凶险异常,连魉王大人都不敢轻涉,因为不知有多少魉王大人在倒笔山中饮恨长眠了。”

  如果那个传说中的阴蛟就是小蛇,那它最后出现的地方就是这个所谓的倒笔山,听说是连魉王都难以全身而退的地方,我心里又腾起了一层阴霾——要找到小蛇,当下似乎只有两个办法:找到焱哲、去倒笔山探查。

  然而,这两个办法都比登山还难。一个不曾晋级魍臣的安居扯就曾让我心头升起过极度不祥的预感,更何况是去找焱哲,和去那个连魉王都要饮恨的倒笔山呢?

  在与安居扯说话的这个当空,山谷中逐渐地恢复了宁静,落鹰潭因为大量戾鹰血雾的缘故,此时已成了一处血潭,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腥臭味道。

  山谷中之前被安居扯打散的那些浓重阴气,此时也渐渐弥漫过来,眼瞅不需要多少时间,落鹰潭就又要恢复原来的模样了。

  想想再无它事,便让五行僵尸它们去寻找阴芝,五个僵尸崽子其实早就耐不急了,听我这么一说,瞬间就跑的没影儿了。而我和老叫花子等人则率先移步,向着山顶进发。

  我看着手中的樊篱,边行边问:“你可知这樊篱还有别的什么用处么?我若是进入内里修炼,会有什么效果?”

  安居扯一脸正色地说:“断断不可,道爷是阴阳童子,而这樊篱之中只有阴气,道爷入内,必死无生。莫若让五行僵尸入内修炼,定然事半功倍。”

  想想也是这么个理,五行僵尸跟在我身边有些时日了,虽然丢爷教了它们一些道术,但邪祟学道术,终究是件扯犊子的事儿,因此其自身实力一直没有啥进步,我心里一直是疙瘩。

  当下又问安居扯:“你可知有什么适合五行僵尸修炼的功法之类么?我在道门中,并没有这些典籍。”

  安居扯说:“小的走的是鬼魅魍臣之路,对僵尸一脉并无多少了解,道爷若想寻,去一些大些的都城定然能寻到。”

  我心中了然,大些的都城之类我一定会去,届时一定要替五行僵尸寻一套适合它们修炼的功法来。

  这样又走了一阵,我问安居扯:“看在你哪我讲了这么些事儿的份上,我就不为难你了,你有什么打算?”

  安居扯回身看了看落鹰潭,一脸落寞地说:“小的找个地方再行修炼去,只是,没有了樊篱的落鹰潭,不知还能不能助邪魅晋级魍臣了。”

  我突然心里就升起了一种愧疚感来,想了想便说:“你如果愿意,不如跟着我们一起走吧,正好我在阴司中游历缺个懂的多的向导。”

  安居扯苦笑了一声说:“您是道爷,您不杀某已是开恩,若被那些邪祟知晓,某怕是要招些怨忌了。更何谈随道爷一路?”

  明白了,这货不敢跟着我,它怕被更多的邪祟报复。

  这也是在理的,它如今虽然实力稍弱,但毕竟也是邪魅,比赌鬼军师更容易招邪祟惦记,想想也便不为难它了,当下建议:“既然如此,那就随你的意吧。”

  又从聚仙鼎中取了百斤黄金堆在了地上,对安居扯接着说:“你帮了我一场,我也不能空受,这些黄金虽是俗物,但你离世日久,或许用得着,就权作谢礼吧。”

  安居扯闻言,当下跪地而拜,说:“谢道爷,黄金虽重,某断不敢接,只求道爷任某离去便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