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守是一个黑面老头,其职权与三十六路净食鬼相仿,本身也不过是恶鬼,老叫花子与它在门口寒喧,说着一些不疼不痒的场面话,好像很熟的样子。我们其她人则相继被送入勘室,又有一众小鬼挨个搜身查验了一番,又打点了一些碎金子,这才算是折腾完了。

  正式入城后,城内的景象与阳世的市集没什么两样,街上什么样的鬼都有,穿着各异,有古代的,有现代的,甚至还有果奔的,不一而足,而且大家似乎还都相安无事。

  老叫花子告诉我,丰城之内有两个魍王坐阵统管,四个城门处除了城守之外,另还有两个邪魅镇守,行政布局跟古时候的县衙格局类同。只是这些邪祟平日并不显身,只在城内有外敌或者纠纷时出面。

  我们出现在街上之后,很快便引来了众多邪祟的围观,它们自然认得出我们的身份,但对我们并不躲避,这与道门中人行走在阳世时,那些邪祟见之远避的情况完全不同,这里是邪祟的地盘,因此不怕我们。

  丰城的街边上,各种酒楼馆舍林立,大店小摊栉比,一派繁华景象,甚至还有青楼妓院这种十分糟粕的地方,总之一切的感觉就像是穿越到了一个不伦不类的异界一样。

  第一次来阴司,我也是觉得新鲜,左看看右瞅瞅,与老叫花子等人一路寒喧,又了解了不少阴司的事情。

  这样走了一阵,前方突然奔来一队人马,约有二三十个恶鬼,个个大马弯刀,看上去很是凶厉,它们一出现,整个街市上便陷入了鸡飞狗跳的景象,所有的鬼都自动闪避开一条路,为这队人马放行。

  这队一路奔行至我们近前才勒马停下,队伍分开两边,一个看上去约摸二十来岁的年轻恶鬼缓缓上前,手持马鞭,斜睨着眼看着我问:“来人可是阴阳童子一行?”

  一听是找我的,我急忙掐指,呼了一声道号并答它:“正是在下。”

  这个恶鬼身上套着一袭青色的长袍,头顶黑色高筒帽,长相有点儿小帅,白白净净的,但是脸上的神情却是一副牛波依朝天的样子,见我答言,它下巴一扬,淡淡地说:“这便随某入府邸吧,跟紧些,小爷的驽马慢不得!”

  话音一落,这鬼货立即便调转了马头,马鞭一响,当先纵马而去,其后那二十余个恶鬼同时跟上,速度比来时还要再快一分。

  我明白了,这货是来迎接我的,可是就这态度,我也是醉了!

  老叫花子叹了一声,说:“走吧,此鬼应该是丰城城主派来的,城主府邸没有固定之所,终年在整个丰城游走,若是没人带路,我们自己找不到的。这是在给咱们下马威呢。”

  看着眨眼之前绝尘而去的恶鬼队伍,我心里很不服气,老子是黑白无常约来的,你一个小小的恶鬼在老子眼里渣都不是,跟我这儿狂你妹啊!

  因此老叫花子建议我们快些跟上时,我便一口回绝了,说:“师傅,咱就不跟着它们去,我管它丰城府邸是什么鸟玩意呢,咱打听打听小蛇和阴煞阳煞的下落,直接去找她们吧。黑白无常约我来,却派个小鬼来打发咱,咱就不理它。只要找到小蛇她们,什么约定不约定的,管它呢。”

  老叫花子一听,有些气极反笑了,伸手在我鼻子上狠刮了一下,然后才说:“也罢,你才是咱们这个战队的核心,你说如何就如何吧。”

  又说:“只是有一样,它们虽然只是恶鬼,整个丰城最厉害的也不过是魍臣,但此间毕竟是阴司的管辖,天道有别,它们有许多在阳世动不了的手段,在此处可都用得着,你别以为曾经与魍臣斗过,在此处就可以横行了。”

  关于这一点,老叫花子其实已经多次交代过我了,说是在阴司中,很可能一个恶鬼就有在阳世遇到的一个魍臣的实力。

  我乖乖地答了句“知道了”,便带着众人继续在街上慢腾腾前行着,至于什么狗屁府邸,我压根儿不想去寻它。

  我入阴司的主要目的一是来赴约,但更主要的是为了找到小蛇和阴煞阳煞。

  按照之前众人的讨论分析,小蛇在我和她同渡九转雷龙劫之后记忆觉醒回了阴司,显然是受人驱策的。此人既然有这等本事,在阴司定然也不是泛泛之辈,即便不是焱哲,恐怕也是与它一个阵营的。

  而且可以肯定的是,这样的大家伙,肯定不可能在小小的丰城,再怎么着也得在一殿的都城,因此我原本就没打算在丰城迁延过久。

  我问老叫花子:“我记得您跟我讲过,小蛇是阴司中繁育的一种阴宠,只在一些特殊地方才可以繁育,您知道这些地方吗?”

  老叫花子说:“阴司十殿之地广袤无边,与阳世一样,也有着众多灵山秀水,小蛇生于何处我虽不知,但却知道有几处繁育阴宠的地方。你现在就想去看看?”

  我点了点头说:“我不知道小蛇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但她既然是从阴司繁育出来的,就一定有她的同类,我们若是找到了,或许可以得到一些小蛇的信息呢。”

  听了我的话,老叫花子也表示了赞同,但他同样说出了自己的担心:“阴司不同与阳世那般律法严谨,杀戮横行,而且但凡繁育天材地宝之地,也尽皆是凶地,咱们这样在阴司擅闯,恐怕困难重重。”

  !看正E2版!B章节0上yG酷匠网}

  这时,我身后的胡煜童也不耐烦地附和:“我等来此当以道门大局为重,你为了一时义愤、儿女私情,就擅自去阴司各地乱闯,要是出了事,你负得起责么?”

  胡煜童的话说的其实也是有几分道理的,若是换个人说出来,我或许会改变主意,但从胡煜童嘴里说出来,我就有点儿不爽了。张口闭口道门大局,想着杀老子的时候你的大局观去哪儿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