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道域之路是星华法士亲自为我打开的,进出道域只需一念之间,然而此时却突然失效了,我不禁讶然:难道那个穿金丝道袍的老道士比星华法士还要牛波依?

  适才被那些兽纹咬过的地方依旧传来一阵阵疼痛,我强忍着,看着身上的金丝道袍,自然想到眼前这些事定然与它有关,打算把道袍先脱下来再说,不然仅仅是那种丝毫不见减轻的疼痛就能让我心烦意乱了。

  可是,道袍根本脱不下去!虽然它跟寻常的衣服一样,可以解开绶带、扣子,但却只能让我做一个脱的动作,等我把胳膊从袖子里抽出来,打算提着领子叠整一下的时候,它攸忽就不见了,低头再一瞅,好端端的就又上了身了!

  这是孙悟空的紧箍咒还是猪八戒的珍珠汗衫?穿上就取不下来?衣服脱不了,以后都碍事儿好吧!

  我心里讶异极了,也苦逼极了,颓丧地坐地上思索了很久,用聚仙鼎也试过,看能不能收进去,但是怎么做都然并卵,最后只得硬起了头皮——既然这道袍跟那套紫薇斗数排盘的阵法有关,那也只好把它学会再说了。

  就是在这样的强迫之下,我开始了苦逼的修炼,一次次的失败之后,是一只只兽纹的撕咬,根本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身上基本没有不疼的地方了,连脑子里似乎都遭万蚁所噬,疼的我蒙蒙的,却偏偏心明眼亮,五官六识都格外的灵敏,疼痛感也就益发的明显,疼的厉害的时候,我拿头使劲儿撞地,想把自己撞晕过去算了。

  但这么做的结果是,没撞晕,只撞疼,而且这种疼痛竟然也持续着,丝毫不会减轻!

  当然,磨难是有的,收获也是有的,我近乎机械般不眠不休的修炼,根本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的时间,从一开始只能走五六步,到后来数十步、上百步,虽然越来越艰难,但也距离结束越来越近了。

  某一刻,当我终于按照之前脑海之中所想,走完最后一步之后,金丝道袍上的兽纹没有再像之前那样向我扑咬而来,而是在原地同时一吼,与此同时,那些道纹也陡然亮起,在我的脚下,我个紫薇斗数的排盘阵法终于显现了出来,耀着金色的光芒,在我的脚下流转着。

  与此同时,我身上的那些疼痛一瞬间全都消失了,我浑身也是一阵轻松,长舒了一口气,这才仔细俯身观察,迈步走了几下,发现我走到哪里,整个阵法内的兽纹、道纹就会转向哪里,我的每一次举手投足,似乎就能引动阵法的变化。

  但这个变化究竟能带来什么,我却不得而知,只是觉得自己与阵法之间有一种很微妙的联系,但也仅此而已。

  我想,也许这是身在道域之中的缘故吧。因为之前在道域内施展天玄剑步等前五符时,也并不能接引七星显胜,道域是个独立的空间,这套阵法想要成功,怕是只能回到现实中去才可以。

  我这么一想,心念自然转到了“回到现实”的事情上,下一刻,我愕然发现自己已然身处玄岩洞内了——我将整套阵法学会了,道域之路竟也同时打开了。

  我急忙往自己的身上看去,却发现那件金丝道袍并不在我的身上,我还穿着之前的普通黄色道袍盘坐在原地,不远处,丢爷、花竹筏和小肆都在各自打坐入定,并没有发现我已经出了道域。

  我在聚仙鼎里找了找,也没有金丝道袍的影子,心里不免有些失望,但转念一想,那套阵法我定然是学会了,金丝道袍这么奇怪,或许只有在施展阵法时才会显身吧。

  修道入定之时最忌打扰,我想当下就试一试新道术,但碍于丢爷她们在修炼,就强行忍了下来,继续闭目调息了一阵,这次没有去道域,只是让自己进入了空灵的状态——我饿的不要不要的,空灵状态可以让我暂时忘记了饥饿。

  好在,这个时间持续的并不长,小肆刚刚开始修炼,她的入定能力还很有限,顶多辟谷一两天的能力,她一醒来,丢爷和花竹筏也都相继走出了修炼状态,我感应到了,也同时睁开了眼睛。

  见我醒来,几人都是一阵欣喜,丢爷当先奔到了我身边,大脑袋使劲蹭着我,嗔怨说:“你这修炼太吓人了,二十多天,不怕饿死么。”

  花竹筏站在远处,笑意盈盈地看着我,问:“你修炼成功了吧?给我们看看开阳符的威力呗。”

  众人都知道,我这次修炼的道尊秘术必然会接引出七星符第六符——开阳符来,因此花竹筏才有此一问。

  我在丢爷脑袋上揉了揉,说:“先整点儿吃的,饿死小爷了。”

  小肆不说话,甚至都不咋看我,听我这么说,人家只是轻轻地蹙了蹙鼻子,撇了撇小嘴,嘴唇嗫嚅了一下,似乎对我有些小瞧之意吧。这小妮子,跟我当初背地里骂老叫花子一个样儿,果然有其师必有其徒啊!

  我其实不在意,但佯装不悦地起身,到小肆身边揉乱了她的头发,居高临下地喝问她:“为师修炼的时候,你有没有偷懒啊!”

  小肆翻了翻白眼,小嘴又是一撇,我以为她要呛我一句的,谁知道话从嘴里出口,却甜死个人:“小肆可不敢偷懒,黑娃儿师傅是人中之龙,小肆不敢给师傅丢人。”

  明明是一脸不屑的表情,但说出的话却是含糖量三个+号,整得我有心治治她都找不到理由,不禁觉得有些吃瘪,轻咳了两下,又言不由衷地夸了她两句完事,心说这小妮子又是一小妖精,不好整啊!

  山中无日月,待我解了玄岩洞的禁制走出去以后,桃核泡子四周刺眼的雪野、新鲜的空气,竟让我一时有种难以适应的感觉。

  %酷匠q网j唯#*一正版)n,n其J`他/j都{(是Wg盗…)版*Q

  在玄岩洞外面立着一顶帐篷,那是老叫花子和春姑两人的住处,我们在里面修炼了这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她俩也在外面守了我们这么久。

  我喊了一声“师傅”,便径直向着帐篷走去,谁知老叫花子却在里面喊了一声“等等”,言语听上去很慌张样子。

  我本以为我一出来,他也会跟丢爷她们一样高兴呢,谁知这老货非但不出来看我,竟然还让我在外面等着,心里自然讶异,但随即脑子里一转,立即就想到了什么,嘿嘿笑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