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壁无疑是以砖石做成的,上面的那些龙也都是雕刻上去的,雕刻能动,这是违反物理原理的扯淡事情,自然引起了我的震惊,虽然暂时搞不清楚这是为了什么,但我知道,这肯定与那些鬼魂全都着了魔的“跳井”有关系。

  我心里惊异的同时,略略思忖了一阵,决定还得从那些鬼魂身上找问题。龙我搞不定,整几个邪祟还是没问题的。当下桃木剑在手,手掐指决分别念了镇鬼、诛鬼、伏鬼决,同时接连对着那处枯井打出了三道相应的道符,桃木剑剑尖往枯井之中一插,试探底下到底隐藏着什么东西。

  我这一连串的动作对于寻常的鬼是有绝对压倒性的克制作用的。虽然那些道符并没打到周遭任何一个鬼身上,但现场所有的鬼魂在那一刻全都噤若寒蝉,嘴里发着“吭哧坑哧”的声音,一些离的近的,直接颤微微地跪倒了一片。

  然而这些鬼都只是没有跳进枯进的。适才那些已经跳了井,没入了蒿草内的鬼却是一个都没有出来,桃木剑插到枯井上的时候,跟插到寻常的土地里一样,没有任何不寻常的事情出现。反而是九龙壁上出了状况——在我将桃木剑从枯井之中拔出的那一瞬,一声极轻的龙吟之声自我身后的九龙壁上传了出来。

  Q酷O匠网◇永!1久5E免%@费看小?说/

  那一声龙吟声特别细微,我之所以判断那是龙吟,一是因为与之前在战龙棋阵中听到的声音极其相似;二是因为九龙壁上有龙,自然让我先入为主。这让我对九龙壁与枯井之间有必然联系这件事得到了肯定,随即复又回到九龙壁前盯着,命亓干遁入到枯井里面去。为了防止出现意外,我特意交代它:看看就行,遇到什么危险就赶紧出来。

  亓干没二话,点了点大胖脑袋,一个猛子就向着枯井扎了下去。谁知道看似寻常的枯井此时竟然坚如铁石,只听duang的一声,亓干的胖脑袋就那么狠狠地撞在了地上,当即翻了翻白眼,扑腾一下就倒了。

  唉……这孩子忒实在了,遁个土扎这么猛干嘛!这是我头回看到亓干遁地不成,看到它似是晕过去了,我心里一惊,当先奔过去把它抱在了怀里,摇晃了好一阵才醒过来,撇着嘴一脸哭相地说:“黑叔叔,这破土忒硬了。”

  我抿了抿它的脑袋算是安慰,问它:“为枯井上长的蒿草都是很寻常的,我的桃木剑都能穿透它,你这么厉害为什么不行呢?”

  亓干摇了摇了胖脑袋,伸手在脑壳上抓挠着,呲牙咧嘴地说:“我也不知道,早知道它这么硬,我就不扎那么猛了。”

  我也是叹了口气,把亓干扶起来的这个当空,我想到了五行相生相克的问题。亓干遁地受阻,这里必然有阻止它的强大所在。如果按照五行生克来说的话,那阻止亓开的应该是木。而克木的是金,我当即便决定让八神试试。

  八神很聪明,当我目光瞅向它的时候它已经明白了,因此我没有说什么,他已经当先走到了进沿上,提了一口气儿,随即举拳便朝着填埋了枯井的泥土上打了下去。

  唉……这孩子也实诚,试探而已,你用那么大劲儿干嘛!话说八神一拳打上去,果然没有受到任何阻止,但是填埋了枯井的泥土却轰然之间就散开了,只听“扑通”一声,用力过猛的八神被自己的力量带着,直接倒栽葱掉井里去了!

  后来李亚东为此笑话过我,说是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五行僵尸本事大,但我这个领队太菜了,导致我们整体战队的智商都不高。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八神落到了枯井之中,我心里陡然一惊,与其它几个僵尸崽子都围拢到了井沿上往下看去。底下黑咕隆冬的一片,即便我的天眼可以看得很深,但依旧看不到井底在哪儿,倒是八神惊惧的叫声渐行渐远,明显是还没有着地呢。

  我心里着急,但又不敢直接跳下去,摔死咋整?这时端木柘挤到了我身边,说:“黑叔叔,看我的。”言毕便将手往前一平伸,随即就有一条以各种草木藤萝编成的粗壮的绳子便自井沿垂了下去,我也明白了它的用意,第一个抓住绳子就往钻入了枯井之中,其后依水、段库和亓干也都一一攀着绳子往下走。端木柘因为要在井沿上控制绳子,所以没跟我们一起下来。

  枯井之中的阴鬼气息浓郁的像水,一进入里间便让我有种遍体生寒的感觉,我顺着绳子往下溜的时候,感觉手上就跟结了冰似的,又疼又不灵活。僵尸崽子们倒是没有不适,火属性的僵尸段库或许是看到我的痛苦了,极为灵巧地从后面赶到前面,拿它手上腾出的蓝色火焰为我取暖,我这才感觉好了些。

  枯井极深,当我们向下溜了得有两三分钟左右,我才听到井底传来八神落地的声音和一声闷哼。我听到了急忙喊着问:“八神你没事吧?”

  八神充满了怨毒地骂了句脏话,就是吐槽自己摔的狠而已,我听了才放下心来,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还能有空骂人,这得是件多么的幸福的事啊。

  端木柘从井口放下的藤绳似乎是用之不竭的,我们几人继八神之后都顺利落地,端木柘没来,如果我们一会儿要上去的话还得靠它,我向着井沿喊话让它注意点儿安全,没有听到回复,也不知道它有没有听到。

  端木柘没反应,井底里的邪祟却有了,在我甫一落地的时候没有太多注意,我那几嗓子喊完,突然就感觉脚下的地带着我不断地移动着,速度还特别快,不知道会把我带到那里去。

  我并没做任何走路的动作,在井底的这番移动完全是不自主的,就跟站在跑步机上似的。我心里讶异,低头看去时,立时便觉得头皮发麻——我哪里是站在地上啊,脚底下竟然是密的透不过风的鬼魂,虽然都是些寻常的灵、鬼,可是它们一个挤一个紧紧地挨着,而我所站的地方正是他们的头顶!

  我虽然不怕鬼,但是面对这么多比蚂蚁还多的灵、鬼,还是觉得后背发凉菊花发紧,看向四个僵尸崽子时,发现它们的情况跟我也差不多,脸上挂着极其嫌恶的表情,一边向我靠拢着,一边各自施展本领打向脚底下的邪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