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五个僵尸崽子差不多也就五六岁的样子,跑起路来还晃晃悠悠的,两条小短腿紧着倒腾,脸上都挂着焦急的模样。

  我看到它们追来,便放慢了追击七婆子的速度,心里既担心它们的安危,同时也有些感动,因为我以为它们是跑来帮我的呢。谁知道紧接着我便知道了真相,因为小水一边跑,嘴里一边碎碎念:“这么多血都流地上了,太可惜了,都便宜了小土了。”这么说着话,还时不时抢着在小土的大胖头上糊一巴掌。

  小胖墩小土也不生气,身子埋在土里,只露出脑袋来,行进的速度却是比其它的僵尸崽子快些,脸上因为兴奋胀红着,一边往前跑,一边张着嘴吃那些我淋落在土路上的血渍,嘴巴却是干干净净的,一点儿没有灰头土脸的样儿。

  明白它们来是为啥,我心里便有些急,站下身喝骂它们:“你们赶紧给我回去,这里危险着呢。”

  它们一向是很听话的,但是那天却都得瑟起来了,尤其是小水这小妮子,蹙着小鼻子说:“这怎么能回去,那么血,全浪费了。不行不行。”

  这么说着话,小土眼瞅已经到我脚下了,可是,一直吊在比较后面些的小木却突然发力,靠着一路上的草树,突然之间就先一步蹦出来了,随即一个跃步,两只手便缠在了我的脖子上,不由分说地伸着嘴就在我伤口上舔。继它之后,小土、小金和小火也都相继来抢了,小水因为没啥特别的能力,来的也就最慢,老远就听她骂骂咧咧:“给我留点儿,不然我不饶你们。”

  ……全特么乱了。

  不过,它们虽然贪吃,但也都只是舔食脖子上渗出来的血,并不主动地吸吮,而且经过它们一吃,那血往外渗的速度似乎也慢了,伤口处如同被拿冰敷过一样,疼痛也减轻了,感觉皮肉紧绷绷的,似有愈合在一起的迹象。

  我眼见如此,也就暂时放下了对七婆子的追击,空气中有它身上散出来的阴鬼气息,一时半会儿消失不了,因此我也不怕她跑的不见了。而且,我从她逃跑的路线和身上的阴鬼气息上,大概猜到她会往哪里去。

  脖子上血不流了,身上的血也被这帮小崽子舔了个干净,我这才安抚它们:“血喝完了,你们快回去吧,回去了告诉你花竹筏阿姨,还有丢爷、小蛇她们,就说我追着七婆子去死人沟子了。”

  没错,我觉得七婆子逃跑的方向正是死人沟子。现在想想,按下她逃跑的路线和与死人沟子里的阴鬼气息极相似的气息不表,那会儿我有此判断,其实更多的是一种预感。

  在此我要插一句:人的预感,也就是通常所由于的第六感是可以锻炼出来的,普通人也可以,方法也不难,主要有三个途径:一是对某件事一定要专注,信它念它,时常思考它;二是广泛地涉猎各个方面的知识,让自己的视野变得开阔;三是读读周易,不必背诵,也不必学着算卦解卦之类,只需要搞清楚那些卦辞爻辞里面揭示的世间万物之间相互的联系便可。如果以上三点能够做到,会让自己的第六感有特别大的提升。这个绝对不是忽悠,正儿八经的科学。

  言轨正转——

  我让五个小崽子去通知花竹筏和丢爷小蛇她们,五个小崽子没有一个动弹的,小水得得瑟瑟地说:“黑叔叔,不用喊她们,我们几个就能帮你。”

  黑叔叔是五个小崽子对我的称呼,是特么丢爷教的。本来我是想让僵尸崽子喊我爸爸的,可是害怕母亲不同意。小蛇说是让小崽子们喊我主人,丢爷不同意,强行就让喊叔叔,而且还必须得是黑叔叔。

  五个小崽子除了我和丢爷谁都不怕,怕我是因为我控制着它们的饮食,而且也有种天生的血脉上的亲和力;怕丢爷是因为丢爷比谁都狠,五行僵尸只要不听话,丫真咬它们。至于小蛇,那完全是把自己当成五个小崽子的亲妈了,只要这些货愿意,怎么折腾她她都能受着,而且还开开心心的。也许都是阴司之物的原因吧,五个小崽子也确实跟小蛇亲些,时常缠着她闹腾。

  小水说它们可以帮我,其它四个也都随声附合,小金说:“黑叔叔,你都已经见过我们的本事了,竹筏阿姨说让我们帮你抓鬼,不能老是只知道喝你的血。”

  我站在原地想了想,突然觉得这个办法还真是很可行的。世间万物,其本源构成都离不开五行的窠臼,如果有它们相助,山川树木、河流土石皆可用来对敌,为何就不能一试呢?当下便答应了它们,又想到它们各自的本事,心里竟然有点儿小小的激动。

  计议已定,就不做停留,我嘱咐它们小心些,便当先发动天玄剑步,循着七婆七遗留下的阴鬼气息追了出去。五个小崽子也同时显出了各自的本事,钻地的钻地、爬树的爬树,紧紧地跟着,速度方面,当属小木和小土最快,因为它们的本身的优势是最明显的,四处田野树木,可谓龙入大海;小金在此间虽然显不出什么优势来,但它跑动的方法很特别,先把自己团成一个肉球,然后紧紧地跟在小木的身边,小木在每个树间穿梭时,会把树梢带出一个弹射的力道来,小金就是靠着这种弹射一截一截地往前蹦。最慢的是小火,吊在最后面,身上的蓝色火焰腾腾地烧着,借着风势往前飞,脾气还很大,边跑边急咧咧喊“等等我”。

  '*酷)@匠Ru网永W久免/费6看1小jg说

  令我奇怪的是小水,她啥本事也没有,往前跑的时候就是凭着两条小短腿倒腾,可是她的速度一点儿也不慢,基本上就在我身后两三米的样子,似乎跟的很累,但始终没有落下。

  这番赶路,我们很快就到了死人沟子,我知道,恶战开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