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店里的食客们正在为小蛇适才出其不意的身手欢呼着,可是我却从人群之中看到了刚刚走入饭店的老叫花子和春姑。她们俩都是寻常百姓的打扮,不过看上去有点儿像父亲领着闺女一样。在她们的身后,跟着的正是我家的那个邻居。

  我有些讶异,从我家到了这迎春饭店不过十来分钟的路程,从我告诉那个邻居我要见春姑和老叫花子的事到现在,拢共不到半个小时,就算是用了“鬼抬轿子”的道术,也断断不可能这么快的。

  心里疑惑,我便紧走了几步,喜意盈盈地来到了老叫花子面前,问:“师傅,你们怎么来的这么快啊!我请你俩下馆子吧。”

  老叫花子阴沉着脸,明显是在生气,我不知道哪里招他了,一看他这样子,我心里就有点儿虚。平日里老叫花子一听到吃好吃的,身上的虱子都能笑的掉下来,可是今天我拿下馆子诱惑他,他的脸色却是一点儿都没变,还反问我:“挣到钱了?”不待我说什么,又揶揄我:“黑娃儿好本事!为师都不如你。小小一个动作,四万块钱就到手了?”

  我有些愣,我坑了许宇和王北燕两家的事还没有跟他说,他怎么就知道的?就在那一刻,我突然想起当日替陈公衡赶惊鼠做法事时老叫花子跟我说过的话,他当时告诉我,道门里的人,不能把钱财看得过重,尤其是,不能把道术当成坑蒙拐骗的挣钱手段,因为,只有邪门歪道们才干这事。

  想起了这一点,我也明白了老叫花子之所以黑沉着脸的原因,当下低头拽着衣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

  这个时候,刚才被小蛇打倒的那个光头终于爬起来了,离我远远的,却是一脸惊慌的表情,看了我几眼,又喝斥适才那个服务员:“还不赶紧给这位小少爷上菜!就按小少爷说的办,什么最贵上什么。”

  这货真特么能添乱!我在这儿正准备认错呢好不好!

  这时老叫花子鼻子里冷哼了一声,又说我:“黑娃儿好大方嘛,什么都要最好的。为师今天要看看,你怎么把这顿饭吃下去。”

  老叫花子说完,便当先一步走到了我的面前,伸手在我身上一阵摩娑,掏光了我所有的钱,装到了他自己的兜里,又说:“吃,你今天要了什么菜,就全部给我吃完。但是吃完以后饭钱怎么付,为师可帮不了你。”

  我有点儿懵了,老叫花子这是要故意整我啊!我硬着头皮争辩:“师傅,许宇和王北燕都不是什么好人,我治治她们也没啥。”

  老叫花子点了点头说:“她们不好,你想治治她们可以,但她们都是普通人,阳世的人怎么能让阴司的邪祟来折腾?让你学道术,是让你克邪祟的,你怎么可以驱着邪祟来整活人?”

  老叫花子说这话的时候,声音虽然压的极低,避免让周围的食客们听到,但是语气却是前所未有的严厉。我被他说的身体颤了颤,脸上火辣辣地烧,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个时候,万能的丢爷终于出面了。它当着餐厅里那么多的食客不方便说话,因此就奔过来站在了老叫花子面前,冲他狠狠地呲了呲牙,表达什么意思我不明白,但明显是在护着我。

  老叫花子平时是比较怕丢爷的,因为丢爷比谁都难缠,或许打不过老叫花子,但是能把老叫花子磨死。可是那天,老叫花子却表现出了非同寻常的硬气,不仅骂了我,而且还低下身子狠狠糊了丢爷的脑袋一巴掌,恶狠狠地骂:“孽畜,你再如此怂恿黑娃儿,我一样不饶你!”

  丢爷受不下这个委屈,当即就扑上去要跟老叫花子掐。站在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春姑却是突然挡在了老叫花子的身前,伸出一掌把扑上来的丢爷生生地推翻在了地上,同时出言道:“不要在这里闹,有事回了山门再说。”

  这算是盖棺定论了,无论是丢爷还是老叫花子,都没对此表态,也就算是默认了。老叫花子瞪了我一眼,当先扭头走了,我这顿馆子也就这么泡了汤,一边安抚着怒气冲冲的丢爷,一边领着小蛇也出去了。

  我们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花子门。

  进到了花子门的议事大厅里,原本我坐过的首座上坐下了老叫花子,阴煞阳煞分别坐在正首的两边,春姑、张晓雨等人依旧原位。除了她们,还有许多花子门的人就座,但整个大厅里,却唯独没有我和丢小、小蛇的位置。

  看这情形我就知道,这是要“升堂”了,但是拍惊堂木的不是我,我反倒成了被审的犯人了。

  最新章C节上B》酷“匠gM网@9

  老叫花子在首位上坐着,面容肃穆,待众人坐定,他清了清嗓子,正色地说:“今日,天玄宗宗主姜宇干借花子门之地,与我这个不肖的徒弟讲一讲道门的规矩,天玄宗十戒。”

  之后,老叫花子娓娓而言,把天玄宗十戒细数了一遍:一戒心无道统;二戒赞拜无名;三戒正邪不分;四戒道心不稳;五戒德行浅薄;六戒招摇道术;七戒贪念难消;八戒四体不勤;九戒遇邪不治;十戒

  其实这天玄宗十戒,在我刚刚拜入老叫花子门下的时候就学过背过了,只是那时我还很小,道术也很浅薄,没有犯过什么忌,时间久了也就有些麻木了。而且,老叫花子这个天玄宗的光杆司令本身就是那么一副没啥正形的样子,因此我对一些道门的规矩也就没大放在心上,如今见他一脸严肃的样子,我才知道十戒并不是说是玩玩的。

  我这次驱鬼折腾了许宇王北燕,还收了她们的钱,这件事一次性就犯了十戒里的三戒:正邪不分,我竟然驱策邪祟对阳世的活人;招摇道术,在许宇王北燕面前显摆自己的能耐,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贪念难消,我拿道术赚钱,是跟天玄宗的道统相悖的。

  老叫花子念完了十戒,喝声问我:“李梁,你知错了吗?”

  对于这等事呢,我心里虽然觉得委屈,有张晓雨在那里,我也觉得害臊,但知道老叫花子不是开玩笑的,当下也不敢造次,点头嗫嚅:“我知道错了。”

  老叫花子又问:“触犯十戒该当怎样处罚?”

  我答:“身受刑罚;心纳道惩;逐出山门;毁基自戕。”

  这四样处罚是递进式的,犯的最重的,废了道基不说,还会让你自绝于人世!

  我害怕,犯了三条,他会不会弄死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