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妖婆子说话的声音跟老鸹叫差不多,当日在省城时,她跟老叫花子说话时就是这个声音。所以当张晓雨说老妖婆子是她娘时,我才怎么都不相信的。

  她那张比七婆子还可怕的脸我一直都记着,因此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我心里本能地就惊颤了一下,原本已经放松了些的手再度陡然收紧,桃木剑紧紧地卡在张晓雨的脖子上,让她忍不住咳嗽了起来,双手也抓住了我的胳膊,使着劲儿想要把我拉开。见她如此,我另一只手毫不犹豫地亮扣在了她的小皮球上,然后,这小娘皮的身体立即就又僵住了,小脸瞬间就憋的通红。

  我没心思体会张晓雨小皮球上传来的柔软感觉,老妖婆子一个闪身便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还是那一身青布衣服,腿上是用白布裹着的小脚,蜡黄蜡黄的脸皮包着骨头,怎么看怎么觉得吓人。

  她进入山洞,一双闪着精光的眼睛先是四处逡巡了一圈,随即冷哼了一声,鸡爪子一样的手在空中结了一个奇怪的印法,随后便见一道青黑的身影一阵闪转,待她停下时,丢爷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小蛇也已经被逼到了一个角落里,而我手时的桃木剑也没有了。不过张晓雨却还在我的怀里,我那只优秀的手还覆在一只柔软上。

  我有些呆愣,丢爷却是有些气极,当即从地上翻起了身来,冲老妖婆子呲牙炸毛地嘶吼着,却并不出击。适才被它制住的那只大灰鼠此时已经跑到了老妖婆子身后,一双泛着贼光的眼睛偷偷打着我。令我讶异的是,那条叫抽抽的小白蛇虽然刚才被老妖婆子从小蛇的手里夺走了,可是它却再度爬向了小蛇,径直地攀上了小蛇的臂膀,就跟小蛇当初盘我身上似的。

  张晓雨也发现了这一点,声音里带着哭腔问:“抽抽,你怎么了?你回来!”

  我不知道那条小白蛇会不会说话,但它只是爬在小蛇的肩膀上吐信子,一点儿没有要回到张晓雨身边的事情。

  张晓雨可能是有些起了急,当下使劲在我怀里挣扎着,可怜巴巴地说:“娘,你救救我,这个流氓,他……”说到后来又委屈地哭了起来。

  老妖婆子站在原地,平伸着鸡爪子一样的手指着我说:“阴阳童子,你还不放手吗?非得让我老生对你客气?”

  我没听她的,胳膊再度收紧,硬气地说:“不放,你把我师傅放了我才放她。”

  老妖婆子却是对我的这番威胁浑不在意的样子,当下又是冷哼了一声,身形再是一动,裹着白布的小腿在地上一划圈,攸忽一下子就欺到了我的身边,抬手在我的后脖领子上猛砍了一记手刀,我一阵吃痛,抬手准备反击的时候,张晓雨这小娘皮却突然瞅准了空当,抬脚在我的脚面上狠命地一跺,继而转身冲我的下面一个顶膝,老子下面猛然就是一抽,顿时让我体味了一把什么叫做真正的爆了。

  一万只草泥马从这一老一少俩娘们头顶踏过,但她俩没事,闪身与我拉开了距离,老子就惨了,手捂下面蹲在了地上,蛋疼的我冷汗直冒。张晓雨这小娘皮,老子不就摸了摸她的小皮球嘛,这下手也太狠了!

  我这边吃痛不已,丢爷小蛇却是第一时间向着老妖婆子母女冲了出去,身形极其凌厉,一副要拼命的架势。但她俩的攻击都还没有落到俩娘们身上,山洞里随即便“嗖嗖”两声,又闪进了两道身影,我抬头看去,正是多日不阴煞阳煞。

  她俩甫一进入了山洞,便各自出手,一个抓住了丢爷,一个制住了小蛇,至此,我们仨就这样全军覆没了。

  我忍着痛,冷眼瞪着阴煞阳煞问:“你们这是做什么?背叛天玄宗了吗?”

  阳煞一只手掐着丢爷的脖子,把它拎在手里,当先对我说:“黑娃儿,咱们去花子门再说。”说完了也不待我搭话,来到我身边,用另一只手把我夹在他的胳肢窝里,前走几步来到山洞口,然后身形一跃就飞了上去,落地之时,我已经在去往山上道观的石阶上了。

  酷K(匠…'网正^版首●u发:

  阳煞把我放开,我抬头四下看了看,这才发现之前漫山遍野的山火已经完全熄灭了,空气中还弥漫着烟雾。在适才那处凉亭里,一堆烧焦的老鼠堆一起,跟一座小山似的。这时,阴煞带着小蛇、老妖婆子带着张晓雨也跳到了石阶上,那只大灰鼠却是从峭壁上攀上来的,一爬上来,便“叽叽叽”地叫着,向着那堆死老鼠疾跑过去了。

  阳煞回头看了看大灰鼠,又伸手在我的后脑勺上轻轻拍了拍,说了句“走吧”,便当先往山上的道观行去。

  张晓雨冲我瞪了一眼,嘴里又嘀咕了一句:“你这个流氓。”说完了,她的脸倒先红了。

  我继续对她保持了无视,看了一眼阴煞阳煞的背影,又瞅了一眼老妖婆子,也没有说什么,便蹲身抱起了丢爷,一手拉着小蛇跟在阳煞身后也向前行去。

  我心里有疑,但丝毫无惧。只是,蛋疼。

  单是从这处道观来看,花子门就比天玄宗强多了。我至今也不知道天玄宗的山门在哪里,虽然我知道自己是天玄宗的,但对我来说,天玄宗就是老叫花子这个光杆宗主与我这个还啥都不懂的徒弟,逸道长是祖师爷,但这老货神龙见首不见尾。阴煞阳煞倒是很牛波依的样子,可眼下她们都帮着花子门把老叫花子这个宗主给绑架了,所以想想,天玄宗还真是有够悲剧的。

  道观不大,我本以为也会跟之前那个通道上的门楣一样,会挂个“花子门”的匾额啥的,却不料匾额倒有,写的却不是花子门,而是叫五泉观。门边两根立柱上挂着一副对联,上联是“常扬赫赫三尺剑”,下联是“永现森森七星旗”,字体也是那种很规整的隶书,而不像道门常用的篆体。

  进入道观大门,两侧是两间偏殿,左边是“七星殿”,右边是“四王阁”,正对着道观的大门,前方又有一道小门,同样挂着匾额,上书“洞天福地”四个大字,门侧立柱的对联上书“寻得福地当千界,借立五泉一统天”。

  跨过第二道门槛,迎面是一尊一人多高的铜鼎,我眼见此,不禁驻足,因为我愕然发现,这铜鼎竟然是一尊巨大的道门法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