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袍上的绶带既是一件装饰,同时也是一样法器,把绶带打起一个万福结,取的是“福寿”之意。之前当我和小蛇爬上还未修缮的塑像上时,小蛇最先发现了三清祖师塑像的绶带打开的问题,及时提醒我让我跳了下去。当时我问它绶带打开会怎么样,它的回答是:“道法破了。”

  由于小蛇的表达能力本来就不强,而且当时我也没有听完它的解释就跟红毛绿毛鬼打了起来,因此那会儿并不知道法破了是什么意思。后来我跟小蛇又交流过此时,才明白它说的道法破了,其实是道法外放的意思。绶带系成万福结时,“福寿”内敛,道法也内敛,若非道人有意为之,不然他的一身道法是不会主动对某个人或者邪祟出击的。如今三清祖师塑像上的绶带打开着,便是这尊塑像的道法呈外放的形式,但凡受到挑衅或者对不尊,这尊祖师塑像上的道法便会主动地施以惩戒。

  当年“破四旧”的那些人一定是无意之中碰开了绶带,因此才刮了黄风,有人被吓成了傻子。那天我和小蛇爬上塑像的时候,也一定是如此,才会被三清祖师的拂尘打下来,以及后来遭遇黄风以及红毛绿毛鬼的袭击。

  只是我现在有点儿恍惚,塑像上的绶带到底是什么时候被打开的?自打观灵寺被陈公衡修缮一新之后,我虽然每天都在正殿中悟道,却没有认真注意过塑像上的这处变化。

  我本能地觉得,近日内观灵寺发生的这许多事情,一定跟绶带被打开有关系。但这只是猜想,我还没有想到什么证据,当下心里暗自思忖了一阵,决定先把绶带上的万福结重新打上为好。因为道法外放是一种自我保护,但这种保护用的是福寿(福绶)之力,从一定程度上讲,这本身就是对道尊的不敬。道门修道讲的是长生、飞升之道,福寿之力自然最为珍贵。

  至于怎么重新打上万福结的方法,我觉得应该跟道袍加身一样。我一直没有道袍,老叫花子告诉过我,道袍加身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有专门的仪式,师傅传道袍于弟子之后,还要请三位宗门内德高望重的老者一同颂读道尊圣言,才能够有资格穿上道袍。祖师塑像上的绶带说到底是道袍的一部分,因此我想用道袍加身时的方法把绶带结起来,最终会不会成功我心里其实也没底。

  我恭敬地参拜了祖师塑像,说明了要重新打好万福结的打算,之后便往塑像上攀爬。之前我觉得塑像是泥塑的,绶带无论呈打开还是结起的样子都是一成不变的。但经过上一次的事情才知道,那只不过是我对寻常事物的认知而已,其实祖师塑像上能动的东西,又岂止是绶带一处呢?我在此向各位道友揭示一样秘辛:无论是佛道、道像、先祖像,无论它是泥塑、金身还是画像,那些在你的眼里终年不变的一尊尊塑像上,都有一些你不知道的隐秘,只要塑像一成,其内里便自蕴道法、佛法、祖灵等等,因此千万不要做那些有辱尊身的事情,不然一定会有一些你想象不到的倒霉事儿找你。

  来到绶带旁边,我一手抓着塑像领口处的一处凸处,一手捏决立于胸前,当先呼了一声“无量寿佛”,再度表明了一遍自己的目的,之后伸手平放于绶带之上,闭目默念:“道可道也,非恒道也。名可名也,非恒名也。无名,万物之始也;有名,万物之母也……”

  我念的正是道尊圣言——《道德经》。这是道门最基础的典籍,它本身不具道法、不能诛鬼驱邪,但它的作用却如同偏傍部首之于汉字、二十六个字母之于英文一样,是必学之物。老叫花子曾说如果能将《道德经》的精髓悟通万分之一,就能够自证道统、得道飞升。

  酷W匠网m首7B发

  在我默念《道德经》的时候,绶带处并没有任何变化。但我还是坚持把九九八十一章《道德经》全部念完了。“……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当最后一句话音落下去后,我怀着忐忑的心情缓缓地睁开了眼眼,终于欣喜的发现,绶带已然结成了万福结的样子,不过,塑像还是那个塑像,无论颜色、线条,都是浑然一体的,看不出没有任何移动过的痕迹。

  看着绶带的变化,一种成就感在我的心里油然而生,当先从塑像上跳下,抬头看向塑像的脸时,我甚至觉得三清祖师的眼神都温柔了许多!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幻觉,反正我心里是特别高兴的。

  然而我的笑容还没有在脸上散开,一阵被我放置于蒲团一侧的安魂钵和两个养灵罐却突然在原地颤动了起来,罐盖子敲击着罐声咔咔作响,像是里面的魂魄正在急着往外跑一样。

  我心里惊疑,也管不了那许多,当先拿了符纸出来,连画三张安魂符,捏指念决,分别将其覆在了三个盖子上面。但它们只是安静了片刻功夫,继而便颤动的更回剧烈,罐盖子随时都有冲出来的可能。

  我担心极了,在没有经过超度之前,从养灵罐里的出来的魂魄很有可能顷刻间魂飞魄散。这就如同把未曾足月的婴儿从母体里强行取出一样,能活下来的几率小之又小。

  我没有别的什么办法,又连续画了几张安魂符盖在了罐子,还念了有禁锢作用的禁决,试图把养灵罐和安魂钵安顿住,但我的道术施展的越快,它们就反抗的越发激烈。情急之下,我拿了桃木剑、祁连玉出来和虎爪勾子出来,打算用它们去压住罐盖。

  然而,当我正准备这么做的时候,三清祖师塑像旁的两个童子塑像上突然传来了两声兽吼般的啸声,紧接着,一红一绿两道身影便飘忽而出,在将的三样法器打飞的同时,一起扑将过去,将三个罐盖子同时揭了下来。

  正殿内顿时黄光大盛,三个罐子中各有一条黄色的光柱冲天而起,呼吸之间,便变成了三道虚幻的身影,我抬头看去,有老爹、那个给我治阳毒的女鬼,而另一个,却是我当初的同桌,任秋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