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去土地庙之前,我害怕老爹和那个女鬼的魂魄再出什么状况,特意将安魂钵、养灵罐放到了正殿中三清祖师的塑像前藏了起来,我觉得这么做,至少可以保证两个魂魄不会受到邪祟的威胁,因为道门之地自有威势,邪祟是进不来的。

  但是当我一路艰难地回到观灵寺的时候,却发现安魂钵和养灵罐却都不在原地了,我原本是藏在三清祖师塑像身后的,但此时却分立于两侧,老爹的安魂钵在那个男童子的塑像边上,而那个女鬼的养灵罐则在那个女童子的塑像边上。

  我对此既讶异又担心,各丢爷各自察看了一番,发现无论安魂钵还是养灵罐虽然只是移了位,但上面的盖子和道符都完好无损,这才放下了些心来。心里却是疑惑,到底是什么人移动它们的呢?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正殿之中邪祟难入,但寻常人和道门之人却可以畅行无阻,我首先怀疑的是沈浩泽,但丢爷否定了,它的理由是:“以那老东西的能力,他要是有什么目的,养灵罐和安魂钵绝对不会只是易位而已。”

  除他之外,我再想不到别人,当下带着满心的疑惑靠在男童子的塑像前站着愣神猜想着。正在此时,偏殿那里突然传来了一声尖利的叫声,我一听便知是崔银琦,我心里有些惊,因为光是听这叫声,就知道她一定是受到了什么极端的惊吓。

  因为腿上的伤,我的行动很不便,当先让丢爷和小蛇先赶过去看看,自己一步一趋地往偏殿方向挪去。小蛇结结巴巴地跟我解释过,在土地庙时它嘴里喷出的那一团黑雾,是专门克制阴火的,我虽然伤的重,但没有伤及根本,将养些日子就能好起来。小蛇是阴司来的,对阴司的事情比我和丢爷知道的都多,我也不疑有它,只是心里失落,给老爹安葬的事情怕是又要推后些日子了。没承想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崔银琦这一声尖叫和安魂钵、养灵罐的易位,让我觉得这观灵寺里一定是有人在筹划着什么,心里不禁警觉起来。

  丢爷和小蛇当先赶到了偏殿,但偏殿中却许久都没有什么动静。短短的一截路,我艰难地走了十多分钟才到,跨入崔银琦住处的时候,眼前的景象让我也瞬间石化了。

  在崔银琦住的房间里,此时竟然有两个一模一样的崔银琦,而且她们都赤果着身体,各自瑟缩在一个墙角,眼里流露着惊恐的表情互相对视着,那副样子,似乎都是被对方吓坏了。

  丢爷和小蛇跟我一样,都是愣愣地站在当地,显然也搞不清楚此间的状况。《西游记》里有个真假美猴王,动不动唐僧也能变出俩来,看电视的时候我是津津有味儿的,可是如今两个一模一样的崔银琦摆在我的面前,我却有点儿蒙圈了。且不论她俩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光是她俩都赤果果地不挂一丝,这是几个意思?之前崔银琦在屋子里做了什么?

  不得不说,崔银琦这妞长的还是极美的,穿衣服跟不穿衣服完全是两个样儿,我不知道丢爷和小蛇看见她是什么感觉,反正老子一见她俩,牛.牛立刻就立正了,不知道各位道友还记得不,我的裤子在土地庙的时候被阴火烧了,连裤衩都成了破布条子,之前也被我扯着扔了,所以我是光着腚的。只不过白衬衫长些,勉强遮羞而已。本来是风吹蛋.蛋凉,如今一立正,小东西立刻从衬衫里面昂首挺胸,搞得老子都不好意思了。

  可是两个崔银琦都是一副噤若寒蝉的模样,我心思再歪也不能不管,当下把腰猫了一下,拿手挡着牛.牛问她俩:“你俩谁是真的?”

  在两个崔银琦同声回答“我是真的”的时候,我知道自己问了句废话,当即就想了一下,这么问肯定不行,当即把其中一个叫到了一边,低声问她:“你知道我叫什么吗?”

  她回答上了,连我的大名儿小名儿一块说了。我又去问另一个,回答也是一样的,不仅大名儿小名儿一块说了,竟然还说了一件极隐晦的事情:我的尾巴骨那里有颗痣!

  崔银琦给我洗过澡,所以她知道。这样一来,我心里顿时犯了难了,两个崔银琦似乎都对我了如指掌,这让我无从判断。

  转身去跟丢爷商量,怎么来鉴别她俩的真假。丢爷先冲着我昂起的牛.牛啐了一口,骂我不要脸,才又出主意:“或许那个假的是邪祟变的呢,你用道术试试。按道理你的天眼应该能看出来才对。”

  Zs看正@u版章节…上酷q匠网se

  我觉得丢爷的表现有些鬼扯,丫天天跟我挤一个被窝,我不信它没见过老子的牛.牛,这会儿啐我是几个意思?不过它的主意我觉得挺好,当即让两个崔银琦站一块儿,我掐指捏决,施了一道伏鬼决。伏鬼决对人无效,如果她们中一个是邪祟的话,必定能让其显出身来。

  可是结果如您所料,依旧无效。我也纳闷,老子的天眼怎么总跟个摆设似的,人家孙悟空的火眼金睛多牛波依!

  我又求助小蛇,它是从阴司里来的,对阴司之物极为熟悉,如果是邪祟的话,它一定认出来。可是小蛇的回答却让我更加疑云遍布了:“都是假的。”

  不可能!如果两个崔银琦都是阴司出来的,我的伏鬼决为何不管用呢?

  这时,丢爷突然恍然大悟般地说:“明白了,丢爷明白了!”

  我急忙询问。丢爷却没有解答,而是催促我用圆光术看看,并说:“一定是有人施了法,把她俩的魂魄易体了!”

  我不懂魂魄易体的意思,但没有着急询问,当下拿出破冥镜子,施了圆光术去查看。

  镜子中的画面立时让我鼻血狂喷——磨豆腐这事,你懂不?

  如果不懂磨豆腐是啥意思,那么你应该懂柔道是什么意思吧?

  这都不懂?那贫道就再提醒一下:男人叫撸.管,女人叫柔(揉)道,这下你明白没?

  没错,在破冥镜子里,两个崔银琦就在干这事,忒特么的……好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