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见到逸道长,我心里虽然惊疑,但并不像老叫花子初见他时的那样愣神。他看上去跟一个寻常的老人没有什么两样,身着黄色的道袍,头戴黑色的道士帽,头发花白,面容精瘦,胸前垂着一绺花白短髯,黄色道袍无风鼓荡,很有一股仙风道骨的模样。

  可是他长的像个人,咋就不干人事呢?我可是天玄宗的传人啊,他一次次地针对我是几个意思?还有花竹筏,她是阴灵宗的,本该是天玄宗的仇人才对嘛,却怎么跟在逸道长身后?

  我从地上站起身来,一边拍着屁股上的灰,一边问逸道长:“你是逸道长吗?祖师爷?”

  逸道长面不改色,就那么静静地看着我,眼神里有些玩味的神色,但对我的问话却闭口不言。

  我有些纳闷儿,要杀我还是要帮我,你吭个声就得了呗,从这儿装什么大瓣蒜呀?于是又问:“你怎么不说话呀?你是不是逸道长?”

  他依旧没有说话,却也不看我了,而是转过了身子向着三清祖师的塑像上看了过去。

  丢爷在那儿。

  我愕然发现,此时丢爷正站在塑像的头顶上,两只眼睛瞪的极大极大,隐隐的能看到它泪光闪烁。它的身体颤抖着,又僵硬着,似乎特别激动。

  这时,逸道长向着丢爷的方向伸出了一只手掌,依旧闭口不言。但他这个动作一做,丢爷僵硬的身体猛然就是一颤,攸忽一下就从三清祖师的塑像上跳了下来。那个塑像足足有三米多高,它就那么从空中直线跃下。

  我只以为是逸道长一伸手对它施了什么着我道法,看它就么傻不愣腾的跳下来,担心它摔着,当先喊了一声“丢爷小心”,就疾行几步准备过去接住它。

  u-酷匠网首;发=

  我没能接住它。丢爷从塑像上跃下,摔在地上滚了几个圈,但随即四爪在地上一扣,就又从地上猛然跳了起来,就跟没看到我似的,越过我径直奔到了逸道长伸出的那只手掌上面,“喵呜~”叫了一声。

  它的这声叫我太熟悉了,每当它害羞或者撒娇发赖的时候就会这么叫,然而此时它却是在逸道长的手里。我本来就对逸道长没有什么好感,现在又看到丢爷这样,心里顿时就有些吃味,暗自猜想丢爷和逸道长的关系。

  逸道长把手掌收了回来,一只手捧着丢爷肥硕的身体,另一只手轻轻地在丢爷身上抚了抚。他的眼神很慈祥很温暖,看得我都差点儿忘了恨他。丢爷则是贱乎乎在的他手里“喵呜~喵呜~”地叫着,一副很受用的样子。

  我心里光火,你特么是我的猫好不好,跟别人这样献媚真的好吗?当下就气呼呼地走到逸道长面前,拿剑在他身上捅鼓一下说:“死道士,你对它做了什么?快把我的猫还给我!”

  逸道长没有回头,依旧拿手摸着丢爷,就跟没听到我的话一样。但是他道袍的下摆却是无风自起,忽闪一下就把我掀飞了出去,老子刚刚摔成了八瓣的娇嫩皮屁股蛋,这下被摔成十六瓣了。我屁股吃痛,呲着牙站起身来,还想骂他几句的,但又有些害怕。这老货,比老叫花子对我狠多了,而且他只是道袍一闪就把我掀飞了,谁知道他会不会一生气把我给废了?

  我不敢惹他,就把主意放在了小蛇的身上,我偏过头轻轻地问它:“这老货这么厉害,你认识他不?”

  小蛇说:“不!”

  得了,这条高冷的小蛇,从来不肯跟我多说一个字。跟它交流实在是太费事了,当下又把目标放到了花竹筏的身上。

  她站在逸道长的身边,两只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我,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笑我,偷偷往前挪了挪,喊着问她:“你怎么跟他在一块儿啊?刚才你去哪儿了?”

  花竹筏又冲我微笑了一下,摇了摇头。她这样子我也明白,这是不想告诉我的节奏。

  面对这种情况,我心里气恼的就更厉害了,正准备大着胆子再骂一句,却惊见丢爷在逸道长的这番抚摸之下,身上的猫毛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了起来,逐渐地变回了原本黑亮黑亮的颜色,大黑猫又恢复我初见它时那一副神采奕奕的样子,惊的张大的嘴巴,一句话说不出来。

  丢爷恢复了原来的样子,逸道长又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点了点了丢爷的脑袋,之后便蹲下身去,把丢爷又放回到了地上。丢爷似乎很舍不得他,蹲在地上拿脑袋蹭着逸道长的裤脚,看得我的心里酸酸的。

  它这么献媚,逸道长却不再理他了,而是转而看向了我。我无畏地迎上了他的目光,虽然我知道他很厉害,可是离得这么远,我不相信他能把我怎么样。

  可是我又错了,当我和逸道长目光对视的时候,似乎只是眨了一眼皮,便赫然看到逸道长已经站在我的面前了!我赶紧后退了几步,打量了一下周围,心里就更加惊疑了——他压根儿就在原地没有动弹,丢爷仍在地上蹭着他的裤角。而我却已经不在原来的地方了!我是怎么过来的?怎么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我惊问他:“你……你想干什么!”说着话的同时,把手里的桃木剑横在胸前挡着,另一只手紧紧地捏着虎爪勾子,随时防备着他。

  这老货仍旧不说话,微微抬起了右手,捏了一个二指决,攸忽一下便把手指点在了我的眉心之上。

  虽然我早有防备,但仍旧没难躲开。当他的二指决点在我眉心上的那一刻,我突然就感觉身体里一股气血轰的一下就向着头顶涌了上去,一股脑儿地汇聚到了眉心,眉心处随后便一阵胀痛。

  我瞬间懂了,这是我的天眼再次发生了异变。这种感觉之前已经在我眉心处出现过两次了,前两次都是在我生死存亡的时刻自主激发的,而这一次,却是被逸道长催动的。

  眉心胀痛的一刹那,一束蓝光攸忽之间便从我眉心里射了出去,之后化作了一片蓝光,把整个大殿映照在一片蓝色的光幕之中。我眼前的景物也同时发生了变化,正殿不再是那一副破败之像,而是变成了一处香火旺盛的道观,除了三清祖师和那两个童子的塑像之外,两侧各有七八座塑像栉次而立,我仔细看去,其中一列塑像的最后一尊,竟然正是逸道长的塑像!

  我心里愕然,这些景象是真实存在的?还是曾经存在的呢?我想不明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