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叫花子拿符咒火焰打散了邪魅,二姐这才躲过了一劫。但是她依然一副怕极了的样子,在原地瑟瑟地发抖。

  我脱了自己的上衣给她披到身上,可我的衣服太小了,根本不经什么事,于是转过身可怜巴巴地看了一眼老叫花子。

  老叫花子知道我在打他衣服的主意,当下眼晴瞪了一下,我仿佛听到他心里说了一句“你这劣徒”,但他还是脱下来递给了我。

  我把衣服接到手中,顿时就又可怜起二姐了,因为老叫花子那衣服实在是太臭了。我都不确定上面是否有虱子(这是一种很奇怪的物种,这年头已经见不到了,可是在我小时候,它们却绝对是我们这帮农村娃们最贴身的小伙伴,整天弄的人心痒痒的。有些年纪的人一定知道,不过小孩子们就自动忽略好了。)

  心里有些纠结,但好歹能御寒不是?我把老叫花子的衣服替二姐披上了,这才得空问老叫花子:“邪魅是什么东西啊?也是鬼吗?”

  老叫花子说:“是的,人们都说鬼魅魍魉,看上去说的都是鬼,其实鬼是有等级的。刚刚死的人是灵,死灵,还不能算鬼。就像是上次在省城你见到的那个上了陈公衡身的就是灵。死灵入了阴司之后才会变成鬼,有一部分鬼后来投了胎,但也有一些鬼却会永远地生活在阴司,而且会逐渐地强大起来,先为魅、之后为魍、为魉。鬼魅魍魉之上还有更厉害的存在,就是鬼王、鬼皇了。鬼皇是什么你懂吗?”

  听老叫花子问我,我想了想说:“是阎王爷吗?”

  老叫花子顿时笑盈盈地抚了抚我的脑壳夸我:“乖徒儿蛮聪明!”

  我心下得意,还想再问什么,老叫花子却转身看着我二姐说:“邪魅会变体,你刚才那些话说错对象了,它根本不是你想救的人,只是幻化成了他的样子罢了。如果不是我们来得及,你已经被它收了。”

  “二姐”刚才一直没有说过话,我还恍惚她就真的是我二姐呢,听老叫花子这一说话,我便知道眼前的“二姐”其实还是那个上了身的鬼。

  “二姐”听了老叫花子的话,扑通一下又跪倒在了当地,一边重重地给老叫花子磕着头,一边恳求地说:“请师傅想想办法,救救他吧!我知道师父法力高强,一定可以的,一定可以的。”

  R^酷√匠e网x,永V_久《E免{费s看《…小e说QP

  我看着“二姐”在那里使劲儿地磕头,连额头都快磕破了,心里就一阵火当,当即就骂道:“你别磕了你,敢情身体不是你的你就这么糟蹋啊!”

  “二姐”听了我的话当即有些忌惮地停了下来,可是老叫花子却不干了,狠狠地赏了我一个爆栗子,骂我说:“你这劣徒,怎么说话呢?给为师磕几个头怎么成糟蹋了?”

  我一听,方知老叫花子是生这个气,当下赶紧堆了一个赔罪的笑,但心里却嘀咕:这老货,心眼还真小,跟针鼻儿似的。

  也不知道老叫花子有没有看出我的口是心非,反正他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却并没有出言责备,而是转过身来到了那个坟头上,一脚把那墓碑给踹倒了,然后伏下身子把墓碑上的土吹了吹,接着便坐倒在了墓碑上,招呼我过去:“来,到这儿坐会儿!”

  老叫花子真的是太无良了,人家祖宗坟头上的墓碑,竟然被他当成了板凳坐,这样的道人不招人恨,老天爷都不答应!

  当然,在墓碑上坐着当然比坐在地上要舒服的多,一是不脏,二是不太凉。所以师傅都坐了,我这样一个小孩子坐一下是可以的,老天是不会怪罪的——见老叫花子招呼我,我也没有犹豫地就坐下了。

  这时老叫花子才对我“二姐”说:“你先在这儿给我讲讲你俩的事儿吧,怎的连邪魅都出来了?”

  “二姐”依然跪倒在原地没有起身,颤着声儿讲起了她的故事。

  原来,上了我二姐身的这只女鬼名叫贾素苗。正如老叫花子所说,她并不是真正的鬼,而是被一些邪性的道家自己豢养出来的鬼。

  道家能驱鬼,也能养鬼,但是正规道统却不耻于这种行为。因为豢养鬼的前提条件是要把刚刚死去、还没有来得及进入阴司的死灵抓来,以道门的秘法培育,最终让其在阳世变成鬼,而且也能逐步强大,成长为魅、魍、魉。

  当然,鬼王鬼皇这一类的存在是不可能培育出来的,即便是魑,也鲜有培育成功的,可能几千年也出不了一个魉。

  这样的养鬼之法之所以被正统道门所不耻,是因为没了阴司的审判,许多原本可以进入轮回的死灵,却由于被道门的人抓走而无法轮回,这便是夺了气数,与正规道统惩恶扬善的宗旨是相违悖的。

  此外还有一点,那就是这些邪门歪道豢养了鬼,不是拿来谋财,便是拿来害命,所行之事都是伤天害理的。这更是被正统道门人人喊打的行为。

  这个叫贾素苗的女鬼在活着的时候,跟一个叫闫保家的男子相亲相恋。可是由于双方父母的反对和一些其它的事情,导致了两人没有办法双宿双飞。

  非卿不娶、非君不嫁的二人,为了海誓山盟的爱恋不忍分开,在一个雨夜携手跳下了山崖殉情,期望着生不能同眠,死也要同穴,然而不成想,她们刚刚死去,所化的怨灵便被正巧路过附近的一个邪门道人给抓了回去。

  受尽了千般苦难,两个死灵被那道人培育成了鬼,整日间带着她们四处行恶,可谓受尽了苦楚。但好在两个死灵虽苦,却始终都在一起,因而她们俩倒也还满足。

  然而不承想,数月前,那个邪门道人却棒打鬼鸳鸯,将她们强行分开,把贾素苗留在了身边,而将闫保家送给了另一个道人。

  贾素苗后来无意中听说那个道人是专门炼制僵尸的,立时心急如焚,不顾魂飞魄散的危险,一路循着闫保良的气息寻了过来。

  一般来说,道门养的鬼,自然脱离不了豢养之人的掌控,贾素苗跑了以后,那个邪门道人也曾追击过,可是不知道为何,贾素苗却回回有惊无险。直到追到了升子屯,确定了闫保良的位置之后,那个邪门道人却再也不追击了。

  二姐就是在这个时候成了牺牲品的。我问贾素苗:“为何要选中了我二姐,要上她的身?”

  贾素苗的回答令我瞠目结舌:“不是我选的她,是她选的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安居天说:

  麻烦大家登陆阅读,点下追书和撸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