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年以后,当我再次登上祁山,俯瞰着观灵寺内的那一处塔陵之时,突然就感觉自己这一路的颠簸,其实都是上天给我安排好的。

  至今我也想不明白,为何我不能跟普通的人一样,可以正常的上学恋爱、结婚生子,而不像现在这样,终日过着这种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成日里跟鬼打交道的日子。

  我是一名术士,坊间有人喊我叫神棍,也有人喊我大师,但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所做的无非是扮鬼抓鬼、装神弄鬼而已。不过我不会告诉你,我偶尔还会日鬼……

  从入道至今,我遇到的灵异鬼怪之事实在是太多了。所以,每当听到有人说什么“这世上哪儿有鬼”之类的话,心里都会莫名地产生一种想拿大耳瓜子糊他的冲动!哦不对,是想糊死他的冲动--要是没鬼,老子这么多年图什么?

  ●x酷YS匠网J$正版.(首(发

  我的家乡在西北戈壁深处的一个叫升子屯的小山村里。村子处在祁山的一处山洼里,听大人们说,这里曾经来过一位老神仙,专门抓鬼抓怪的。而我,也便是听着这些鬼啊神啊的故事长大的。

  然而那时打死我都不会相信,有朝一日,我会与这些原本虚幻不已的鬼神故事扯上关系,而且从此后就一发不可收拾。

  一切变故都是在我十二岁生日那年开始的。因为一些涉及到宗门的隐秘,因此关于我的属相和出生日期什么的,就不在这里说了。当然,您也可以认为我只是故弄玄虚。

  十二岁生日,是我的第一个本命年。

  那一年似乎从春节的时候就不太平。

  在家乡,贴春联一般是大年三十下午的事情。一旦春联、门神贴好,那所有的人家便都关门闭户、各在各家,街坊四邻之间都断了走动,村里的街道上也会空无一人。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年夜过后,当爆竹声响过之后,升子屯的人才会打开家门迎宾客,额手称贺丰年。

  而在贴好春联与爆竹响起之前,如果谁家有人走出家门,则意味着“破年”,即这一年全家的运势都将被破坏掉。

  然而我第一个本命年的大年三十时,我却突然病了,而且病的极为蹊巧诡异,以致于老爹和母亲不得不冒着“破年”的风险,带着我出去医治。

  老爹和母亲没有带我去找医生,而是去找升子屯有名的神婆——神婆子。因为老爹和母亲认定,我突然发病是因为我招了鬼了。

  事情的开头还得从那年大年三十的上午说起。

  那天上午,我跟我的发小二狗子玩捉迷藏,刚开始玩的好好的,可是不知怎的,玩着玩着就出事了。

  当时是该二狗子藏起来我去找了,可是二狗子藏好以后,我却怎么也找不着他了,我这一找,就一直找到了丁家坟崖湾里,那里是老丁家的祖坟,占地挺大的一片。

  以前我们路过那里的时候,心里都觉得瘆的慌,因为大人们曾经告诫过,不要轻易上那里去,因为那里有“脏东西”。

  我们都知道,大人们嘴里所说的“脏东西”其实就是鬼。

  要是照平常,我们是断然不敢上那里去玩儿的。可是那天我却在丁家坟崖湾里找到二狗子。

  当我找到他的时候,他吓的脸都白了,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我问他怎么了?他说他本来是藏到了一片苞米地里的,并没有到丁家坟崖湾里,可是怎么我找到他的时候,却是在这里找到的!

  我听了也很震惊,也想过二狗子是不是在骗人,但看他被吓成了那样,又觉得不像。

  但转念又一样,如果是平时的话,即便我知道二狗子在丁家坟崖弯里,我也不敢上那里去找的,可是那天我却连想都没想就找到了那里,那种感觉,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指引着我一样。

  不过在坟崖湾里我和二狗子都没有什么事,就是心里害怕,一路疯跑着就回到了家里。

  老爹当时正在贴对联,见我跑的急赤白咧,就问我怎么回事。我一五一十地回答了。

  老爹一听,眼睛瞪得跟牛眼那么大,上来就朝我屁股上重重地踹了两脚,还骂我:“狗东西,给老子滚家里安生呆着去!”

  我最怕老爹,灰溜溜地就回家了。

  母亲和大姐、二姐都在忙着包饺子,二姐见我挨了老爹的揍,还幸灾乐祸地嘲笑我。我心里也羞也气也怕,就独自一人跑到炕上躺着哭鼻子去了。

  谁知道这一往炕上躺,我就没有再起来。

  后来听二姐说,我那天特别吓人。先是爬炕上哭,过了一会儿就没声音了,就在她们以为我睡着了的时候,我却突然从炕上跳了下来,先是跑到门上撕了老爹贴好的春联、门神,然后就提了根棍子到处乱砸,不但把厨房里给灶王爷献的供品给砸了,还把堂屋里的祖宗牌位也给扫到地上了。

  老爹见我跟发了疯一样,就把我抓住死死地摁到了炕上。我先是疯了似的乱喊乱叫,后来就口吐白沫,躺在炕上一个劲儿地抽搐,像跟犯了羊癫疯一样。

  我成了这个样子,老爹又想到白天去丁家坟崖湾的事情,自然就想到,我肯定是被鬼上了身了,所以老爹和母亲就只好带着我去找七婆子求助。

  七婆子是我们升子屯有名的神婆,也是我小时候的恶梦。因为七婆子的样子,比鬼还害怕——尽管那时我还没见过鬼长什么样儿。

  七婆子是个寡妇,当时大概六十多岁的样子,终年都是一向黑色的褂子,裹着小脚,佝偻着腰;头上稀稀拉拉地长着几根白头发,也不梳,经济就那么散散乱乱地垂着;脸上的皱纹像是拿刀砍过的一样,乱而且深;一双眼睛深陷在眼窝里,可是偏偏颧骨高耸,两腮塌陷,满嘴没有一颗牙,乍一看,跟一个骷髅头没什么分别。

  小时候,每当大人给我讲鬼故事的时候,我的眼前浮现出的总是七婆子的这张脸,在我的感觉里,鬼大抵就长她那个样子。

  虽然七婆子长得吓人,但是她的本事却是远近闻名的。因为她会过阴。

  所谓过阴,就是阳间的人,可以到阴间去问事。说的简单一点,就是她能跟鬼打交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安居天说:

麻烦大家登陆阅读,点下追书,每天再点一次撸撸。你的支持是我最大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