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天呐!”

  “阳童力居然败了!”

  “还是一拳!”

  人们的议论声让躺在地上的阳童力顿时难堪起来,这时的他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不知道现在公不公平?”北冥逸淡淡的说道。

  阳童力本来就对北冥逸一拳击飞自己而难堪又愤怒,而此时北冥逸还突然对自己说话,更是控制不住心中那股怒火,瞬间站了起来手中也不知从什么时候拿出了一把长剑刺向了北冥逸。

  “好啦!”

  宗主威严的声音从上空传来,同时一束白色光束照向阳童力,原本还向北冥逸冲去的阳童力被白光一照立刻浮在空中身体无法动摇半分。

  “宗主我不服!北冥逸这厮定在内门那灵气充沛的地方偷学了什么!”阳童力见到自己无法挣脱,一脸不服气的喊道。

  “内门虽然在灵气方面优于外门,但北冥逸还只是一名外门弟子,所以我的意思你应该明白。”

  “宗主我。。。。。。”

  “童力你给老夫我闭嘴!”一位身穿白袍还留着白色长胡须的老者冲了上来,一根手指指着阳童力,狠狠地呵道。

  “参见宗主,望宗主能够原谅晚辈的无理取闹。”老者呵斥完阳童力后,赶紧跪下说道。

  “哈哈哈没事,阳源长老你就带阳童力走吧。”宗主轻笑道。

  阳源一听脸上一喜,赶紧站起身拉着还低着头的阳童力离开了此处。

  北冥逸望着阳源离开的背影有一丝疑惑,北冥逸不知道刚刚是不是自己看花了眼,总感觉阳源刚刚看着自己的眼神很是恶毒。

  “好了,北冥逸你也离开吧。好好修炼。”宗主的声音再次从空中传来。

  “是。”北冥逸弯了下腰也转身离开。

  周围的人看见北冥逸离开平台,顿时三五成群的冲了上来,一个个说的话让北冥逸一脸不好意思,口中一番道谢又说着有事后便赶紧离开了。

  过了许久,北冥逸扭头看了看四周见四周再无一人,赶紧取出了宗主给的储物袋和宗门令牌。

  “收获挺丰富的嘛。”

  “谁!”北冥逸听见声音,赶紧把东西收好再扭头看去。

  北冥逸定睛一看,只见到在自己的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名中年男子。

  此人身材高大魁梧,身着一件宽大青色锦袍,还生有一副大长方脸,嘴巴阔大,但眉宇之间却带有一股威严,北冥逸还能感受到他身上有一股强大的气场。

  北冥逸心想如果这是敌人的话,那么只有自己马上开溜才是上上策,想到这里北冥逸的脚步微微一动,正准备要立马离开的时候,中年男子突然开口道:“你就是北冥逸吧,我有一事要与你好好商量一下。”

  “和我?”北冥逸一听,赶紧挺了挺胸脯看向中年男子,有些故意的沉着嗓子说道:“什么事你说说。”

  中年男子一听立马哈哈大笑到。

  北冥逸见男子突然笑了起来,一脸懵逼的又重新的打量了下男子。

  “咦?”北冥逸这时突然看见在中年男子的胸前有一座山的图画。北冥逸瞬间呆了呆,心想到这不是内门峰主的标志吗?

  中年男子笑了一阵后,笑着说道:“小小年纪还装老沉。”

  “我这不是装老沉。”北冥逸一听,睁大眼睛大声的说道。

  “哦?”中年男子一听微张下了嘴,又笑着问道:“那你刚刚怎么那种声音?”

  “我。。。我。。。”北冥逸闻言,张了张嘴半天吐不出第二个字。

  中年男子见北冥逸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无奈地摇了摇头,突然一脸严肃的看着北冥逸问道:“我看你还不错,来我这吧。”

  “啊!”北冥逸闻言,又一脸疑惑地望向中年男子。

  “怎么了?老子就这么不受欢迎?”中年男子看见北冥逸的反应,大声道。

  “那个我请问一下,你那里是内门吗?”北冥逸不好意思的挠了挠鼻尖,看着中年男子问道。

  “嗯?内门?”中年男子摸了摸脑袋,半天没反应过来似的,但也只是一会儿就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且一敲脑袋,用手指了指织在胸口的山的图案,说道:“你认为除了内门峰主还有人把这个图案织在胸口上吗?”

  北冥逸闻言,瞬间呆了一下,但马上就冲到了中年男子的面前,眼睛发着光似的说道:“希望峰主能让我加入贵峰!”

  中年男子闻言再看看北冥逸的动作,挺了挺胸又双手叉腰,头高高扬起颇有些得意,嘴角一勾:“那就来吧。”

  。。。。。。

  此时的空中正有一把巨大但又生锈的砍刀飞速的往前飞去,而在砍刀上还站着一大一小两个人。

  “峰主,我们峰有多少人呀?”北冥逸好奇的问道。

  “加上你和我的话一共五个人。”中年男子顿了顿,开口道。

  “五个人。”北冥逸点了点头,突然眼睛睁大又大喊道:“什么!五个人!一峰才五个人!”

  “怎么了!我们地广人稀,方便修炼这是好处,其他人想加入我还不同意呢,不像有些峰拼命拉人入峰,完全就是滥竽充数。”中年男子见到北冥逸的反应,重重的拍了拍北冥逸的肩膀道。

  “哦,宗主那我们现在回去了?”北冥逸咧着嘴好像很疼的样子,摸着被拍的肩膀问道。

  “回什么回?等一会儿,你就不打算给你高师伯告个别?”中年男子看了眼北冥逸说道。

  “告。。。别。”北冥逸听见中年男子的话,顿时眼睛里泛起了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