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层小楼内。

  此时的清尘已经面目全非,成为了一个圆鼓鼓的肉球,皮肤上,连毛细血管都能够看得一清二楚,而他的身体仍然在缓慢的膨胀着。

  就在他即将爆裂之际,清尘的体内,亮起了无数的黑色光点,这些光点互相连接,形成一条条脉络,遍布清尘周身。

  随即一缕缕黑色的火苗,突然从这些光点中涌出。

  火苗越聚越多,最后竟然在清尘的上空,形成了一只黑色的大鸟。

  大鸟的尾部拖着七根长长的尾羽,随空漂浮,眼中闪烁着幽幽黑芒,仿佛拥有灵性一般,低头看向地上的清尘。

  随即仰头,做了一个仰天鸣叫的动作,可却没有一丝声音传出,接着扇动翅膀,在空中盘旋一圈,便俯冲入了清尘的体内。

  火鸟入体,清尘的身体燃起了熊熊烈焰,而这些烈焰,正是刚才组成黑鸟的黑色火焰。

  同一时间,清尘的意识中,这次投入到了一只焱熊的体内。

  清尘此时已经忘了自我,他认为自己就是一只焱熊,在七星峰的山腰处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可是就在今夜,它遇到了一只让它无法产生半丝反抗意识的生物,那是一种血脉上的压制。

  在他的面前,自己连头都不敢抬,甚至没能看清那是一只什么生物,只记住了一双冰蓝色的竖瞳。

  最后,那生物在离开的时候,甩了它一尾巴,让它陷入了重伤垂死的状态中,紧接着,便失去了意识。

  清尘的意识,也随着焱熊的意识在缓缓的消散。

  而就是这个时候,火鸟进入了清尘的体内。

  他看到周围燃起了滔天巨焰,黑色的火焰将他整个包裹。

  清尘感到脑中那些纷乱的,各种生物的记忆,在一丝丝的剥离,只留下了作为那些生物的本能,和一些无法磨灭的深刻记忆。

  就像是一个人类失忆了一般,依然是一个人类,懂得人类的一切技能,却忘掉了大部分记忆,只留下那么几个难忘的瞬间。

  随着记忆的剥离,清尘的意识在慢慢的恢复,最后与徐铭的记忆相互融合,成了一个既是清尘,也是徐铭的结合体。

  木屋中,清尘的身体,也在火焰的灼烧中,慢慢的变回原来的样子。

  这些黑焰很是特别,持续燃烧了将近半个时辰,却对木屋内的一切,没有造成一点伤害。

  甚至连清尘所躺卧的地板,和挂在他身上的布条,都没有一丝被火焰灼烧过的痕迹。

  随着清尘身体的复原,黑色的火焰全部退回了清尘的体内。

  身上的光点一阵闪烁后,随即隐匿了下来,就像出现时一样,没有一丝动静,就仿佛从未存在过一般。

  躺在地上的清尘,缓缓睁开独眼,眼中还带着一丝迷茫。

  顷刻后,他一跃而起,对着自己的身体一阵摸索。

  “怎么回事,那些黑色火焰是哪里来的?”

  清尘心中庆幸,如果不是那些突然出现的火焰,他怕是已经随着那焱熊的意识消散了。

  此刻,他不但活了过来,而且身上原本的伤势也恢复了大半,连失去了眼球的眼眶,也停止了流血。

  可以说,那灰黑色火焰,救了他一命。

  清尘思索片刻,不得要领,不得不放弃了继续探究,随即心头微动。

  “徐铭,清尘?”

  “刚才的经历实属奇特,既然生活在这个世界,以后我还是以清尘的身份来生存吧!”

  他也不急着去更换身上破碎的衣服,而是盘腿坐了下来。

  他得好好的捋一捋这次独特的经历。这对他来说,也许有着巨大的帮助。

  清尘兴奋地翻阅起脑海中,那些没有丢失的记忆来。

  他还记得化身成鱼时,对于《锻体九式》中,第四式鱼游的触动。

  “《锻体九式》一共九式,包含了七种动物的拟态锻体之法。”

  “我共转生到了其中四种动物的身上,若与锻体九式相互印证,必然使我的实力更上一层楼,待得天亮了,得去演武场实验一番。”

  想及此处,清尘目光微闪,可随即他便将此事抛到了一边,心中热切之情更浓,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验证。

  “更重要的,是徐铭的记忆,其中竟然包含了一套练息法门!”

  在天元大陆,练息法门分四阶十二品。

  练息,是每个元修者的基础所在,无论是修炼初始的锻体境,或者是如花无伤般的灵神境,都离不开练息。

  而练息法门的好坏,直接影响了一个人吸收元气速度的快慢。

  所以,相对于锻体九式的进步,清尘要更期待脑海中练息法门的效果。

  清尘双手半握,抱于丹田,心中默念记忆中的法门。

  此刻时近午夜,苏园内的喜宴已然散场,天空中的一轮弯月失去了踪迹,只余一轮高悬,与漫天星辰作伴。

  突然间,漫天星辰与那弯月,体内的光源仿佛被猛然夺取了一般,集体暗淡了下来。

  随着星月黯然,极木宗五座主峰同时震动起来。

  一时间,五峰之上落石滚动,隆隆之声不绝于耳。

  六道身影从五峰中冲天而起,向着七星峰的上方聚拢。

  极木宗的四方峰主,连同宗主和众长老中,实力最高的五长老,全体出动。

  “宗主,发生何事?”

  白针峰峰主程虎是一魁梧汉子,性格直爽,人还离着七星峰有近百丈远,便发声问道,声音传遍整个极木宗,惹得一众弟子纷纷抬头望去。

  而程虎所问之人,是一名高瘦老者,满头白发,着一身黑袍,脸上分明的菱角,可以看出,其年轻之时,必是一名美男子无疑。

  这老者,正是当代极木宗宗主,木烈。

   此时,木烈正悬浮在七星峰的上空,神情严肃的看着天空。

  在那里,各种属性的元气正在不断聚集,形成了一团七彩缤纷的云朵,笼罩着整座七星峰。

  从那片云朵中,木烈感到了无边无际的压力,即使以他灵神境的修为,也被这股压力压得浑身微微颤抖。

  程虎刚一进入七星峰的范围,便陡然身形一沉,脸色巨变,他没想到,此时的七星峰中,存在着如此巨大的压力。

  他急忙调整呼吸,体内元力鼓动,在下降了近五十丈后,才稳住了身型。

  可即便如此,也让得他的脸色不断红白变换。

  倒不是这巨压使他受了伤,而是太丢人了,下面可还有大批弟子看着呢。

  其余三峰的峰主,此时也进入了七星峰的范围之内,不过有了程虎的前车之鉴,三人早有准备,浑身散发着淡淡的元力光芒,向着木烈飞去。

  三人中,其中一个面容猥琐的老头,对程虎嘿嘿笑道:“白猫,忒丢人了点!有事就躲我们下面,白长了那么大个块头!”

  “老王八,闭上你的臭嘴,信不信我现在立马上去撕了你!”

  “来,你来!爷就站在这里等着你!”

  除了程虎外,其余五人已经聚在了一起,四峰中的另两位峰主,分别是一对中年男女,此刻正饶有兴致地看着老头与程虎对骂。

  “你找死!”

  程虎须目皆张,浑身元力萦绕,一匹白虎虚影在其身后显形,白虎血红色双目紧盯老者,其中血光炸裂,滔天凶芒滚滚而出。

  七星峰中弟子,受到白虎凶芒影响,双目中纷纷露出嗜血之色,大有集体暴动之势。

  “够了!”

  突然,一声暴喝传来,仿若炸雷般在众人耳中响起。

  七星峰上,众弟子全部惊醒过来,眼光恢复清明,齐齐色变,带着复杂的目光看向空中的程虎。

  灵神境强者竟然恐怖如斯,能够影响人的心智,众人心惊之余,又充满了羡慕。

  空中,程虎的气势蓦然一滞,身后白虎虚影轰然消散,脸色阴沉的向众人飞去。

  他可不敢和木烈对着干,从小到大,他可没少挨木烈的拳头,都给打出阴影来了。

  可尽管如此,在经过猥琐老头身边时,他还是忍不住向着老头的胸口一拳轰去。

  猥琐老头不闪不必,嘿嘿笑着,就在程虎的拳头即将落在他胸口之时,他的体表之上光影浮现,形成了一个龟壳状的光罩,硬是生生吃了程虎势大力沉的一掌。

  铛!

  金属交击声响彻天空,老头却半步不退,只是贱兮兮地看着程虎。

  程虎冷哼一声,知道拿他没辙,便不再理会,靠近木烈,道:“宗主,可知道事情缘由?”

  “你们自己看。”

  说着,木烈背于身后的双手,猛然探出,对着天空向两旁划拨。

  天空中由元气所成的云朵,随着他的手臂从中一分为二,露出了其遮挡着的景象。

  七颗格外耀眼的星辰,正散发着灼灼之芒,高悬于七星峰的正上方。

  众人看到此等景色,纷纷骇然色变,同时想起了极木宗祖师留下的一条预言。

  “七星峰上七星现,三载不及极木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