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狗没有答话,只是阴沉着脸点点头,意思是默认了黄毛的意思。

  黄毛一脸邪魅的看了江浪一眼,然后一招手,“动手!”

  江浪伸了个懒腰,正准备给这些杂鱼狠上的时候……

  “住手!!”

  门口传来一声爆喝,只见一名身形魁梧的大汉,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

  正是前来找江浪治病的聂天虹。

  见到来人,疯狗等人纷纷打了个寒颤。

  “天……天哥!”疯狗颤颤巍巍的走上前来。

  聂天虹是江湖大佬,而疯狗,充其量就是个流氓头子,不管是格局还是地位,都和聂天虹没法比。

  啪!!

  聂天虹抡起巴掌,抽在疯狗的脸上。

  “吃了豹子胆了,敢来我兄弟的医馆捣乱!”

  这一巴掌,直接把疯狗抽了个跟头。

  疯狗的那些手下们,各个噤若寒蝉,手中的钢管齐齐的脱手落地。

  疯狗吐出两颗断牙,紧忙爬了起来,“天哥,我……”

  他感觉自己的三观被颠覆了,萧家给他说,目标不过是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小司机而已!

  怎么……怎么还跟天哥称兄道弟的?

  啪!!

  聂天虹又扇了他一巴掌,“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吧?”

  “知道!知道!”疯狗低三下四的看向江浪,“浪爷,对不起!对不起!我有眼不识泰山,求您放我一马吧!”

  “接下来我要给老聂看病,不想被人打扰。”

  话音刚落,江浪腾起一脚,踹向刚才叫嚣最欢的黄毛。

  嘎嘣!!

  鞋底子砸在黄毛的胸口,通透的断骨声响起。

  黄毛整个人跌出十米开外,落在了医馆的外面,又从台阶滚下,瘫在地上吐血不止,身子抖个不停,眼中充满了恐惧和震撼。

  高手!绝对的高手!

  疯狗和他的小弟们纷纷打起了寒颤,各个把头垂的老低,大气都不敢出。

  就连聂天虹都被江浪的身手震慑到了。

  “全都跪到外面去。”聂天虹说道。

  人的名,树的影。

  聂天虹出了名的有原则,但也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

  所以他叫疯狗跪着,疯狗绝不敢站着!

  更何况,眼前这个叫江浪的司机,身手如此恐怖,只怕比聂天虹还要狠!

  就这样,疯狗领着手下们,灰溜溜的走到了医馆外面,纷纷跪在了地上。

  聂天虹丹田受过伤,无法聚集力量。

  从传统的医学角度来看,是没什么治疗方法的。

  但是江浪曾经跟一位高人学过奇门医道,这个症状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大病。

  他叫聂天虹撩起了上衣,然后在对方的小腹处下针。

  总共扎了三针,接着江浪对每根针弹了一下。

  只见三根银针剧烈的震荡起来,而且一直没有停下。

  聂天虹感觉有力量从身体的四面八方往丹田处聚拢!

  自从丹田受伤之后,他还是第一次重新体会力量充沛的感觉。

  “太神奇了!”聂天虹惊呼,“江兄弟,你真是神医!”

  江浪道:“这不是大问题,只是重新修复了你的经脉路径,以后正常了。”

  整个过程大约持续了十分钟,江浪把银针收了起来。

  聂天虹拿出一张空白支票,“江兄弟,想收多少诊金,你自己填!”

  真是个爽快人!

  江浪对聂天虹十分欣赏,本来想不收诊金,直接交这个朋友。

  但转念一想,收了诊金也可以交朋友啊!

  于是,他在支票上填了二十万。

  聂天虹则觉得江浪收的有些少了。

  但他是个爽快人,没有多说什么,“江兄弟,交个朋友吧!”

  “好啊。”江浪道:“以后遇到什么麻烦,可以找我。”

  这句话,本来是聂天虹想说的。

  但他看得出江浪绝非等闲之辈,可能比自己要厉害的多,于是点了点头,“有难同当!”

  江浪来到医馆外面,看了一眼仍然瘫在地上吐血的黄毛,又一脚踩在对方的腿上。

  “嗷嚎!!”黄毛发出杀猪的惨叫,“爷爷!我错了!我错了!”

  就在这时候,两辆商务车疾驰而至,停在了医馆门口。

  车门打开,数名身穿保安制服的人,冲了过来。

  为首的是一个女人,这女人上身穿着紧身无袖背心,下身是一条紧致的黑色修身长裤。

  身上的曲线,被勾勒的极具杀伤力。

  尤其是那一双劲道的大长腿,充满了力量感,当然,在男人看来,更多的还是性感。

  女人留着齐肩短发,眉宇间凝聚着一股英气,宛如一个女将军,或者女战士。

  这个女人,江浪认识,是他的同事,倾城集团的保安队队长-唐冰!

  据说唐冰是特种兵出身,不知什么原因,被开除了军籍,好像还做过牢,之后来倾城集团上班,并得到了陆月菱的重用。

  唐冰是奉陆月菱的命令,带队过来保护江浪的。

  见到眼前的情形,唐冰陡然一愣。

  看来流氓们早就到了。

  可是……这气氛有点儿不对劲儿啊?

  怎么这群凶神恶煞,全都跪在了江浪面前?

  “你没事吧?”唐冰带队冲到了江浪近前,问道。

  “没事。”江浪笑道:“一群小流氓而已,我还没数到三,他们就跪下了,你说我牛逼不?”

  “……”

  唐冰一阵无语,她和江浪没什么交集,但她对江浪非常反感。

  之前江浪给办公楼里的美女们按摩,让她觉得这小子就是个轻佻的混蛋,借着按摩占女员工便宜。

  甚至江浪被陆月菱训斥,就是因为被她举报的!

  陆月菱派她过来,总得有个理由,她也因此知道了江浪与陆月菱的婚约。

  唐冰当然不了解陆家目前的处境,也不知道二人成婚的目的。

  真不知道陆总哪根弦搭错了,竟然要跟这种极品败类结婚,就因为他按摩水平高吗?

  其实也难怪,陆总有钱又强势,找个会伺候女人的男人来享受,也没什么奇怪的。

  江浪看向疯狗,“你不是想砸店,想打断我的腿吗?过来动手啊!过来砸呀!过来打我呀!”

  这话让聂天虹愣了一下。

  一看江兄弟就是个大人物,咋还表现的跟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似的呢?

  殊不知,江浪就是这种玩世不恭的性格,能嘚瑟的时候,是绝对要嘚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