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城?”

  吴能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回过头来便是看到了秦城,脸色微微一变。

  自从遇到秦城以来,吴能就没觉得自己运气好过,也从来没有扳回一城。

  先是被秦城给收拾了一顿,然后又是当司机下苦力,后来莫名其妙地丢了于家的支持!

  最后一点也是最严重的一点,这直接影响到了吴能在家族之中的地位。

  “你来这里看笑话的吗?”吴能咬了咬牙道。

  秦城看了看,原来是吴能的跑车追尾了前面的一辆面包车,结果面包车上下来了七八个人和吴能正在对峙。

  “小子,你找救兵就只找了一个啊?”对面的人冷笑了一声道。

  “海哥,我认识这小子,在阳城出了名的废物,姜家的那个赘婿,秦城!”旁边一人对他恭敬地道。

  “哦?”海哥眼里露出几分轻蔑之色,冷笑道:“原来是你这个废物啊。”

  秦城挑了挑眉,没去搭理这几个人,而是继续看着吴能道:“给钱处理了就走吧,在这里不是挡道吗?”

  吴能喷出一口血来,要是那么容易解决,他还用得着在这里花了这么久时间?

  “他们要我赔一百万!”吴能脸色铁青地道。

  “一百万?”秦城诧异地看着只是被撞掉了后保险杠的面包车,恍然道:“原来你又当凯子了!”

  “嗯。”吴能下意识地点了点头,旋即又意识到了不对劲,“什么叫又?”

  那海哥听到秦城的话,冷笑着道:“你的意思是我是故意找茬了?”

  海哥一发话,后面跟着的那些小弟们便是叫骂起来。

  秦城皱了皱眉,这些人的嘴巴可不怎么干净,听得他都有点想打人。

  “一百万都够买五六个你们的面包车了,这还不叫找茬?”吴能气得浑身发抖。

  秦城诧异地看了吴能一眼,疑惑道:“吴大少,这可不像你啊,你的小弟们呢,打电话叫人啊!”

  “你还好意思问!”吴能眼里都快泛起泪花了。

  他吴能之前作为吴家铁板钉钉的家族继承人,什么时候在阳城受过这种气!

  就因为失去了于家的支持,吴家人都把怒火发在他身上,不仅克扣了钱,甚至还公然表示要考虑另选继承人!

  吴能以前狐朋狗友挺多,现在他既没多少钱,又快丢了继承人的位置,谁还搭理他?

  秦城耸了耸肩道:“这关我什么事?”

  “哈哈,原来这次撞上我们的还是一个公子哥,那就更好了!”

  “赶紧赔钱,否则的话,我们就到你家族的公司去闹,让你们公司臭名远扬!”

  海哥大笑起来。

  “明目张胆的敲诈啊……”秦城若有所思地看了这些人一眼,见他们都是有恃无恐的样子,心里有些好奇。

  按理说,碰见像吴能这种开着跑车的年轻人,肯定就能猜出他是有背景的。

  “看来这些人背后还有其他人指使。”

  秦城摇了摇头,这就有意思了,这算阳城势力的龙争虎斗?

  “我……我没那么多钱……”

  吴能最终还是服软了,如果这个时候再让这些人去公司闹一闹,那他就真的不用指望继承人的位置了。

  “没钱?”海哥拍了拍吴海的跑车,在银白色的表面留下一个泛黑的巴掌印来。

  吴海看得眼睛都绿色,他最宝贝自己的这些车,这是他最大的爱好。

  如今这车却是被海哥这样对待,叫吴能心痛不已。

  “这车二百多万!”

  吴能无力地争辩了一句,脸上却是被海哥狠狠地抽了一耳光。

  “妈的,给脸不要脸!”

  “咋地,你还想让我补差价啊?”

  海哥冷笑了一声,招呼了一声,一群小弟便是绕着吴能的车打量了起来。

  吴能捂着脸,呆呆地看着自己的车,魂儿都不知道飘到哪儿去了。

  吴能这副样子反倒是让秦城有些不大好意思了,虽然吴能确实是因为姜若依的缘故很针对他。

  但是吴能所造成的影响都还没有姜家人那么大,况且这小子还是个老实人。

  “就看在当初你载我一程的份上帮你一把吧。”秦城拍了拍吴能的肩膀,正义凛然地道。

  吴能茫然地看了秦城一眼,没有说话。

  显然吴能以为秦城又在开他的玩笑,秦城能那么好心帮他?

  “你们几个,赶紧从这车上滚下来!”秦城指了指已经翻进车里的几个小弟道。

  正满意地打量着这跑车的海哥眉头一挑,站在了秦恒的面前,冷笑道:“怎么着,你这个废物还想帮别人出头?”

  秦城淡淡地道:“你再叫一声试试?”

  “叫就叫,废物,废物!你打我啊?”副驾驶座上的小弟嘻嘻哈哈地做了个鬼脸。

  但是下一刻,那小弟便是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一声闷响之后,便是狠狠地在砸在了地上!

  “柱子!”

  海哥一惊,脸上闪过一丝怒火,喝骂道:“小子,你知道我们是谁的人吗?”

  “燃情酒吧洪狮洪爷那就是咱的老大!”

  “别说你这个姜家的废物赘婿,就连你那老婆,也只有就是个在我们洪爷面前卖笑的货色!”

  秦城眼神微微一凝,冷笑着道:“洪狮是吧?”

  秦城摸出手机立刻给洪狮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老板,您有事找我?”洪狮恭恭敬敬地道。

  “我可不敢找你有事啊,洪爷。”秦城淡淡地开口道。

  洪狮被秦城这话弄得心头一跳,连忙道:“老板,我这会儿正在燃情酒吧呢,出什么事儿了?”

  “到百乐街十字路口见我!”秦城挂断了电话。

  吴能看着秦城漠然的脸色,浑身都打了一个激灵,心中颤抖着道:“又有人要倒霉了!”

  “嘁,吓唬谁呢?”海哥不屑地道:“就你还让洪爷来百乐街见你,也不怕牛皮吹破天了!”

  就在这个时候,几道身影出现在了这里,海哥一见,连忙迎了过去。

  “顺子哥,您不是在那边的按摩店里面放松嘛,怎么到这儿了?”海哥恭敬地道。

  那些小弟们也恭恭敬敬地喊道:“顺子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