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首那人说完之后,

  那道向他飞驰而来的利刃不知怎么着,改变而来的方向,从他的左耳边悄然飞过,击中了身后的一个大树,

  “咚”的一声,瞬间大树被砍成两半,倒在了地上,树叶飘洒了一地,

  他立刻拍了拍自己那跳动不已的小心脏,安抚着,平息着,总算是让他产生了兴趣,自己也捡回了一条小命,再慢一点,就真的提前上路了,

  可是这让看好戏的冯西山顿时脸色一沉,他现在终于知道了这个眼前的狩猎者到底是打的什么心思了,

  真是不可饶恕,恨不得现在就堵住他的嘴,把他给杀了,

  原来他是想把金刚果的消息告诉司徒衡天,虽然这个消息对于司徒衡天来说完全没有任何的意义,以他的修为境界,已经完全不需要这种灵物了,

  吃了它就当是吃一个果实一样,只能起到果腹的作用吧,

  但是这对一旁的司徒衡云却不一样,他可以通过这个金刚果把自己的修为提升一个等级,那么在家族中的地位分量也将会多一分,

  这不就是这一次来历练的目的吗?

  之前为首的狩猎者没有说,是不知道情况,也不知道能用什么来打动眼前的这位贵公子,

  但是当他看见司徒衡云很是关心,照顾眼前的那位少年,还给他指点和讲解如何解剖巨山怒虎,料想他们之间一定是关系非凡,所以他就把身价性命压在而来司徒衡云身上,

  果然成功了,

  “金刚果”司徒衡天低声喃语的重复了一遍,接着一丝微笑浮现在脸前,

  见状,一旁的可爱无比的司徒锦儿拉着衡天表格的手臂,摇晃着,说道:“衡天表哥,什么金刚果,好吃吗?”

  “你呀,就知道吃,那天长成一个小肉球,就没有人要你了,”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瓜,说她,

  司徒锦儿手臂一挥,翻了一个白眼给他,“那也等我胖了胖了再说吧”

  马车老者呵呵笑着连忙解释道:“锦儿小姐,金刚果一种天地灵果,吸收天地灵气,孕育而生,有着一些意想不到的作用,还是很让人难得的,没想到在这种地方还有这等灵物,真是少见,”

  随后侃侃而谈,把金刚果的效果给司徒锦儿说了说了一遍,

  听闻后的司徒锦儿咬了咬洁白的秀齿,喃声嘟语道:“它这么难得,一定很好吃,有没有族长每日供奉的那个灵果好吃呢?”

  “这个.......锦儿小姐,你叫老奴我怎么说呢,两者没有办法比较,你每日所吃的那个灵果是一种慢性滋养身体的功效,对于现在的你来说是最好,可以给你未来修为上打下坚硬的基础,从而改善你的体魄,经络,等等,"

  但是金刚果可不一样,它是一种可以让人成功迈入下一个门槛的灵物,其药力功效很是凶猛强劲,所以你现在吃不得,等日后族中会给你供奉一颗的,”

  同时一旁的司徒衡天也略点一丝吓意的说道:“你吃了一定会肚子痛的,痛的你在地上翻滚,你还吃吗?”

  两人一唱一和,把司徒锦儿这个小馋嘴给吓坏了,赫然的把白皙的小手放在了自己的肚子在,仿佛这一刻,她吃了金刚果,肚子开始疼了起来,让她很是痛苦,眉头紧皱,脸色苦闷,

  然后只见她摇晃着小脑袋,连忙说道:“那我还是不吃了吧,给衡云表哥吃吧。”

  一旁打坐调息的司徒衡云也慢慢的恢复了气力,脸色也比之前红润了一分,看来这瓶丹药还是好货色,

  于此同时他也在听着他们之间的对话,清楚明白金刚果的好处,眼神泛着金光,

  心中喃语道“真是今日走运,虽然没有猎杀掉巨山怒虎,但是也有意外惊喜,看来日后还得多出来历练一下,”

  为首狩猎者默默的注视着他们的言语表情,断断续续的听着他们的对话,没敢打扰,不过听完后的他顿时心里有了底,露出了一丝灿烂的微笑,

  可是这对于冯西山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但是他又不敢去打扰到司徒衡天,怕触碰到眉头,

  再者,他可没有一套好的说辞来保命,无奈,只有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之间的对话,

  “说吧,金刚果哪里?”司徒衡天对着为首的狩猎者说道。

  他也不敢推脱犹豫,更不敢撒谎乱讲,那样只会死的更惨,

  随后如竹筒倒豆子一般,说了个彻底,还是只捡重点要点的说,如果在像之前的那样长篇大论,恐怕又是一击利刃爆射而来,他可不想再被吓得半死呢?

  听完后的司徒衡天,眼眸在眼眶中的转悠了一圈,像是想乐一下什么,对着冯西山说道,

  “照他这么说,现在你们的那个少团长罗天杰正在和那个卖主一起去猎杀绿山蟒蛇抢夺金刚果呢,是吗?”

  冯西山不敢否认,这个事情在妖兽小镇上的拍卖行中就已经被人所知了,更不要说今日凌晨的封锁入口了,只怕是早已传的的沸沸扬扬,人所共知了,

  同时他也没有那个胆子欺骗,要知道能让团长罗狂傲都谈名色变的家族,那杀他易如反掌,好不费吹灰之力,

  “是的,公子,”立刻肯定的回答道,

  司徒衡天点了点头,说道:“既然都已经知晓事情的原委,那么这个金刚果我们就不放过了,也当是见识见识一下吧,”

  弟弟衡云会心一笑,手中捏紧了五指,

  明白这是哥哥在帮自己,希望自己能够有所成长,在族中的地位也有所提高吧,

  那么自己就不能让他失望,只能迎难而上,勇往直前了,

  同时心中暗自明声道:“金刚果我司徒衡云要定了,谁也拿不走,再说,一个靠服用丹药提升境界的人又怎么能是我的对手,他也不配服用此等灵物,”

  既然承受了人家的好意,那就得回报一下吧,况且这也是举手之劳的小事,

  司徒衡天缓缓的说道:“你可以带着你的那些手下走了,我不想欠人一个人情,虽然他的这个消息不怎么值钱,但是或多或少,对我们还是有点用,”

  话已经说出口了,就没有商量的余地,

  冯西山只好撇了撇嘴皮,心有不甘,似乎想要说道些什么,但是也无从说起,同时不敢驳司徒衡天的意思,

  只好听话乖乖的带着他的黑骑兵队灰溜溜的撤离这里,

  临走之时,还不忘用恶毒的眼神看向了狩猎者他们五人,似乎是想记住他们的模样,好来日算账,

  尤其是为首之人,盯视了很久,然后对着他动了动嘴唇,没有出声,但是可以会起意,

  仿佛是在说道:“你好的很,居然敢坏我们公子的好事,那你就甭想活着离开妖兽小镇,”

  他们五人虽然早就想与冯西山的黑骑兵队拼个你死我活,也恨不得杀之而后快,但是现在被他的眼神看得还是心中不由一震,感觉后背一怔凉意,有所害怕起来,毕竟单凭他们几人想要没杀掉黑骑兵队是不可能的,实力的差距还是蛮大的,

  接着他们五人之间相互对视了一下,似乎是下定了决心,此事过后只有在妖兽山脉躲藏一段时间了,避避风头,

  可是就在冯西山转身带人离去之时,空中悄然一阵鼓动,风声四起,席卷天地,

  “啊”

  一声惨烈之声赫然响彻虚空,他们寻声望来,顿时惊讶万分,只见这痛苦的惨叫之人是冯西山发出来了,不知为何如此,

  随后,他应声倒地,狂吐了几口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