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师傅的亲传弟子,比他们还重要,先带我出去。”张林甩动的更厉害。

  子乐冷漠地看了一眼张林,微怒:“同门师兄弟,谁的命不重要。师兄,总之我不会让你受伤便是。”

  再看院内形势。

  季青惊恐地看着叶风尘,他来之前,已经做好准备。听闻,陈浩的双手被叶风尘割伤,他与扫青便在关节处贴了铁片,就是防止他暗中使用袖里剑。但没想到的是,这叶风尘还会使用飞刀。

  右腿被轻易刺穿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叶风尘手下留情了。

  否则,那飞刀,刺穿的不是小腿,而是心脏!

  他为什么手下留情?

  季青的脸上冷汗连连,扫了一眼子乐和张林,心思慎密的他,猜到了答案。

  叶风尘要说出文纪被他们杀害的实情。

  只要说出来,他们身败名裂,不用叶风尘亲自动手,宗派的执法殿就会替叶风尘出手。

  对于叶风尘来说,麻烦瞬间就从他的身上消失,毕竟,双封宗派真不好惹。

  扫青还不清楚,他站起来,吐出一口老血,握着长枪,欲要再次攻击叶风尘。

  “住手!”季青沉声。

  叶风尘见寒雪平安无事,他安下心来,转头冷漠地看着扫青。

  “住手!!”季青加重语气。

  扫青哼了一声,收住去势,余光刮到季青的身上,压着怒气说:“他不死,死的就是我们!”

  “我们走!”季青用长剑驻地,一瘸一拐地往院门走去,“叶风尘,你借我们的手与鬼兽搏斗之事,从今晚起,一笔勾销,你与我们,形同路人,不再有任何矛盾!”

  “为什么!?”扫青的双眼瞪着叶风尘,他的杀机弥漫,一点也没有收敛。

  “走!”季青冷冷地盯着扫青,“还看不出来吗?事情不是我们能掌控的了!”

  子乐和张林的到来,彻底打乱了他们的计划。

  一想到文纪被自己害死,一想到宗派的门规教训,怒火中烧的扫青,深吸一口气,冷冷地说:“季青,我尊你,不是因为你实力比我强,你是我师兄,而是因为你慎重识大体,但今天这一局,你看不透!”

  手中的长枪,指着叶风尘,对季青含怒一说:“你太过慎重,反而害怕了!”

  他心狠手辣,毫不畏惧叶风尘。

  怒龙!

  上品神通法术。

  爆发型进攻法术!

  长枪震荡出浑厚灵气,让地面上的灰尘都扑散到十方。

  扫青怒吼一声,甩出枪法,往叶风尘刺去。

  子乐的神色一变:“上品神通法术,怒龙?他的境界,无法进入上品神通阁楼才是,为何……”

  叶风尘冷淡地说:“你这一招,是你的底牌,但还是不行!”

  施展疾风诀躲过,单掌震飞扫青。

  没用神通法术,纯粹用五品境界的灵气压制。

  扫青口吐鲜血,震惊地看着叶风尘:“这身法为何连上品神通法术都躲过了?”他自信,凭借这上品法术,可以击伤肉身五品境界的灵师。但,他失败了。

  “百变应通境界的身法,暂且不说品级,仅仅是这一点,你就不应该出手!”季青冷淡地说,“快走吧!”

  他从陈浩的口中早已了解到这一点,自知应战,没什么希望,唯有偷袭,但今日,偷袭失败。

  “走之前,我想给你们一点忠告!”叶风尘负手而立,淡淡地说。

  他看向季青和扫青,再看向院墙边的张林与子乐。

  季青阴沉着脸,暗暗携带威胁的眼神看着叶风尘,冷冷地说:“你招引鬼兽到我们身前,这一点,是你的不该。兽核你也拿了,所有的好处,你都拿了,就应该做人留一线。”

  “杀到我家里来,还有可谈的余地吗?”叶风尘很清楚季青为何在此时低声下气,主要是因为,张林和子乐在此,否则的话,他们根本就无所顾忌。

  这一次,他要是放过季青和扫青,下一次,他们可就不会这么客气了!

  “双封宗派的弟子,不是你能惹的!”季青加重语气。

  没了底牌的扫青,冷静下来,他忍着伤痛,来到季青身边,目光忌惮地看着叶风尘。

  叶风尘充耳不闻,他淡淡一笑,看向墙边的人,淡淡地说:“你们师兄弟四人中,我看得过眼的就只有子乐。”他刚刚听到张林与子乐的对话,大致感觉子乐此人,不错。

  “其余人,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野兽!”加重语气,冷冷地哼了一声。

  他看着脸色阴晴不定的季青以及扫青,冷淡地说:“那鬼兽,可不是我故意招引,而是我无意间遇到你们。不过,你们的手段,让我更加心寒!”

  季青叹了口气:“扫青,走!”

  他的双眼,带着杀机,扫向子乐和张林。

  说不得,要杀人灭口了!

  “你们口中所说的文纪,之所以命丧兽口,乃是你们两人所为。”叶风尘冷哼一声,说出实情,“你们不是说过吗,把文纪带到小叶山口,本身就把他当做了诱饵。”

  叶风尘又大概说了一下经过。

  子乐浑身一震,同时心中开始不安起来。

  他现在终于知道,季青和扫青,行动上为何如此诡异。

  原来,还有这一层内幕。

  但相应的,知道这件事情的他,开始为自己的安全考虑。

  此时,他身受重伤,很容易受到袭击。要是季青和扫青狠下心来,绝对会对他下死手。

  不过,季青和扫青也受了重伤,应该不会在此时动手,而且叶风尘不会让他死去,他现在成了关键人物……

  他冷冷地看了一眼叶风尘,这人太会转移仇恨了。

  张林听到叶风尘所说的真相,害怕地看向季青和扫青。他躲在子乐的身后。

  “大师兄,走吧,我们就算是再狠心,但对自己人,还是很照顾的。”季青淡淡地说。

  他们不会死在这里,就算是王成有能力杀死他们,所以他根本就没防备王成下杀手。

  “季青师弟,是这样吗?”张林天真地问了一句,因为,他太想离开这里了。

  “难不成,我还害你不成?”季青哼笑一声,“我现在就带着你去找师傅。”

  眼见张林真的走向季青,子乐拉住张林,摇头:“我带你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