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浩泽,你别给我这么嚣张,当心我现在就废了你,等到那个时候,我倒要看看你还能不能像现在这么嚣张。”冯琦吉说道。

  “王浩泽,你既然知道我们唱的第一首歌是多幸运,那你还记得我给你最后唱的那首歌叫什么吧,你可能已经忘记了,我现在可以给你提醒提醒,那首歌叫《体面》,你现在有印象吗?没有印象的话,我可以再提醒你一下。”

  “别堆砌怀念让剧情变得狗血,深爱了多年又何必毁了经典,都已成年不拖不欠,浪费时间是我情愿,像谢幕的演员,眼看着灯光熄灭,来不及再轰轰烈烈,就保留告别的尊严,我爱你不后悔,也尊重故事结尾。”冯琦吉唱道。

  “分手应该体面,谁都不要说抱歉,何来亏欠,我敢给就敢心碎,镜头前面是,从前的我们在喝彩,流着泪声嘶力竭,离开也很体面,才没辜负这些年,爱得热烈,认真付出的画面,别让执念毁掉了昨天,我爱过你利落干脆,最熟悉的街主角却换了人演,我哭到哽咽,心再痛就当破茧。”马云柔唱道。

  “来不及再轰轰烈烈,就保留告别的尊严,我爱你不后悔,也尊重故事结尾,分手应该体面,谁都不要说抱歉,何来亏欠,我敢给就敢心碎,镜头前面是,从前的我们在喝彩,流着泪声嘶力竭,离开也很体面,才没辜负这些年爱得热烈,认真付出的画面,别让执念毁掉了昨天,我爱过你利落干脆,再见不负遇见。”马云柔再次唱道。

  “你,你真的不想再给我一次机会了吗?柔柔,我知道是我错了,我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再也不敢对你不好了,柔柔,我再也不会欺骗你了,再也不会辜负你了,真的,我说的是真的,求求你不要离开我好吗?”王浩泽哭着说道。

  “王浩泽,你以为你这样说马云柔就会对你回心转意吗?我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你伤她伤的那么深,她是不可能会再给你一次机会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冯琦吉说道。

  “你特么给我闭嘴,劳资之前跟你说过让你闭嘴的,你居然当做耳旁风,你找死。”王浩泽愤怒的说道。

  说完,冯琦吉向王浩泽冲了过去,王浩泽还想逃,却看见马云柔一直看着自己,他便心生一计,他想用苦肉计来赢得马云柔的心疼,所以他就故意让冯琦吉打他。

  冯琦吉过去就是一拳打在王浩泽的胸口上,王浩泽吃痛一声“啊”,又假装故意飞出去的样子,他想引起马云柔的注意,使得让她对自己产生怜悯之心,这样自己的计谋就得逞了。

  冯琦吉听见之后,立马抓起王浩泽的衣领说道:“你少在这里蛊惑人心,马云柔她是不会上你的当的,你以为你这样就可以打动马云柔的心,让她来保护你,我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柔柔,我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对你了,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是在哪里吗,那时候我们刚好在一起,我们就在玉海市的星光宾馆住了一晚,那天晚上好难忘呀。”王浩泽故意这样的说道。

  王浩泽见马云柔有点点反应的时候,继续说道:“柔柔,你还记得我们一起逛街、买衣服、看电影、去海边度假的时候吗?我对你说过,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在你身边陪伴着你,照顾着你。”

  “那你说到做到了吗,你非但没有做到,你还一次次让她失望,去伤害她,这就是你所谓的陪伴和照顾吗?照顾自己喜欢的人就是这样照顾的吗,你这个人渣,今天不好好教训你一顿,你就不会改了。”冯琦吉说道。

  冯琦吉刚好拿起拳头,准备打向王浩泽的时候,马云柔说了句,“不要啊,冯琦吉,我希望你可以不要打他吗,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我喜欢过的人,我爱过的人,我不希望他受伤,更不希望你打他,凌羽、冯琦吉,我求求你们了,你们不要打他了好不好,我原谅他了。”

  “马云柔,你这是干什么,我告诉你,你如果原谅他了,他以后还会来伤害你的,你可要知道我们这是为你好,你如果执意要这样,那就当我们什么都没有说过吧,以后吃亏了,就不要怪我们没有提醒你了,冯琦吉,放开他吧,既然马云柔原谅他了,那就让他们两个在一起吧。”凌羽说道。

  “凌羽,你在说什么,好歹她也是我们的朋友啊,我们不能坐视不理的啊,如果饶过了这个小子,他以后会更加伤害马云柔的,你可要想清楚啊。”冯琦吉对凌羽说道。

  “好了,你不要说了,就这样吧,放开王浩泽,成全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以后我们不插手马云柔的事情了便是了。”凌羽摇摇头说道。

  “唉,马云柔啊马云柔,你啊你,算了,我听凌羽的话,我放了他,王浩泽你给我听好了,今天我是看在马云柔和我是多年朋友的份上,我就饶了你,以后不要让我知道你再次伤害她,你就当心你的脑袋吧。”冯琦吉说道。

  “哦,是吗,就是不知道以后到底是谁当心谁了,你以后也不要给我看见,否则我也会打死你的,你个辣鸡,辣鸡,辣鸡。”王浩泽挑衅的说道。

  冯琦吉被王浩泽挑衅的直接一拳打了上去,直接打中王浩泽的鼻子,把他的鼻子打出血来了,王浩泽捂着自己的鼻子骂道,“冯琦吉,你这个辣鸡,你居然敢打我这帅气的鼻子,我诅咒你生儿子没屁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