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

  在那战鼓的声音震荡而开,武斗场上的人影,猛然爆发,化作一道虚影,朝着那天碑战梯暴掠而去。

  “嘭!”

  一道血雾飘散而开,那人刚窜出去,还没来得及感受兴奋和喜悦,一道身影出现,随即一拳将其拍飞。

  那人被一掌击杀,尸体摔落在武斗场之上。

  一股悲凉的气息,猛然间笼罩在这片区域之上。

  但转瞬间已经有人窜出去,冲向更高的战梯位。

  一个梯位,前后相隔着三五米。

  别看着三五米,实际上登梯却相当地困难,因为有战魂的攻击,以及负重武纹,一个战梯位。

  越向上的战梯位,负重就越强,在第九重的战梯位,甚至一梯几万斤力,想想几万斤力落在一个人的身上,那是何等地可怕。

  想要登顶何其容易?

  密密麻麻的人影看过去,成千上万人。

  万人登梯,到最后的时刻,又有几人傲笑称雄?

  有人冲得最猛最前,也有人留在后头,并不急于出手,灵族、火族,还有叶焱他们就没有急于出手。

  毕竟时限是三天,也不急于这一分一秒。

  轰隆!!

  头顶之上,一道雷鸣震荡,一道巨大的虚影出现,嘴巴张开,一道雷霆之力徒然爆射而出,刹那间便将其击飞了出去。

  嘭!!

  人影砸落在地面上的时候,身体顿时稀巴烂,鲜血染红了武斗场,看得所有人头皮发麻,背脊冒出一阵冷汗。

  太可怕了,这些战魂神出鬼没,而且往往总能够给人以致命一击,摧毁之力相当地吓人。

  砰!砰!!

  几道身影,猛然被砸飞了出去。

  定睛一看,众人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圣明城的八秀,此时都聚拢在一起,一共十个人,另外俩个族门在第一轮百族之争多拿了个出战的席位。

  十个人,杀戮非常可怖,而这十个人都以祁辰逸为首,基本上围起来,然后让祁辰逸出手。

  “少年,不必着急,相信我,总有机会的,”楚千夜说道。

  “让他们再浪一会儿,等下你再出手,现在才第一重战梯而已,到了第二重,这股劲儿就要减弱了,到时候才是你出手的最好时机。”

  叶焱皱起眉头。

  让别人一重战梯?

  虽然他是偏向于晚点出手,可让对方一重战梯位,未免也太多了吧。

  “而且后面有惊喜的,我对天碑战梯做了点手脚,怎么也得淘汰掉三千人吧。”

  三千人!!

  这加起来也才一万多人,如今已经淘汰了几百人,而且按照这个速度,到第二战梯位,能有个五千人就不错了。

  若是再淘汰出局三千人,岂不是只剩下两千人?

  换句话说,第一重战梯位,淘汰八千多人?

  这概率也太特娘地凶狠了吧!!

  “叶焱哥哥?我们何时动手?”叶无忌皱着眉头,看着嵇阳华的方向。

  “不急,等他们登上第二重战梯位我们在动身。”叶焱说道。

  叶无忌脸上是惊疑和不解,这让得也太多了吧,一重战梯位?

  “听我的。”叶焱说道。

  随即盘腿闭眼修炼。

  这一幕,让回过头来的嵇阳华,忍不住嘴角扬起一抹讥笑。

  呵呵,这个时候还抓紧时间恢复?看样子你消耗很大啊。

  嵇阳华没有再理会,他留在战梯位上,眉心处的灵魂感知呼啸而出,感应战梯位内的纹路,进入战魂空间里头。

  嵇战天等嵇家人,他们看着叶焱盘腿修炼,同样脸上露出一抹冷笑。

  酒楼。

  “叶公子还不动身。”武斗宫一位老者说道。

  熙瑶也看向盘腿而坐的少年,嘴角微微上扬。

  叶焱不动身是有道理的,这天碑战梯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攀登?

  仅仅战魂就累得够呛的了,还得留点心神出来对付其他人。

  徐阶嘴角噙着一抹冷笑。

  他也觉着叶焱消耗巨大,此时选择盘腿修炼是为了恢复。

  “他在做什么?抓紧时间恢复?”宸婉君不解道。

  宸婉瑜融合的目光,此时望向叶焱,掠过一抹睿智的光芒。

  “不,在等待机会,现在还不是登梯的最佳时机。”宸婉瑜说道:“我们也等等。”

  宸婉君更加不解了。

  但宸婉瑜也选择盘腿修炼,宸婉君只能干急着。

  石飞跃和石飞天,俩人也没有出手,他们目光斜视着叶焱,脸上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

  “哥,我们什么时候动身?”石飞跃看向叶焱,皱了下眉头说道。

  “再等等。”石飞天想了想说道。

  时间在一分一秒过去。

  月末一个时辰的时间,终于有人接近第二重战梯位。

  那人朝着后边回头,顿生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然而,还没等他醒悟过来,一股可怕的气息震荡而开,只见一道手持罗刹长戟的虚影出现,那道虚影一出现,战戟便狠狠地一扫。

  嘭!嘭!!嘭!!!

  下方的人影,顷刻间被狠狠地扫飞了出去,此起彼伏的惨叫声震荡而开,那些人无一例外被扫清。

  诸人瞳孔遽然收缩。

  那一长戟,拥有着狂暴的雷霆之力,很多人都来不及躲闪,下一刻就被狠狠地击飞了出去。

  战梯位上,密密麻麻的身影,被狠狠地击飞了出去,转瞬间已经淘汰了三千人!

  有些是为了保命,直接捏碎了血脉石。

  嵇阳华深吸了一口气,朝着前方轰出了数拳,将雷霆挡了下来,而祁辰逸等人也因为距离不算太近,挡下了雷霆。

  转瞬间,一万人,战梯位上只有一千多人。

  望着眼前的阵仗,许多人不由得深吸了一口冷气。

  太凶狠了!!!

  地面上四处都是尸体。

  “累积战梯位无望了。”看着这一幕,所有人心神都闪掠过这样的念头。

  ——

  “长老,这畜生不应该被封印起来了吗?”

  天碑族的护法皱起眉头。

  “我们联手将其封印起来。”

  话音落毕,几道身影掠出,出现在那手持战戟、浑身散发出毁灭雷霆气息的虚影,旋即纷纷出手,一个个奇异的手印出现。

  那道虚影一震,旋即模糊,化作一道虚影,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里。

  天碑族几个强者出手,可怕的力量气息震荡,尤其是那强横的法相,更是让他们感觉体内血液凝固。

  好在这个纰漏没有拖延得太久。

  下方的人影,此时看到一下子淘汰这么多人,不由得背脊冒出阵阵冷汗,还好他们没有出手那么快。

  “走!”石飞天脚掌一点,化作一道流光,向前暴掠而出,石飞跃紧随其后。

  而灵族这边,灵曦也和紫衣女子掠向天碑战梯。

  “我们也该动身了。”叶焱脚掌一点,登上了战梯。

  叶无忌紧随其后。

  后方的其他身影也纷纷掠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