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的人像是看死人一样的看着李玄,杨大伟直接开始幸灾乐祸了起来,盯着李玄说道,“小子,你一个臭要饭的,竟然敢一口价喊到四十万,这里可不是你装逼的地方,待会儿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经理凌厉的目光落到了李玄的身上,见李玄一身的地摊货,顿时心里有火气,“小子,我奉劝你,最好是别闹事,否则的话,你小命就难保了!”

  “钱我有的是,不用你操心,继续!”李玄满不在乎的说道,四十万对于自己来说,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经理无话可说,只能继续进行。

  而此刻,杨大伟就像是看一个死人一样看着李玄。

  周围一片安静,没人再继续喊价了,他们都不是傻孩子,花个一二十万值,如果在红儿的身上花五六十万,那就不值得了。

  李玄看向了杨大伟,笑道,“杨公子,你不是很有钱吗?怎么不敢加价了,难道是一个装逼的穷光蛋不成?我听说红儿是你的情人,你难道就不怕我将她带走吗?”

  王海也跟着说了起来,“杨公子,你这辈子戴绿帽子,下辈子也是一个活王八……。”

  一听这话,杨大伟气得七窍生烟,脸上的肌肉都抽搐了起来,“五十万!”

  “一百万!”李玄跟着喊价。

  众人都傻眼了,看出来李玄和杨大伟这是在赌气。

  杨大伟拿不出这么多钱来,一下子就泄气了。

  李玄站了起来,笑道,“杨公子,你要是没钱,那我们就带红儿去酒店了,今天晚上她是我和王海的了。”

  “你……”杨大伟都快被气疯了,“一百五十万……”

  喊出这个天价之后,杨大伟后悔了,自己身上只装了五十万,根本就拿不出那么多钱来,他知道下场会是什么。

  “承让了!”李玄坐回到了椅子上,朝着杨大伟呵呵的笑了起来。

  杨大伟这才明白自己上当了!

  可是现在已经晚了,等了半天李玄没有继续喊价。

  “杨先生,付完钱,红儿今天晚上就是你的了!”经理朝杨大伟笑了笑,然后让服务员将刷卡机拿过去给杨大伟。

  杨大伟恨不得用目光将李玄给杀死。

  “刷卡啊,你不会是没钱吧!”王海朝杨大伟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我没钱!”杨大伟咬了咬牙,然后冷笑了起来,盯着李玄和王海,“你们也没钱吧!要死一起死,有里面两个垫背,老子也不亏。”

  两个保安走了过去,将杨大伟的胳膊给拽住。

  经理走了过来,盯着李玄,“按照我们夜总会的规定,拿一百万,红儿小姐今天晚上就是你们的了。”

  所有人都已经李玄拿不出这么多钱来,刚才之所以会喊价一百万,那是在跟杨大伟赌气。

  忽然李玄站了起来,掏出银行卡递给服务员。

  “里面不会没钱吧!”经理淡淡的开口说道。

  “有没有钱,刷了就知道了!”李玄表情平静的说道,“如果里面要是没钱,你怎么处置我都可以,可是如果里面有钱,那红儿今天晚上就是我们的了!”

  经理皱起眉头,让服务员刷卡。

  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果然在李玄的卡里刷出了一百万,众人全都傻眼了,这么一个穷小子,卡里竟然有一百万。

  经理也是满脸的吃惊。

  而杨大伟就像是木雕一样的站在原地,还没有回过神来,已经被保安给带到了后面的院子里,按照夜总会的规定,必须打断杨大伟的两条腿,杨大伟只能从卡里拿出二十万,收买了两个保安。

  两个保安不敢违反夜总会的规定,只能下手轻一些,可即便是这样,杨大伟还是有些吃不消,被得直接就站不起来了,随后被扔到了大街上。

  到现在杨大伟依然想不明白,李玄卡里为什么会有一百万,要知道,李玄是所有人公认的穷光蛋。

  杨大伟心里只剩下杀气了,今天晚上不但被打了一顿,而且面子全都丢光了,心里发誓一定要亲手宰了李玄和王海。

  而此刻,李玄和王海正坐在包厢里面,旁边则是红儿。

  “我先走了!”李玄起身,将卡扔给了王海,“我知道你没钱,带回去喝完酒去开房的时候,用我的卡刷吧!你是我兄弟,不能亏待了你!”

  “我……”王海满脸通红。

  “别废话了,我可是花了一百万,别浪费了!”李玄呵呵的笑了起来,没给王海说话的机会,径直走出了包厢,出了夜总会。

  回到床上之后,李玄倒头就睡。

  夜总会办公室里,老板坐在椅子上,而经理则是站在一边,将刚才的情况说了一遍,然后继续说道,“那个叫李玄的小子刷一百万的时候,眼皮都没有抬一下,这人的来历可能不简单!”

  老板点了一根烟雪茄,“去调查一下,看看他到底什么来头,招惹了不该招惹的大人物,你和我都得完蛋,那一百万先放着,在没有调查清楚之前,千万别动。”

  “是!”经理应了一声,走了出去。

  第二天早上,李玄从睡梦中醒了过来,伸了一个懒腰,起床之后,见王海还没有回来,拿起手机准备大电话给他,结果发现手机上有十几个王海打来的未接电话。

  这让李玄有些担心起来了!

  李玄拨通了王海的手机,结果王海的手机是关机的!

  难道王海真的出事了?

  李玄来不及多想,慌忙出了学校,准备去夜总会看看,如果王海出事,夜总会肯定脱不了关系。

  忽然就在这时候,王海从人街道上走了过来。

  “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出事了!”李玄松了一口气,“怎么样,你没浪费我那一百万吧!”

  “我……”王海苦笑了起来,犹豫了一会儿,这才说道,“我哪儿有那个胆子啊!再说了,我也没有那个想法,只是单纯的想跟她喝酒而已,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

  “废物!”李玄无奈的骂了王海一句,这家伙每次都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