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确是琴声杀人!

  琴声每响一次,就有一个人被杀。

  这种诡异的事情,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不寒而栗。

  众人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哪怕是面对一尊祭魂宗师,或许都没有这么恐怖。

  但是现在,连个人影都没有看见,就死了这么多人,这才是最恐怖的。

  沈新宇也遭受到了攻击,但是身上有平安符,所以没事。

  此时他的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以他六次夺命的修为,都无法抵挡这种攻击,更何况是那些护卫呢?

  叮叮叮……

  就在这时,琴声突然变得更加密集起来,响彻一片,声声刺耳,几乎要把人的耳膜刺破。

  空气顿时发生了扭曲。

  大树抖动,飘落下来无数的叶子,这些叶子,飞舞在空中,就被凭空切割成为了粉碎。

  在肉眼看不见之处,琴音凝聚成了无数的剑刃。

  这些剑刃细如丝,薄如翼,锋芒毕露,飞旋绞杀,铺天盖地朝着众人冲刷过去。

  砰砰砰……

  稍微触碰地面,就发出破碎的声响,留下一道道深深的剑痕。

  那些护卫,就是死在这些无形剑刃之下!

  “不好!”

  众人虽然看不见无形剑刃的存在,但是凭着直觉,却能够感受到危机,以及浓烈的杀气,于是纷纷发出叫喊,如无头苍蝇一般四处奔逃。

  沈雪娇似乎被吓傻了,竟然站着一动不动。

  哗啦!

  突然之间,她身上的红色仕女装无风自动,衣角振振,头发也飞扬了起来,显得十分诡异。

  一道无形剑刃,赫然击杀到了她的身前,眼看就要将她切割成为两半。

  嘭!

  突然,人影一晃,周封冲了过来,出现在她的身前,大手一抓,立刻就将这道无形剑刃击破。

  “傻不拉几的站着干什么?”

  周封瞥了沈雪娇一眼,发出冰冷的声音。

  沈雪娇浑身一颤,方才回过神来,望着周封高大的背影,说道:“周封,你为什么要装废物,是不是想看我的笑话?”

  “……”

  周封顿时一阵无语。

  这都什么时候了,大难临头,生死存亡,还在关心这种无聊的问题?

  “我从来不装,那是你们自以为是的想法罢了,说什么都不相信我,我能有什么办法?”

  说着,他一拳打出,风云倒卷,那些无形剑刃全部崩溃开来,烟消云散,四周恢复了平静。

  在他的法眼之下,一切都将无所遁形。

  他可是修仙者,怎么可能会相信闹鬼之说?

  就算真的有鬼,他也不惧。

  唰!

  不再理会沈雪娇,周封身体向前一冲,几个闪烁,就落到了湖边。

  只见湖边横七竖八的躺着无数护卫,丫鬟,仆从的尸体,鲜血淋淋,死状极惨,显然都是遭受到了琴音击杀。

  而在湖心的亭子里,赫然端坐着一个婀娜多姿的女子。

  她红裙席地,体形妙曼,黑发如瀑,头上系着一块面纱,遮住脸庞,使人看不见她的容貌。

  但是这却难不倒周封!

  他利用神识,无视面纱,立刻就看清了女子的容貌,那是一张狰狞的脸庞,半边脸似乎被火烧过一样。

  如果晚上出去,只怕会被人当成鬼,活活把人吓死。

  “鬼见愁!”

  这时,众人也跟随着周封,来到了湖边,看见这个女子之后,脸色大变,立刻发出了惊呼之声。

  原来,这个女子,就是宋灵姗的师尊,天涯派的太上长老,红裙歌女,鬼见愁!

  “完了完了……”

  一个沈家的长辈失魂落魄的叫道:“鬼见愁竟然出现在了这里,我们杀死了宋灵姗,她怎么可能放过我们?”

  另外一个沈家长辈吓得瘫软在地上:“以她的凶残,一定会将我们沈家满门屠尽。”

  毫无疑问,刚才那些琴声,就是来自于鬼见愁,隔着这么远的距离杀人夺命,这种力量,简直无法想象,鬼神莫测。

  但是,鬼见愁死了徒弟,并没有像众人想象之中的那么愤怒,以及伤心。

  她抬起头来,神色平静,动人的双眸落在众人的身上,发出非常清脆悦耳的声音:“诸君是来听我曲子的吗?”

  只见她的身前,摆放着一张古琴。

  这张古琴,通体粉红,上面雕刻着无数符文。

  猛地一看,这些符文,居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骷髅头。

  红粉骷髅,白骨皮肉……

  处处透露着诡异!

  众人刚才都已经见识过那琴声的厉害,所以听见这话,立刻寒毛直立,产生了一股不祥的预感,连忙摇头。

  “不是!”

  “太上长老误会了。”

  “我们不是沈家的人,你徒弟的死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冤有头,债有主,太上长老明察秋毫,莫要错杀无辜的人啊……”

  每个人都感到恐惧,害怕。

  因为在他们面前的已经不是当初长乐坊的头牌,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红裙歌女,而是杀人不眨眼,连鬼见了都要发愁的祭魂宗师!

  温柔乡是英雄冢,别看鬼见愁声音温柔,和颜悦色,实则蕴藏着恐怖的杀机。

  沈连城吓得脸都已经白了,人的名,树的影,他根本生不起一点战斗的勇气,几乎要落荒而逃。

  沈半山也差不多,脸色阴晴不定的盯着鬼见愁,似要拼死一搏。

  “好啊!”

  就在众人摇头否认的时候,周封突然开口道:“我好久没有听曲子了,你弹一个来听听,只要让我满意了,重重有赏。”

  众人听到这话,心神大震,差点没被吓死。

  到了这个时候,周封还敢挑衅鬼见愁,这是嫌死得还不够快吗?

  但是,一个人死就得了,千万别拉他们一起垫背。

  “咯咯……”

  鬼见愁轻笑起来:“听好了,此曲……离殇!”

  铮铮铮……

  她立刻抬起纤纤素手,轻放于古琴之上,修长的指尖微张,一下拨动琴弦,开始弹奏起来,顿时响彻起一阵靡靡之音。

  微风渐起,波纹荡漾。

  这的确是一首美妙的曲子,并不像刚才杀人那般刺耳。

  不知不觉,众人竟然放下了警惕,戒备,沉浸在这首悲欢离合的旋律之中,无法自拔。

  哗啦!

  突然,鬼见愁五指在琴弦之上一扫,顿时湖面犁起一条长长的水痕,朝着周封快速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