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封回到后山,得知林元香主仆二人住进周家之后,摇了摇头:“娘亲,你是不是看我太闲了,故意找点事情给我做?”

  当然,这番话他是不敢在沈若云的面前说的。

  只能在心中抱怨一番。

  然后便让小丫鬟方灵取来大量玉石,每一块都被切割得四四方方,极为规整。

  只见周封咬破手指,运转法力,在每块玉石之上刻画起来。

  “公子,你这是在做什么?”

  小丫鬟站在一旁看了许久,依旧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因为周封的手指并没有接触玉石,捣鼓了半天,每块玉石还是原来的样子,上面什么痕迹都没有。

  “我要摆座大阵,守株待兔!”

  周封抬起头来,眼中露出一抹强烈的精光。

  然后他就把所有的玉石收进衣袖,围着周家高大的院墙,每隔十步,便手捏法决,将一块玉石抛出。

  玉石落地,似钻进了泥土,立刻消失不见踪影。

  导致尾随在周封身后的小机灵周恬,想要把那些玉石捡起来,硬是一块也没有找到。

  “奇怪,周封哥哥刚丢的,怎么会没有呢?”

  她的脸上充满了茫然。

  周封看到这一幕,笑了笑,继续向前。

  他这是在……布阵!

  这座阵法,叫做“天人合一大阵”。

  修仙界内,许多弱小的宗门,都会布置出这座阵法,当作护山大阵,不仅可以感应危险降临,还可以封锁空间,抵御敌人的攻击。

  当然,布置这座阵法,需要灵石。

  灵石蕴含着丰富的灵气,乃是修仙者修炼必需的资源。

  天荒大陆没有灵石存在,周封只能辛苦一点,将自身法力封印在玉石内,代替灵石,布阵出一个弱化版的“天人合一大阵”。

  只要能够感应到危险降临,便足矣。

  当周封把最后一块玉石打出去的时候,口中轻喝:“天人合一,阵起!”

  嗡!

  刹那之间,所有玉石互相感应,连接在了一起,化作一座大阵,将整个周家笼罩在其中。

  但是,这座大阵几乎无迹可寻,一般人根本看不见。

  除非是祭魂宗师,才能看见。

  但是沥城这种地方,连夺命大师都屈指可数,又怎么可能出现祭魂宗师呢?

  布完大阵,周封才彻底放心下来,回到后山继续修炼。

  此时他已经修炼到了炼气八层巅峰。

  而且还施展“古锤三十六变法”,将许多炼制飞剑的材料融入铁胆,使得铁胆的威力增强了一倍。

  如果再次对上河君府主那种三次夺命的高手,只需一下,便能将之击杀。

  夜晚!

  天空漆黑如墨。

  整个沥城突然充斥着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

  “来了么?”

  周封猛的睁开眼睛,似乎感应到了什么,脸上露出冷笑之色,然后起身,身影鬼魅一般飘出门外。

  他站在周家最高之处,俯视整个府邸,顿时看见一道道黑影,如灵猫,似猎豹,身手敏捷地越过高大的院墙,潜入府中。

  一股浓烈的邪气席卷开来,冥冥之中,使得庇佑周家的那股龙气被冲散。

  这一切在周封的法眼之下无所遁形:“居然引来了这么多元气教徒,可惜周家进得出不得,全部得死。”

  说着,身体一跃而下,迅速靠近一个元气教徒的身体,手指一弹。

  扑哧!

  法力如剑,洞穿这个元气教徒的眉心,将之击杀。

  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第十个……

  每杀一个元气教徒,周封身上的功德就增添一分,同时受到功德榜的召唤就强烈一分。

  但是他毫不在意,每杀一个元气教徒之后,便用“火球术”付之一炬。

  仅仅半柱香的时间,就有五十多个元气教徒死在他的手中,全是一击毙命,连声叫喊都没有来得及发出。

  周封,变成了黑夜里的死神。

  “怎么回事?”

  随着元气教徒死亡的人数增多,终于引起了一尊神使的注意。

  他大吃一惊,心中陡然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毛骨悚然,立刻往旁边一闪。

  哧啦!

  一道锋芒擦着他的耳垂,激射过去,落在一块巨石之上,当场将巨石切割成为两半。

  他头皮发麻,扭头望去,不知什么时候,他的身后竟然出现了一个少年。

  “你是……谁?”

  他的声音里多了几分惊悚。

  “擅闯周家,死!”

  周封语气森森,毫无停滞,直接掐动法决,施展出千藤术。

  刹那之间,一根手臂般粗的藤蔓缠绕在了这尊神使的身上,令他无法动弹。

  周封隔空一拳,强大的法力形成螺旋式的波纹。

  啵!

  这尊神使立刻被打得吐血飞出,肉身崩溃。

  他张大着嘴巴,企图发出惨叫,但是却被那根藤蔓一下洞穿了头颅,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当场毙命。

  周封已经修炼到炼气八层巅峰,千藤术的威力获得了巨大的提升,击杀一次夺命,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他继续收割生命。

  眨眼之间,就有三尊神使,死在了他的手中。

  闯进周家的那些元气教徒,更是被杀得干干净净,一个不剩。

  “啊……”

  突然一声惊叫响起。

  周封脸色一变,连忙冲了过去,发现惊叫声是从林元香的房间内传递出来的。

  他几乎没有多想,速度未减半分,一下就冲进了房间。

  下一刻,他就僵硬住了。

  看到了一幅不该看到的画面。

  美人出浴。

  但是这声惊叫是怎么回事?

  原来不是元气教徒杀到了林元香的房间,而是她不小心……踩滑。

  四目相对。

  空气有了几息的凝固。

  “周封……”林元香立刻发出了一声怒吼,慌乱之中将手中的东西扔了过去,落在周封的头上。

  “意外,纯属意外……”

  周封连忙解释道。

  顿时嗅到一股幽香,将头上的东西拿在手中一看,居然是一件……亵衣!

  如此,气氛就变得更加尴尬了。

  周封赶紧放下手中的东西,转身就逃出了房间。

  突然,一个草人随风而来,轻飘飘的落在宅院之中。

  草人站立,张口一吸,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高,变大,顷刻之间化作一个身高三尺,皮肤墨绿,头上带角,狰狞可怕的光头大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