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你杀了我归元宗的七名弟子?”这时候,那青年男子身后的二人中,一名留着长须的中年男子,看着萧尘沉声问道。

  他的一身修为,赫然已经达到了神境巅峰。

  而在他的身旁,还有一名行将就木的老者,一身修为更是已经达到了半步天人之境。

  他们全都冷冷看着萧尘,眉宇之间酝酿着杀意。

  “二位前辈,就是他。我亲眼所见,绝不会有假。”那青年男子说道。

  萧尘自然也没有否认,这时候微微一笑,“你是说云枫他们吗?他们,的确死在我的手中。”

  “承认就好。”那长须中年冷笑一声,“你是主动和我们回归元宗,接受惩罚,还是要我们亲自动手,将你押回去?”

  萧尘的目光在他们的身上一扫,摇头道:“就凭你们?”

  “狂妄!”那长须中年闻言,脸色顿时猛地一变,随即直接一把向着萧尘抓去。

  这一抓之下,四周空气,都仿佛被凝固住了。

  不要说萧尘,就算不远处的几人,也感觉身体瞬间无法动弹,被彻底禁锢住了一般。

  可萧尘,却是半点不受影响。

  “哼!”他冷哼一声,这时候毫不迟疑,直接一拳轰出。

  玉骨境界的肉身,全力一拳落在那长须中年的手上。

  咔嚓!

  骨头碎裂声中,那长须中年的脸色顿时猛地一变,那只手闪电般缩了回去,脸上更是露出一抹痛苦之色。

  之前抓向萧尘的那只手,这时候不断颤抖起来。

  “你……”他死死盯着萧尘,怎么也想不到,萧尘明明看上去只是通神修为,可实力竟然如此可怕。

  要知道,他一只脚,已经迈入半步天人之境了。

  可是,却被萧尘一招击伤。

  唰!

  甚至,就连他身旁,那行将就木的老者,也是豁然睁开双眸。

  他的眼中,爆射出两道神光,盯着萧尘。

  片刻之后才幽幽道:“玉骨!”

  “什么?玉骨?他竟然炼成了玉骨?难怪!”那长须中年惊呼一声,这才明白,为什么萧尘能够这么轻易击败他。

  便是半步天人强者,能够炼成玉骨的,也寥寥无几。

  而那行将就木的老者,则是摇头道:“不过,在老朽的面前,便是玉骨也无用。你还是乖乖和我们回去吧,也可以少吃一些苦头。”

  他的声音虽然平淡,可是却强势无比。

  身为半步天人强者,也的确有资格如此强势。

  天人强者,一般都镇守一方,轻易不会在外面走动。半步天人,几乎已经是最高战力了。

  “是吗?”萧尘却丝毫没有将他放在眼里,“你还是先回去问一问,你们宗主敢不敢让我去归元宗吧。”

  如今祝玄机虽然恨他入骨,也必然畏他如虎,绝不愿看到萧尘踏足归元宗半步。

  “狂妄!”闻言,无论是那长须中年,还是那修为真是半步天人的了老者,全都是勃然大怒起来。

  不仅仅是他,酒楼四周的其他人,也是微微一怔,随即满脸嗤笑地看向萧尘,“这小子谁啊?竟敢如此口出狂言!”

  “归元宗乃是我中元境第一大宗,其中有天人强者守护。他竟然让这二人,回去问一问,归元宗主敢不敢让他去归元宗?”

  “可笑,难道归元宗还会怕他不成?”

  那带着两名归元宗强者前来的青年男子,这时候也是看傻子一般地看着萧尘,“小子,你该不会天真到,这样就能吓退两名归元宗的前辈吧?”

  “吓退?”萧尘哑然失笑,“我只是懒得动手杀他们,想让他们知难而退罢了。”

  闻言,那二人再一次勃然大怒起来。

  尤其是那老者,他身为半步天人强者,又是归元宗长老。走到哪里,所有人都对他毕恭毕敬。

  什么时候,区区一个小辈,竟然也敢在他面前如此口出狂言了?

  正在这个时候,忽然人群中发出一阵惊呼,“咦,那两名,不也是归元宗强者吗?好像都是归元宗长老。”

  闻言,众人纷纷向着门外看去。

  就连那长须中年,和那行将就木的老者,也是如此。

  至于那名青年男子,看到又是两名归元宗强者前来,则是脸上的冷笑更盛了。现在,萧尘绝对是插翅难逃了。

  只见一名高瘦中年,和一名只有眼白,而没有眼珠的老妪,同时从门口经过。

  听到酒楼之中的动静,他们纷纷看了进来。

  “元初长老,明玉长老!”那长须中年,连忙向着门外的高瘦中年,和那老妪行礼。

  那老者也是有些奇怪,“你们怎么来了?”

  那高瘦中年和老妪,分别名为元初和明玉。

  此刻向着酒楼之中一看,顿时看到了萧尘。他们的脸色,全都是微微一变,这时候对视一眼,连忙走进酒楼之内。

  紧接着,径直向着萧尘走了过去。

  那老者有些奇怪。

  而那长须中年,则是连忙一指萧尘,道:“元初长老,明玉长老,这小子就是那杀了我归元宗七名弟子的凶徒。”

  “我们刚才让他,随我们回宗门请罪,他竟然口出狂言。说什么,便是我们宗主,也不敢让他去归元宗。”

  “还望二位长老一起出手,将他拿下。也让他知道,我归元宗的威严不容侵犯!”

  四周众人闻言,也纷纷满脸嗤笑地看向萧尘,脸上满是幸灾乐祸。

  可正在这个时候,元初和明玉,全都是脸色微微一变,随即连忙向着萧尘行了一礼,道:“见过萧前辈!”

  “他们不知道萧前辈您的威名,还请前辈您不知者不罪,不要与他们一般计较。”

  虽然以他们的年纪和辈分,称呼萧尘为前辈,有些丢脸。可是,他们却担心萧尘出手,不得不如此。

  说话之间,他们连忙向着身旁的长须中年和老者呵斥道:“萧前辈的事情,完全是误会。云枫等人冒犯萧前辈在先,死有余辜,你们还不赶紧向萧前辈赔罪?”

  哗!

  听到他们的话,全场顿时一片哗然。

  那长须中年和行将就木的老者,更是完全傻眼了,这是怎么回事?